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新聞,不要照單全收

看新聞,不要照單全收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到什麼新聞,不要照單全收,馬上當是鐵證如山。要多聽多想,從來源(source)、可信性(believability)及動機(incentive)去判斷。

以前的報紙年代,要散播假新聞有一定成本,最少要有紙有印刷機還要有人送報紙,但今天的IT年代,容易得多了,有部電腦就可以。

那麼,在這個資訊無限但時間有限的時代,我們可以怎樣判斷真假新聞?我沒有水晶球,但吃法律這行飯,在這方面多少有點經驗。

首先就是「know the source」,即是新聞由誰發佈。美國這幾年有個論調,說主流媒體腐敗,不可信,寧願相信來路不明的網站。

Well,不是說主流媒體一定比小網站可信,畢竟,他們是盤生意,本身的確可能跟政黨商家關係千絲萬縷,但主流媒體被揭散播假新聞,無公信力無人看了,要倒閉大吉,唔見好多錢,失去的比得到的多。但那些來路不明的網站,幾乎無成本,你更不知道他們背後是誰,又有多可信?

不論主流與否,人總有自己立場,為了不給某一家誤導,只好多看幾家。沒有時間的話,唯有挑立場比較中立的看了。如果是有關科學的新聞,當然是傾向(但不是一定)相信名牌大學的專家,而不是不知哪裡冒出來的人了。

接著就是自行常識判斷。沒有可信的來源,而大家的時間專長又有限,不可能每件事都去細心研究證據的話,只好自己「make a judgment call」。很多事情,不一定是專家,只要用常識也可判斷真偽。

舉例,不斷有傳言說香港示威者收美國中情局(CIA)錢。我們雖然不是偵探,也無逐個盤問示威者又或者CIA特務,但只要問自己,那麼多示威者,如果派現金的話,不可能沒有一大堆照片,如果轉賬,就更易追查,三萬警力再加「強力部門」,為什麼廿幾年都拿不出證據?根本不可信,亦即法律所說的「inherently unbelievable」。

有時又要從個人背境去做常識判斷,舉例,如果有新聞說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個月強姦了什麼人,我雖然不喜歡他,又沒有機會查證,但我會傾向不信。無他,以他幾十年的「花花公子」經驗,不大可能到老才犯這種「低級錯誤」了。

還有就是從動機去判斷。特朗普近日吹風,說拜登(Joe Biden)在2014年帶同兒子訪問北京之時,收了十億美元黑錢。先撇開為什麼特朗普當上總統三年仍不拉人,而只從動機去看,也可以得出常識判斷。美國副總幾乎沒權,要給黑錢的話,為什麼不給有權的奧巴馬(Barack Obama)? 還有,2014年之時,大家都以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會代表民主黨出選,拜登只是個快退休的人,給他十億,有什麼好處?沒好處的事,為什麼要做?

類似的例子數不勝數,總之,看到什麼新聞,不要照單全收,馬上當是鐵證如山。要多聽多想,從來源(source)、可信性(believability)及動機(incentive)去判斷。

大家共勉之。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