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參加美俄軍備裁減討論,瑞典研究:全球核彈頭減少但核武更現代化

中國不參加美俄軍備裁減討論,瑞典研究:全球核彈頭減少但核武更現代化
中國東風26中程彈道飛彈。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軍備競賽激烈,美俄之間最後的軍備管制協議再過半年就到期,卻因美國堅持中國加入,而中國堅拒,導致續簽進度卡關。研究也發現,全球核彈頭總數雖然減少,但發展新武器的腳步從未停下。

美國近年陸續退出軍備控制條約,唯一能牽制美俄之間軍備競賽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只剩半年就要到期,雙方會否續簽仍是未知;川普希望中國加入此條約,本月再遭中國拒絕。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下稱SIPRI)今(15)日發布年度報告指出,大國持續推動現代化核武,軍備管制前景灰暗。

該報告評估各國現有軍備、武器裁減及國際安全現況,並總結出1項關鍵:雖然去年全球的核彈頭總數減少,所有擁核國家仍持續研發更現代化的核武。

美、俄擁全球9成以上核彈頭

報告指出,目前全球擁核國家共9個國家,其中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共有約3720顆核彈頭部署於作戰部隊基地,其中美國部署1750顆、俄羅斯1570顆;其他國家的核彈頭處於儲備或待淘汰狀態,而北韓核彈部署數量則無法確知。

擷取
Photo Credit:SIPRI
全球擁核國家所有的核彈頭數。美國部署1750顆、庫存4050顆;俄國部署1570顆、庫存4805顆。中國庫存320顆。

全球核彈頭總數現為1萬3400顆,在過去一年內減少了465顆。美國和俄羅斯掌握全球9成以上核彈頭,核彈頭總數能減少的原因,是美俄拆除了淘汰的舊武器。這2大擁核國在2010年簽署《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簡稱New START),皆已於2018年達成條約要求,將核彈頭和可搭載機具控制於特定數量以下。

川普政府去年退出《中程核飛彈條約》(INF Treaty)、上月宣布退出《開放天空條約》(Open Skies Treaty)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是美俄之間唯一的軍備協議,但明年2月就要到期。去年一整年,續約與否的討論幾乎停擺;《美聯社》指出,屆時若沒有續約,將是美俄近半世紀以來首次沒有核武限制條約。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核武管制計畫主任凱爾(Shannon Kile)指出,這些條約旨在促進美俄的軍事透明度,防止雙方對於核武部署和發展有所誤解;若喪失條約所建立的溝通管道,可能導致美俄掀起新一輪軍備競賽。

中國拒絕加入三方裁減軍武討論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續約討論沒有進展的主因,是美國總統川普希望將中國納入,但中國堅拒。《自由歐洲電台》報導,俄羅斯提議再續約5年;美國要求中國加入,否則不會續簽。

AP_117460109327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中國東風-17高超音速彈道飛彈。

《日本時報》指出,雖然中國擁有的核彈頭據信約320顆,遠少於美俄,但據美國國防情報局局長艾希禮中將(Robert P. Ashley)表示,在接下來10年內,中國非常可能將核武存量增加1倍,發展更大規模殺傷力和更多元化的核子武器,以期在2050年前成為一級軍事強權。

今年1月,時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中國無意參加任何與軍備控制有關的三方討論,並表示這個立場已獲各國理解,包含俄羅斯。耿爽還稱,美國想將中國納入,是意圖躲避和轉移裁減核武的責任。

《中央社》報導,本月9日,美國官員已邀請中國參加22日在維也納舉行的會談,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中國無意參加談判,更指出美國近2年不斷毀約,「聽到這樣一個國家的官員談論有誠意的談判,給人一種非常荒謬和不真實的感覺」。

即使美國希望俄羅斯能協助勸說中國,但俄羅斯無意出手。《彭博新聞》引用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雷雅布可夫(Sergei Ryabkov)說法:

「我們看不到中國有想加入的準備,也不期望這立場會很快轉變。我們沒有意願使用能力範圍內的任何手段去改變這一點,因為這是任一國家擁有的主權選擇。」

川普外交風格的缺陷

川普本屆總統任期來到最後半年,由於遭逢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和美國種族示威,正面臨連任危機,其建立於個人主義的外交成果,也因他聲勢下滑而搖搖欲墜。

除了多次單方面退出國際組織和條約,影響盟友對美國的信任,《紐約時報》以「川金會」為例,說明川普過度依賴元首之間的個人外交,對兩國長遠關係其實助益不大。

AP_1836426259160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歷史性的第一次川金會。

兩年前的6月12日,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聖淘沙會面,是兩國元首史上首次正面接觸,雙方握手並簽署協議,北韓承諾無核化,蔚為一談。兩人去年2月在越南河內再次會談,對於北韓是否願意完全去核化以交換解除經濟制裁,無法達成共識,這次雙方最終沒有簽署任何協議。

《法新社》報導,近來北韓大動作指責南韓未阻止脫北者散布傳單,切斷與南韓的官方溝通熱線,並揚言若美國希望今年11月總統大選順利,就不要插手兩韓事務。北韓外交部長李善權指責美國虛偽、企圖顛覆政權,並稱「2018年的願景已經消逝在黑暗夢魘裡」。

《中央社》引述李善權透過官媒北韓中央通信社(KCNA)說法,北韓現在的戰略目標是打造更強大武力,對抗美國威脅;金正恩在軍委會議下達指示,將「進一步增強核子能力及鼓勵高層武器研發人員」。

由此看來,川普上任後的美國與北韓所洽談之協議,可說是完全破局,而非川普過去在推特所稱,「再也沒有來自北韓的核威脅」,並數度暗示自己該得諾貝爾和平獎。《紐約時報》指出:

「川金會雖有精彩的戲劇感,但沒有具體細節,簽署的協議也模稜兩可、充滿漏洞。」

首爾慶南大學遠東研究所的北韓事務專家李炳哲(Lee Byong-chul,音譯)解釋,金正恩對於和川普會晤的期望很高,當談話破裂時,挫敗感同樣強烈。《紐約時報》認為,過度依賴領袖之間一對一的外交,尤其元首本身對於處理國際爭端的準備不夠充分時,無法解決問題;再看川普現面臨連任危機,也無暇再招惹北韓。

AP_19059110785847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川金二會。

《日本時報》指出,《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這類影響深遠的條約需要資深外交官多年詳談,但川普政府已沒有充足時間,也沒有專精核武管制的團隊。新任的美國軍備管制特使比林斯里(Marshall Billingslea)過去是財政部官員,川普團隊留不住核武管制專家,在他任內也有數名專業外交官辭職或下台。

部分專家認為,若要求中國參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不大可能實現,美國仍應和俄羅斯續簽條約,在條約基礎上再與中國進行三方協議。

全球軍備競賽熱烈,軍武市場熱絡

《國防新聞》報導,美、俄也持續為核武升級投入大筆資金。美國今年首度在攜帶三叉戟II型(Trident II)彈道飛彈的潛艦上,配備W76-2型低當量核彈頭,並在研發新型潛射核彈「W93」;俄羅斯公開研討可搭載核武的超音速飛行器,也投資如「Status-6」這類核動力無人潛艇開發。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在報告內提到,中國現處於重要的核武現代化階段,正在發展核三位一體(Nuclear triad),打造陸上洲際彈道飛彈、潛射彈道飛彈和可攜帶核彈頭的戰機;印度和巴基斯坦也緩慢漸進地拓展核武能力和武器種類;北韓宣稱已暫停核武試驗,但去年多次試射短程飛彈。

該研究所核武管制計畫主任凱爾指出,在地緣政治緊張程度不斷加劇的時代,缺少對核武和核子材料的監督與管制措施,軍備進展令人擔憂。

該研究所今年3月曾提出一份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9年期國際軍武的轉移量,較2010年至2014年期多了5.5%,流向中東地區衝突國家的武器增加,歐洲、澳洲、日本、台灣對先進軍機的需求也有所成長。

AP_20015125189492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美國去年確定向台灣出售66架F-16V(Block70)戰機。

數據指出,和2010年至2014年期相比,美國2015年至2019年期武器出口量增加23%,法國更增加72%。美國軍武售往全球96個國家,佔全球武器出口比例36%;法國軍武則得利於埃及、卡達、印度市場。

過去5年中,印度是全球第二大武器進口國:而最大進口國是沙烏地阿拉伯,進口量比前一個五年期增加130%。雖然美國和英國都曾對沙烏地阿拉伯對葉門的干預表達過關注,但也沒有停止出售武器給沙國。沙國武器73%從美國進口,13%來自英國。

東亞地區有2個值得關注的動向,一是中國,在過去5年是全球第5大武器出口國,向中國購買軍武的國家數量比前一個五年期多了13國。另一是韓國,過去5年的軍武出口量比前一期成長143%,首次進入全球10大軍武出口國之列。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