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好友邦】危險又美麗的瓜地馬拉,連續幾任總統都對中國沒好感

【台灣好友邦】危險又美麗的瓜地馬拉,連續幾任總統都對中國沒好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瓜地馬拉的內戰好幾次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話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還曾經為了瓜地馬拉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動用過否決權,引起不小的國際爭議。可能因為當年中國使用否決權,讓瓜地馬拉政壇對中國沒什麼好感,連續幾任總統都堅定表示對台灣的支持。

瓜地馬拉有兩個著名的大城市,首都瓜地馬拉市的市中心宏偉堂皇,是從十八世紀至今,歷經西班牙殖民、中美洲聯邦一直到瓜地馬拉獨立的政治中心。另一個美麗的古城安地瓜,則是十七世紀以前西班牙殖民者的政治中心。兩座城市邊上,都有一座漂亮的錐形火山,時時冒煙,為城市添入美麗風采。

不過美麗總是帶著危險,政治中心之所以從安地瓜遷往瓜地馬拉市,便是因為1773年的火山活動引起的地震,把安地瓜的許多建築都震垮。如今的安地瓜,便以火山之後殘存的遺跡和原狀修復的市景,作為中美洲最著名的觀光城市著稱。

安地瓜的旅遊設施完善,和其他治安堪慮的中美洲城市相比,這裡漫步街頭相對安全,許多觀光客慕名至此,有些也報名了當地著名的一對一西班牙語課程,課程修畢再前往拉丁美洲其他國家冒險。台灣最有名的安地瓜西語學校學生,便是即將赴華府履新的駐美代表蕭美琴,2007年她因為被攻擊「十一寇」在立委初選落敗,就是到安地瓜自我放逐了一陣子。

shutterstock_13446764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至於首都瓜地馬拉市,大約在距離安地瓜一小時半車程的地方,算是瓜地馬拉的中心。瓜地馬拉市美麗又危險,總統府國家宮的附近有美麗的大廣場,周邊建築各具特色,非常美麗。主要的飯店則集中在商業區,附近整潔遼闊,也有很多熟悉的國際連鎖店,假日時分中產階級以上的瓜地馬拉民眾會在這裡逛街、吃飯,頗有東京六本木之類新興市區的風情。

但大約離開主要商業區十分鐘的車程,就會感受到這個活力十足的國家有著巨大的貧富差距。路上的店家大多有鐵窗,路上走動的人很多,外國人卻極少。初到此處的旅行者都會被警告不要拿出手機來滑,不然兩秒鐘的時間手機就會被搶走。每一個公車總站附近擠滿了乞丐、小販,讓觀光客感到危機四伏。

瓜地馬拉的政治也像這些風景一樣,活力十足而變動當中。剛剛當選總統的賈麥岱(Alejandro Giammattei)曾經競選過四次,年紀稍長。賈麥岱是出身基層的外科醫生,曾經當過惡名昭彰的瓜地馬拉監獄獄政人員,也因此捲入過幾起獄政醜聞。他的政治立場相當保守,但作風親民,上任伊始就和左派的委內瑞拉政府斷交,被認為是跟在美國的屁股後面跑。不過這次武漢肺炎的疫情當中,賈麥岱也批評過川普(Donald Trump)政府的移民遣返政策造成瓜地馬拉防疫的難題。

賈麥岱的前任總統莫拉雷斯(Jimmy Morales)長得很好看,他在當總統前是一位喜劇演員,政治立場也是偏保守,但他和賈麥岱的關係並不好,賈麥岱上任就說要反貪腐,莫拉雷斯被認為是首當其衝。不過到目前為止,雖然醜聞纏身,但莫拉雷斯起碼還是自由之身。

瓜地馬拉民主化的時間不長,1996年他們才掙脫軍政府的掌握。在此之前,瓜地馬拉經歷軍人統治、內戰、種族清洗的苦難歷史。瓜地馬拉的內戰好幾次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話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還曾經為了瓜地馬拉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動用過否決權,引起不小的國際爭議。

只是儘管如此,幾年來瓜地馬拉對台灣的邦交看起來並沒有很大的動搖,反而可能因為當年中國使用否決權,讓瓜地馬拉政壇對中國沒什麼好感,連續幾任總統都堅定表示對台灣的支持。

幾年前,台灣貸款給瓜地馬拉興建CA-9號公路,曾經引發一波「是否為金錢外交」,以及鄰近的貝里斯對於援款大小眼抱怨的討論。不過台灣的援外政策這幾年來已經相當制度化,多數的建設案,幾乎都是採取貸款形式。雖然鼓勵台灣公司赴海外投資,但大多數都是具有官方色彩的海外投資開發公司得標。有些台商會做海外公司的下包來承攬,但大多數工程都是海外投資公司委託給當地公司、雇用當地勞工來推動。

比起援贈款,貸款比較有彼此承擔的互惠意義,而工程承攬的過程,也對當地內需有比較多幫助,台灣方面對於款項的使用也比較有監督的空間,這種做法不僅避免了過去「金錢外交」時代的助長貪腐指控,也可以避免政黨輪替造成的斷交衝擊。

如今,瓜地馬拉政府已經改組,但CA-9號公路的工程仍在持續,賈麥岱也在就職前就訪問過台灣,表達了對於邦交的肯定,這些努力,都顯示了近幾年台灣外交在夾縫中途生存的制度化努力,依然有具體的成果。

AP_17011695809819
台灣總統蔡英文(左)與時任瓜地馬拉總統的莫拉雷斯(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至於隔鄰也是台灣邦交國的貝里斯,雖然有傳出對於援款大小眼的抱怨,但主要因素並非款項分配不均,而是因為貝里斯和瓜地馬拉為了領土糾紛,長期不睦所致。貝里斯早先是「英屬宏都拉斯」,和瓜地馬拉來往密切,西班牙人曾經多次嘗試驅逐英國人但始終未果。

後來英國扶持貝里斯獨立,瓜地馬拉多次和英國交涉希望貝里斯納入瓜國領土,最後英國承諾以協助瓜地馬拉興建公路為交換條件,讓貝里斯獨立。不過最後英國讓貝里斯獨立了,卻沒有幫瓜地馬拉蓋好公路。

這個失信事件,留下了瓜、貝兩國長期關係緊張的遺緒,瓜地馬拉一直到1991年才承認貝里斯獨立,兩國領土糾紛則到2003年才化解,不過兩國劍拔弩張的關係,一直沒有改變。貝里斯覺得瓜地馬拉有的我也要有,瓜地馬拉則覺得你貝里斯憑什麼,同時支持兩國政府的台灣,經常被無端捲入兩者糾紛中。所幸隨著三國的民主化進程都有確實進展,援款越來越透明,這些爭執才漸漸平息。民主對於良善治理的意義,台灣政府應該是感觸最深。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