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富足》:「女人都愛肉」的粗鄙性暗示,從英語語境移到芎瓦西族語也大致通用

《原始富足》:「女人都愛肉」的粗鄙性暗示,從英語語境移到芎瓦西族語也大致通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芎瓦西族女性向她們的伴侶要求肉,是在表達一種有助於形塑智人演化發展方向的情緒。

文:詹姆斯・舒茲曼(James Suzman)

女性與肉

兩個世代以前,一般期待尼艾尼艾所有的芎瓦西族男孩都要學習狩獵,而所有成年男子都應該要經常打獵。但任何常規總存在值得注意的例外。視力特別差或身體殘疾的男性可以免除狩獵的責任,而少數對結婚不感興趣、認為在營地後方和女性消磨時間反而比較自在的男性亦無須打獵。如今尼艾尼艾的芎瓦西族的孩子被鼓勵就學(儘管只有少數人上學超過一兩年), 人們又無法像以前一樣自由打獵,尼艾尼艾技術高超或甚至連稱職的年輕獵人都減少許多。可是不會打獵或無法取得現金買肉的男性難以說服他們的愛人嫁給他們。這是因為在芎瓦西族的社群中,女人既喜歡肉也像肉。

女人之所以像肉一樣,是由於眼神充滿愛意的年輕男性會「獵捕」她們,而求愛的過程反映出追蹤動物時的你來我往,獵人的目標是要盡可能靠近他們的獵物,最終才能用箭射穿牠們。

女性喜歡肉則是因為「所有芎瓦西人都愛吃肉」。因為肉是所有食物中「最強」且最美味者,而能夠提供他的伴侶許多肉的男人是值得長相廝守的對象。「女人都愛肉」這句俗語的粗鄙性暗示,從英語語境移到芎瓦西族語也大致通用。

演化與食肉

當芎瓦西族女性向她們的伴侶要求肉,是在表達一種有助於形塑智人演化發展方向的情緒。

大約五百萬年前,我們的遺傳先祖食用的肉量非常少。他們的身體和消化系統類似於現今的大猩猩。他們極有可能會像許多草食性的靈長類一樣,在身體需要特定的礦物質時,去吃白蟻或啃咬動物死屍的碎屑,但除此之外,他們從植物來獲取幾乎所有的精力和營養。

至少就攝取營養方面,身為草食動物相當辛苦。牠們很少有時間去做進食以外的事,也很少耗費精力在消化以外的事。大猩猩吃下的多數草類、葉子和果實都不特別營養,也需要許多處理才能消化。因此,大猩猩一天會花上一半的時間在進食,其餘的時間則是在休息和消化。在某個時間點,可能是兩百五十萬年前左右,我們的先祖發展出對肉類的愛好,讓他們走上和表親們截然不同的演化道路,而他們表親的後代正是其他的靈長類,至今仍甘願整天咀嚼成堆富含纖維的葉子和蔬菜。

因為在獸骨化石上發現屠宰的明顯痕跡,我們得知早期的原始人類會吃肉。這類痕跡包含簡易石器造成的刮擦、壓陷和敲擊性斷裂。儘管屠宰行為可能在更早之前便已存在,這類證據中最古老確鑿者可以追溯至大約兩百萬年前的非洲東部。這些工具的製造者和敲斷這些骨頭的生物,最可能是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他們是迅速拓展的原始人類家族樹的重要成員。南方古猿比現代智人更為聰穎,形態上近似於現今的倭黑猩猩(bonobos)和黑猩猩,但腦室稍大一些。雖然今天的大猩猩偶爾也喜歡捉疣猴並將其撕裂來吃,南方古猿和大猩猩的食肉習慣最明顯的不同在於,南方古猿食用的肉類種類幾乎可說是更多,並發展出獵捕某些體型比自己更大的動物的能力。他們可能也是熟練的食腐動物,能夠把掠食者追趕驅離牠們獵物的屍體,至今芎瓦西族人和肯亞的馬賽族(Masai)等族群有時仍會對獅子這麼做。一如狩獵採集者,對南方古猿來說,食用體型更大的動物的肉有明顯的好處,因為大型動物的脂肪通常多上許多,相對於獵捕牠們必須付出的努力,其所能提供的能量遠遠更多。

南方古猿愛好吃肉的證據,與原始人類演化中腦部迅速成長的時期重疊,同一時間雙足步行的傾向亦逐漸增加,讓他們能空出兩隻手臂做其他事,也讓靈活的雙手演化得更為靈巧,可以從事精細的活動。

從南方古猿的直系後繼者巧人(Homo habilis)演化轉變為直立人(Homo erectus)、最終成為現代智人的過程大約持續了兩百萬年。在這期間,他們的腦部大小增加了兩倍以上。有些淘汰壓力的刺激促進腦部迅速成長,但若原始人類沒有愈來愈喜愛食用動物的身體部位,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龐大的腦部發育和維持運作所需的能量,遠遠多過從全素飲食所能取得的熱量。儘管腦僅占我們身體總重量不到百分之二,但在我們休息時,腦部便會消耗大約百分之二十的能量來源。黑猩猩的消耗量接近百分之十二,而多數其他的哺乳動物通常遠低於百分之十。要發展並維持如此大型的腦,需要攝取營養的食物,也需要找到將能量從其他器官——尤其是從辛勤工作的消化系統,轉移到頭部的方式。食用養分和蛋白質密集的肉類便能一舉兩得。

不過,單憑吃肉不可能足以讓原始人類的智力持續增長。即使肉類富含熱量、胺基酸和其他養分,卻也黏滑、堅韌又難以咀嚼,除非將之徹底絞碎成類似韃靼牛肉的狀態。那麼可想而知,烹飪便是促使早期的原始人類從偶爾吃肉轉變成完全的雜食者的另一項關鍵變數。煮熟的肉較容易食用,也更易於消化,且一般而言,烹煮會讓肉更加美味。

此外,烹飪大幅增加了原始人類可以食用的其他食物種類。許多生的塊莖、莖柄、葉子和果實無法消化,但一經烹煮就變得既營養又可口。烹飪讓原始人類食用的食物種類遠遠勝過多數的其他生物。他們的飲食適應力,再加上藉由烹煮濃縮營養的能力,也意味著原始人類不再受制於特定的生態利基,而能夠在比多數其他生物範圍更廣泛的棲息地生存。火同樣也有助於原始人類在莽原上安然免於生命危險,其他較高等的靈長類則仍限於在相對較為安全的森林裡活動。取火棒——還有更近期出現的拋棄式打火機和火柴,在芎瓦西族獵人的配備中和弓同等重要。在尼艾尼艾的夜晚,熊熊的營火仍是威嚇獅子、鬣狗和大象等不速之客最有效的方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