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付差額爭議是「背後黑手」操弄?這真的是最大的笑話

自付差額爭議是「背後黑手」操弄?這真的是最大的笑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一般民眾來說,以為這政策有省到錢就好,但是對於長期台灣醫療的發展來說,其實非常不利,而背後的主因,就是健保署官員不看重醫療人員價值,又把從業人員通通當賊的心態,明明有許多更好的改革方式,卻選一個最錯的來實行。

文:No.4(實習醫師)

健保改革「自付差額醫材上限」的爭議中,衛福部長陳時中發表「背後黑手」操弄的說法,這真的是最大的笑話。

在防疫期間會聽取專家意見的阿中部長腦袋開始進水了嗎?還是他看到的資料資訊,都是那些署裡的公衛「專家」所提供的?什麼黑手,今天發聲的很多都是沒有用這八大類健保部分負擔項目的醫師耶!健保署到底是在想什麼?

關於健保醫材部分自費設定上限的相關議題,會造成的長遠影響想必這幾天大部分人都看過很多了,今天就要來罵一下那些健保署的公衛人士,是怎麼假替民眾著想之名,行鬥爭醫療界之實。

先說,我還是很尊重台灣很多重要的公衛學者,像是更早期的陳拱北,跟前副總統大仁哥陳建仁等等,人家是真的認真在做公衛的,為台灣早期的傳染病,公共衛生安全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台灣才能從瘴癘之地變成今天安全的小島。

現在這群躲在健保署裡的公衛人,到底有沒有來過一線看看到底情況怎樣,你們訂定的健保規則到底有多不食人間煙火。

先別提健保署在台灣一直以來,都像是共產黨一樣在對醫療界進行批鬥肅清(看看每次要砍什麼費用的時候,就放新聞說哪個醫院醫生又A錢,以前放藥價黑洞去年放達文西手術,還有一些診所只要申報項目稍微多一點,就會被瘋狂查水表)。但健保署這些躲在冷氣房的官員看數字報表治國(其實平常核刪情況就是這樣了)時,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差額不等的情況?不管是各家醫院進貨的能力、倉儲管理的成本、人力資源控管,這些都不是你一口咬定說是要從民眾上A錢可以解釋的。

x3encgbpwau33e5at8kntxpshr8aql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自費醫材是許多醫院收支平衡的關鍵,健保局該做的是「透明價格」,而非設置「天花板」

不是說公衛愛仇醫,因為事實上應該是仇整個醫療界,健保署裡的公衛專家成天管東管西,其實就是把所有醫療人員當賊而已。

今天的狀況,是律師經過專業訓練去諮詢,一小時收入可以幾千塊起跳;醫生看一個病人門診同樣是經過專業訓練,加上門診護理師藥師專業,你健保署只給350點+藥師調劑費33點(請自行再打8折)。長期以來不把醫療專業當專業,造就醫院必須要以量制價來想辦法達到收支平衡,而自費醫材(全自費或是部分自費都一樣)的價格就是其中可以操作的模糊空間。

你今天卻想直接一棒打死,直接設定天花板。

這些醫材的使用就跟去吃牛肉麵一樣,廚師利用自己的專業用好食材端出好料理,客人相信廚師的手藝,知道吃了不會拉肚子不會食物中毒所以願意付錢,銀貨兩訖加上彼此信任,價格就不是問題。健保署對於這件事,該做的就是盡量讓所有資訊公開透明,就像餐廳菜單那樣,牛肉麵收費多少網路上就查得到,民眾就會去找他覺得OK的醫院、信任的醫師,來進行處置。

健保局往往只想到醫材價格,卻沒想到醫師專業值多少錢

另外,這些醫材的費用,還會另外牽涉到醫院收入跟醫療人員開支,但是健保局付錢大多只付醫材費,卻沒把醫療人員專業算進去。

看看廉價的CPR點數,看看可憐的傳統開胸血管繞道手術給付點值,醫療人員專業從來就都不是健保署的考量,單靠健保發錢的醫院,如果不採以量制價的話不餓死才怪。

想想看,這些健保局官員去吃飯的時候,付錢時會不會跟餐廳說「不好意思,我只付你食材費,水電瓦斯人力專業費我付不了,那是你餐廳應該要去負責的」嗎?這麼羞恥的話,正常人都講不出來,但是在健保制度下,這些公衛人士講出來就是這麼理所當然,因為你們這些醫療人員就是不值那個錢,我們是替民眾把關。

衛福部台中醫院 設20間負壓隔離病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次主推健保部分自費醫材上限政策的健保署副署長蔡淑玲,從他過去的一些發言,就可以看到這些所謂「公衛大老」對於醫療界的不尊重跟不友善,表面上說是替民眾省錢把關,但是卻常用背後捅刀的方式在管理醫療界,這種只看數字的管理方式也阻礙了醫療產業的發展。過去醫界已經有連署要求蔡副署長調職的連署,雖然未果,但也看得出蔡副署長管理健保的方式已經打破跟醫界的信任。

公衛大老說「想賺錢可以自己開業」,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再看看說出「醫師想賺錢可開業」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

看看這個嘴臉,就是把醫生當作貪婪死要錢的要飯仔。想賺錢到底跟開業有什麼關係,全台灣有99%的診所都是健保特約(對,說是特約結果有99%),開業做全自費到底有多少人可以承受這種不對等的市場競爭。健保已經幾乎是獨佔市場了,你健保署不好好改革、沒辦法永續、佔著茅坑不拉屎,竟然還笑別人怎麼不去別的地方上廁所。

更別說去開業,依照現行的健保制度會死多慘。

因為健保給付的方式,就是不利於地區醫院診所的發展。真正賺錢的診所都是衝人頭數,一診想盡辦法要看70到80個人,這樣真的是有在好好看病人嗎?真的要替民眾省錢,還不如好好推廣分級醫療。

所以我今天如果要賺錢,當然是乖乖留在大醫院看門診,然後上節目推銷保健食品收代言費,誰跟你傻傻開診所被你健保局管。

有一堆更有效的改革辦法,健保署卻選一個最錯的去實行

明明訂定規則推廣「比價網」,可以讓民眾可以得到更公開透明的資訊,卻直接說我是為民眾好,直接砍醫療界一刀;明明可以積極的去抓那些違法的老鼠屎,偏偏要把所有醫界都當成賊;明明國家政策要往生醫研究發展走,但是健保訂定的繁瑣規則,讓有心想要在台灣發展的廠商也沒辦法留下。

這些才是應該要做的改革,但許多「公衛人士」總說有跟醫界去開會,但只是找幾個大老去給摸頭,根本沒辦法反應現況。

健保醫材爭議 媒體追問李伯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知道以一般民眾來說,以為這政策有省到錢就好,但是對於長期台灣醫療的發展來說,其實非常不利,不僅新興醫材技術沒辦法進來,連原本在台灣的廠商都會離開,吃個藥可能效果不好就算了,直接放在身體裡的醫材連更好的選擇都沒有,這對一般民眾是更慘的。

而對於醫療人員來說,這個政策更是狠狠的再扒一層皮,不僅是完全不相信醫師的專業判斷,也放棄了許多國外的新技術,這種政策實施下去,接下來一定會更加限縮,最後醫院的收入受到影響,連醫療人員的編制薪水工作環境都會受到影響。

看看那些公衛人講的話,明明是完全錯誤的事情,不要在那邊講是為民眾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