《再啟蒙的年代》︰「世界變得比過去更加美好」,是審慎樂觀還是過度樂觀?

《再啟蒙的年代》︰「世界變得比過去更加美好」,是審慎樂觀還是過度樂觀?
Photo Credit: Pixab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瑕不掩瑜,這本《再啟蒙的年代》仍強力推薦給大家,因為平克確實能讓我們更清楚啟蒙運動如何讓我們在多方面進步!極為適合所以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公民一讀!畢竟公民都應該清楚誰在胡說八道。

文:Gene

你有沒有一種世界愈來愈亂糟糟的感覺?你覺得是年年難過年年過,還是一年更勝一年呢?

尤其這幾年一堆民粹型政客紛紛上台,各民主國家深受假新聞之害,又有冠狀病毒肆虐各國,老闆年年換新車、物價飛漲只有自己薪水不漲,氣候更加變化無常讓人搞不清楚春夏秋冬,香港的五十年不變縮短成廿年大變,新聞還告訴你一大堆各種悲觀的經濟數據。

對於世界強權美國,這幾年大多數知識份子更是坐立難安,自從狂人川普上台後一堆荒腔走板的政策,也讓美國成為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最慘重的國家,接近二百萬人感染,超過十萬人死亡。可是以川普為首的保守派政客,不僅鮮少聽從科學家的勸告,而且還鼓勵自行亂服藥。

民眾似乎愈來愈把科學家的忠言當屁,彷彿讓這個世界變得更悲慘的,就是科技發展。在這樣的反智氛圍下,知識份子要如何安身立命呢?身為公共知識份子的領軍人物之一的史迪芬.平克(Steven Pinker)要用這本《再啟蒙的年代︰為理性、科學、人文主義和進步辯護》(Enlightenment Now: The Case for Reason, Science, Humanism, and Progress)來告訴大家,免驚免害怕,我們仍然活在一個美好的年代,而且都要歸功於啟蒙時代留下的遺產——理性、科學、人文主義!

平克是位極為博學多聞的學者,在美國哈佛大學心理學系擔任講座教授,是公認繼喬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之後的語言學天才,也是世界語言學與心智科學的領導人物。他的《語言本能:探索人類語言進化的奧秘》(The Language Instinct: How the Mind Creates Language)、《寫作風格的意識︰好的英語寫作怎麽寫》(The Sense of Style: The Thinking Person’s Guide to Writing in the 21st Century)、《人性中的良善天使:暴力如何從我們的世界中逐漸消失》(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Why Violence Has Declined)都有很高的影響力。和喬姆斯基一樣,平克也常對時政作出針砭。

平克在《人性中的良善天使》中主張,儘管我們因為新聞上的暴力事件和恐怖攻擊等而震驚,可是事實上客觀數據顯示,暴力其實正在逐漸消退,我們的時代比任何以前的人類生存時期都更少暴力、更不殘忍、更和平。他認為各種暴力的下降是文明進程的一部分。到了《再啟蒙的年代》,他除了沿續對人類愈來愈和平的樂觀信念,還針對生命、健康、營養、財富、貧富差距、環境、安全、民主、平權、知識、生活品質、幸福感、生存威脅和進步的未來等議題大作文章,指出拜啟蒙運動所賜,人類真的在進步中。

什麼是「啟蒙時代」?先別管正確的解釋或定義,我會告訴學生,只要你相信學習科學比崇尚迷信更好,認為知識和文藝能讓世界更進步,那你就相信啟蒙運動的那一套,即使你並不是主修科學,甚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只要你認為學科學不過是混口飯吃、神明比知識更可靠,那即使你在頂尖大學拿到博士學位,你依舊相信的是啟蒙時代前的那套愚昧。

簡單來說,對西方人而言,啟蒙時代開啟不同於過往以神學作為知識權威與傳統教條,而是相信理性並敢於求知,認為科學和藝術的知識的理性發展可以改進人類生活。啟蒙運動相信普世原則及普世價值可以在理性的基礎上建立,對傳統存有的社會習俗和政治體制以理性方法檢驗並改進,產生出啟蒙時代包含自由與平等概念的世界觀。

平克對世界的樂觀理念,簡單來說就是堅信:啟蒙時代留下的理性、科學、人文主義等傳統,在過去兩三百年中,已經讓這個世界變得比過去更加美好。對於世界已經變得更美好,可以參考英國科普作家麥特.瑞德里(Matt Ridley)的《世界,沒你想的那麼糟:達爾文也喊Yes的樂觀演化》(The Rational Optimist: How Prosperity Evolves)。《再啟蒙的年代》指出,就因為有了科學理性,我們能夠利用「知識就是力量」來更有效率地獲取和利用能量來對抗熱力學第二定律來改善我們的生活,簡單地說就是更有效地利用能量來完成更複雜的組織和工程能力。

身為一個在高等教育中擔任小教勞的科學工作者,我怎麼可能不同意平克的觀點呢?他的觀點實在是太正確到不行,如果我不相信理性、科學、人文主義能讓人類進步,我也不會毅然選擇投身科學研究和教育中了!我相信即使是對未來抱持著悲觀預測的學者,也都還是相信解鈴還要繫鈴人的,要改善這個世界鐵定還需要用理性、科學和人文主義,否則去華爾街玩大空頭的遊戲就好,也不會待在學界忍受川普等保守派的羞辱。這也是為何《再啟蒙的年代》在美國大受好評,也得到比爾.蓋茲的大力推薦。

可是,平克實在太正確了!這有什麼問題呢?因為,會讀這本厚厚的書的人(原文版超過五百頁,繁體中文版超過六百頁),本來就信這一套啊!這就好像你跟教徒說信主得永生一樣!《再啟蒙的年代》即使再證明了平克的學術功力真的很強(要不然哈佛大學講座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當假的?),而且有夠飽覽群書和勤奮用功,對那些還不信啟蒙運動那一套的人來說,能起到多少作用呢?他們連書都不讀了呢⋯⋯說穿了,這就是本同溫層內阿宅們互相取暖的好書。

另外,這本《再啟蒙的年代》還有兩大問題。首先是《再啟蒙的年代》批評許多悲觀的預測,儘管這些學者也是依著理性和科學的方法而悲觀的。我可以理解為何平克要不斷強調我們現在過得其實並不差,畢竟民粹型政客就是嘴炮「XX又老又窮」、「莫忘世上苦人多」等等,所以他們能「讓YY再度偉大」等等話術來騙選票的。

我當然是支持審慎樂觀的態度,如果我們不懷著一些些樂觀的心態,我們可能會太早放棄治療。可是我並不認為悲觀是無意義的。舉個例子來說,有人悲觀地認為恐攻會發生,極力要求各種防範措施,於是恐攻不發生了,難道要怪他害大家白忙一場?《再啟蒙的年代》提到過去許多對自然資源悲觀的預測都不準確,但是難道不是因為不太樂觀而超前部署嗎?我們現在發現台灣許多天零本土感染,就要批評過去「順時中」的政策造成的不便是多此一舉嗎?

當初對冠狀病毒疫情過度樂觀的歐美,現在是什麼慘況,大家有目共睹吧?西方管理學就有個斯托克代爾悖論(The Stockdale Paradox)——要對前途充滿信心,但又直面殘酷的現實。斯托克代爾(James B. Stockdale,1923─2005)是美國的海軍上將,在越南戰爭期間,是被俘的美軍里級別最高的將領。但他沒有得到越南的絲毫優待,被拷打二十多次,關押長達八年。在那次經歷中,他發現在戰俘營中死得最快的,就是太過樂觀的人,因為他們超樂觀的期待在殘酷的現實中會一再落空,於是逐漸喪失了信心,鬱郁而終。

再來,《再啟蒙的年代》有先射箭再畫靶的問題。平克當然是審慎樂觀的,他也提出各種科學證據來說明為何在這麼多議題中,他能夠這麼樂觀。然而,這些議題大部分是很複雜的,平克無論如何一定能找到支持他論點的一堆論文,可是並不代表那是學界共識。信不信,現在即使科學界花了好幾十年發現抽菸會致癌,你仍然能找到支持抽菸並不會致癌的科學論文呢!平克舉了一些經濟學的論文指出貧富差距的擴大並沒有導致更多的不幸福,而且窮人也過得比百年前好,然後暗示那些論文是蓋棺論定,這是極嚴重的誤導,也忽略了大量針對「相對剝削感」的研究論文和專書,這是標準的先射箭再畫靶。

沒錯,我也相信過去幾十年的發展,讓更多人可以過上更富足的生活,我來自一個低收入翻轉成中等收入的國家,感受特別深。也拜科技發展和自由貿易所賜,過去我小時候一般家庭要花幾年收入才買得起的家電產品,現在一般受薪階級付出一兩個月薪水就能負擔,而且即使是發展中國家的人民,也能享受過去先進國家才能享受的科技和服務,全世界的貧富差距確實縮小了不少。

然而,對於已開發國家來說,後段班人民的相對剝奪感愈來愈強而造成的政治和社會問題,難道是象牙塔裡的想像?我不相信民粹型政客在歐美能紛紛上台,是因為他們更加會洗腦人民,而應該是他們真的有打到民眾的痛點,只是自由派還在狀況外。我不是說平克是錯的,而是主張針對貧富差距,我們還需要用科學理性的方法獲得更多的認識。

在可讀性方面,《再啟蒙的年代》比起前傳《人性中的良善天使》強多了,除非你對人類的暴力問題深感興趣,否則不必讀《人性中的良善天使》,來讀《再啟蒙的年代》就好。因為《人性中的良善天使》實在太過厚重了,裡頭居然有些章節,可以十幾頁(甚至好幾十頁吧)完全沒有任何小標題,讀起來還不是一般的痛苦。在歐美主流媒體,居然有書評說他無法整本讀完。讓我深深懷疑平克的《寫作風格的意識︰好的英語寫作怎麽寫》是不是純嘴炮而已。

瑕不掩瑜,這本《再啟蒙的年代》仍強力推薦給大家,因為平克確實能讓我們更清楚啟蒙運動如何讓我們在多方面進步!極為適合所以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公民一讀!畢竟公民都應該清楚誰在胡說八道。

並且從中,我們也該認識到,要維護得來不易的理性、科學、人文主義,也要依靠有識之士們的努力,畢竟要把人培育成有批判思維能力來好好理解理性、科學、人文主義,是需要眾志成城的,看看川普的另類事實有多少人在信就可見一斑!啟蒙運動的光暉,真的是值得我們努力守護的!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