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後經濟史》:我對泡沫與日圓貶值感到不對勁,因為「勞動致富」的原則不再成立

《日本戰後經濟史》:我對泡沫與日圓貶值感到不對勁,因為「勞動致富」的原則不再成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九○年代以後,日本經濟陷入長期停滯狀態,這個時期被稱為「失落的二十年」。原因就在於許多日本人仍然認為:「即使不努力付出汗水勞動,只要日圓貶值,量化寬鬆政策持續,日本經濟就能自然好轉。」

文:野口悠紀雄

對泡沫感到不對勁

我在本書中多次提到「感覺不對勁」。關於這些不對勁的事,我想再做一些更深入的思考。

我想用「不對勁」這個詞表達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就是「這種情況明明不可能持續下去,可是人們卻一點都不覺得奇怪,而且不可能持續的情況,竟然一直在持續」的感覺。

我第一次對日本經濟有這種感覺,是在八○年代後半期的泡沫經濟時期。

地價和股價不斷上漲,高爾夫球場的開發者們一個接一個地變成億萬富翁。而認真工作的人卻買不起房子,不得不住在離工作地點越來越遠的郊外。日本企業在海外大出風頭,到處收購飯店和購物中心。最後甚至連紐約的洛克斐勒中心、加州的知名高爾夫球場也被日本企業買了下來。這些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卻在現實中發生了。

在戰後復興時期、經濟高速成長時期,以及石油危機的年代,我從來沒有對什麼事情感到過「絕對不可能」。在經濟高速成長時期,日本實際經濟成長率每年都超過十%,達成了被世界稱為「奇蹟」的顯著發展。但那時我卻沒有「絕不可能的事正在發生」的感覺。因為在那個時代,所有日本人都在拚命工作。所以我覺得,日本理所當然會越來越富足。

六○年代末期去美國時,我曾經為美國的富裕程度感到震驚,甚至對美日之間的差距之大感到不可思議。日本人的能力並不比美國人差,日本卻不像美國一樣富裕,我當時覺得難以理解。所以後來當日本與美國的差距越來越小,我一點也不感到有什麼不對勁。

對人們歡迎日圓貶值感到不對勁

我對日本經濟感受到的「不對勁」感覺,到九○年代泡沫破滅之後也未能消失。而且有時候還會變得更為強烈。回顧到底哪些時候變得更強烈,我想就是日圓不斷貶值的時候。

九○年代後半期,鋼鐵、造船等重工業被稱為「夕陽產業」或「結構性蕭條產業」。在世界經濟結構正在轉變之時,無論經濟景氣如何,這些行業的業績都難以好轉。但是,二○○四年左右日圓貶值之後,這些企業卻又起死回生般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

現在來看,這只是日圓貶值帶來的暫時性利潤增加,但那時卻被解釋為是因為「透過裁員和產業重組提高了競爭力」「日本的生產技術是世界最高水準」等原因,而人們也普遍接受了這些解釋。

日圓貶值不可能成為解決世界經濟結構變化的對策。但日圓貶值能增加出口產業的利潤,於是股價就會上漲。人們因此產生錯覺,以為整個經濟出現好轉。於是人們開始祈禱這個狀態能永遠持續下去。二○○六年和二○○七年前後,經常見到「令人舒適的日圓貶值」的說法。

此外,出口產業以大企業居多,對政治具有很強的影響力。所以日本始終沒有採取糾正日圓貶值的經濟政策,這種異常的狀態才得以一直持續下去。

日本人變成了綠魔嗎?

第五章第一節提到,八○年代泡沫經濟全盛時期,我曾經指出地價高漲是泡沫,早晚會破滅。但是沒有人相信我的警告。二○○四年日圓貶值時,我對朋友說:「日本的鋼鐵產業不可能會起死回生。」可是他卻一股腦地全盤否定了我的觀點。我絕望地想:「像他那麼聰明的人,為什麼就看不出來現在的局面不正常呢?」

夏普的龜山工廠被稱讚為世界最先進的垂直整合型工廠。電子產品的世界潮流是水平分工,我實在不能理解人們為什麼要對夏普讚不絕口。

史蒂芬.金寫過一本名為《綠魔》(The Tommyknockers)的科幻小說。綠魔是遠古以前乘坐太空船墜落到地球的怪物。故事的大概情節是那艘坐著怪物的太空船,被人們挖掘出來,它散發出綠白色的光線,把村裡的居民紛紛變成了綠魔。與最近的殭屍電影中的殭屍不同,綠魔的外表沒有任何改變,但思考方式和價值觀等卻會發生變化,變成與過去完全不同的人。

我感到的那種「不對勁」的感覺,與小說中的主角感受的一模一樣。也就是某一天忽然發現周圍的人全都變得很奇怪的感覺。

更恐怖的是,史蒂芬.金特意在前言寫道:「本書情節純屬虛構,但綠魔卻真實存在。如果你以為我在開玩笑,那一定是你沒有注意新聞。」是這樣啊,那麼日本人莫非也是什麼時候,不小心被太空船發出的光線照到,全都變成了綠魔?

國王赤裸著身體走在大街上。這種情形多麼可笑,必須有人告訴他。然而誰也不去告訴他。於是國王就赤裸著身體繼續前進。這種奇怪的狀態究竟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又或者,是我出了什麼問題嗎?

「不對勁」是因為「勞動致富」的原則不再成立

我前文寫道到:「不可能的事情正在發生。」那麼這個「不可能的事情」是指什麼呢?

答案其實非常簡單。我認為「想要過富足的生活,必須辛勤付出勞力工作」,而這個原則不再成立的狀態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說,現實變成了「不用勞動就能收穫財富」。這是不可能的,至少是不可能長期持續的。

換句話說,就是出現了「無中生有」的情況。整個經濟的可利用資源總量沒有增加,有人變富就必然意味著有人變窮。所以,所有人全都不勞而獲的狀態,一定不會長久。

我認為這是極其簡單的道理,而且也是健全的觀點。

到七○年代為止,日本人基本上都是信奉「勤勞致富」這個原則的。日本經濟得以成長,也是因為日本人辛勤地努力工作,增加了社會可利用資源的總量。

如果不勞而獲的人愈來愈多,這就說明社會正在走向錯誤的方向。八○年代泡沫經濟時期,就屬於這種情況。運用理財技術就可以不付出勞力而獲得收益,或者不用任何資金就能開發高爾夫球場,積累起龐大的資產。甚至低買高賣藝術品也能獲得巨額利潤。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