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可在新加坡開庭的國際海洋法法庭,與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庭有什麼關係?

未來可在新加坡開庭的國際海洋法法庭,與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庭有什麼關係?
國際海洋法法庭內部。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來位於德國的國際海洋法法庭及轄下分庭,可在新加坡審理案件。談到東協國家與中國的南海主權爭議,離不開2016年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庭所作的判決,但該庭與國際海洋法法庭是互不隸屬的機構

中央社報導,新加坡在經過數年協商下,6月11日和位於德國漢堡市的國際海洋法法庭簽署協定,該法庭及轄下分庭未來可在新加坡審理案件,新加坡由此成為全球首個與國際海洋法庭簽署這項示範性協定的國家。

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國際海洋法法庭庭長白珍鉉(Jin-Hyun Paik)與新加坡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K. Shanmugam)透過線上儀式,代表雙方異地完成這項示範協定(Model Agreement);根據該協定,新加坡同意為該國際法庭及屬下分庭提供適當的設施,讓法庭能在新加坡開庭。

新加坡《8視界》報導,上述協定的簽署,可進一步鞏固新加坡作為解決糾紛樞紐的領先地位,報導稱內政兼律政部長尚穆根表示,該協定的簽署可視為新加坡是個中立、捍衛提倡國際法制框架、以及能和平解決爭端的國家。

中央社報導,國際海洋法法庭是在2015年時支持新加坡成為該法庭審理案件的地點之一。如今庭長白珍鉉表示,該項協定的簽署證明了該法庭有因應時代改變的能力與意願,可提供有彈性的爭端解決機制。如在目前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期間,該法庭也利用了科技維持有效運作。

荷蘭海牙國際法庭不等同於國際海洋法法庭

由於近年南海主權爭議常上新聞版面,當提及中國、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汶萊等南海主權爭議國的糾紛時,離不開2016年7月12日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庭(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簡稱PCA)宣佈對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的裁決決定,該裁決否定了中國所堅持的「九段線」內對南海海域和島礁所擁有的歷史權利。

值得注意的是,在海牙的常設仲裁法庭不同於在漢堡的國際海洋法法庭,兩者互不隸屬,儘管前者在2016年受理了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

中國時報》報導,2016年時任國際海洋法法庭的新聞聯絡人本雅明・貝尼爾施克(Benjamin Benirschke)表示,仲裁法庭與海牙國際法庭、國際海洋法法庭均為「互不隸屬」的關係,其中僅海牙國際法庭屬於聯合國機構。對於當時的南海仲裁結果,貝尼爾施克當時表示,由於國際海洋法法庭沒有在仲裁案件中扮演任何角色,因此不會「對其他國際性質法庭或是法庭所作出的裁決發表評論」。

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庭內部(攝於2016年3月30日)

國際海洋法法庭是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而成立的獨立司法機構,專門審理海洋法相關案件。根據聯合國官網介紹,《公約》於1982年12月10日在牙買加蒙特哥灣開放簽署,1994年11月16日《公約》生效,而當時新加坡也是締約國之一。中央社報導提到,目前《公約》共有168個締約方,包括167個國家及歐洲聯盟。

《公約》所建立的法律框架,包括對所有海洋區域、對海洋的利用以及海洋資源做出規定;《公約》條款內容方面,也涵括了領海、毗連區、大陸架、專屬經濟區以及公海。同時,《公約》還對保護和維護海洋環境、海洋科學研究以及海洋技術的開發和轉讓做出了規定。官網介紹提到,《公約》最重要的部分,是涉及國家管轄權限範圍外「區域」的海底和其底土資源的開發和利用,並主張這些「區域」及其資源是「人類的共同繼承財產」。

《公約》設立的機制規定了解決爭端的4種可供選擇的辦法,包括國際海洋法法庭、國際法庭、一個按照《公約》附件七組成的仲裁法庭,以及一個按照《公約》附件八組成的特別仲裁法庭。而2016年的南海仲裁案中,即是菲律賓依據了《公約》附件七的條例,要求召開常設仲裁法庭。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