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健保署、醫療人員、廠商的角度,「系統思考」自付差額醫材爭議

從健保署、醫療人員、廠商的角度,「系統思考」自付差額醫材爭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提出回饋時,我們的假設很重要,如果我們問的是「為什麼要立這惡法?」,那其實我們就跟會發出爭議的消費者一樣陷入了本位主義,唯有當跳脫才能有機會共創。

文:George Chan

(本文作者原始撰寫日期為6月10日,健保署6月13日召開健保差額特材會議,決議「自費醫材收費上限」政策暫緩實施)

6月9日傳出一個消息,讓生醫界發出不少聲音,那就是健保署將核定自費醫材的收費上限。一開始聽到時相當難過,甚至感到生氣,心中不免開罵血汗、鬼島。政府用一顆石頭想止住特定貪婪者讓民眾受惠,卻不免波及到生醫界。背後究竟發生了怎麼樣的問題?我們能做些什麼?

身為一個醫材開發人員,起初知道消息真的很灰心,甚至想收掉幾條專案線,準備出國從零開始。但這次想試著看看背後的系統,並提出行動。一個系統會出一次問題,就容易會出現第二次。如果不看到系統背後的機制,歷史只會不斷重演。

如果現在不試著對話,以後撕裂只會更多;如果現在不試著解決,相似的事仍有可能再發生。每個決策背後都有原因,我想邀請各位在往後探尋前,先深吸三口氣,一起看看系統怎麼了。

往前追溯,其實在更早之前就有風聲了,而個人覺得5月7日這篇文章的脈絡比較清晰,我們透過這裡面的資訊來談談背後的決策邏輯與動機。

文章裡面提及一個主關鍵資訊,這次立法動機是「不知道多花一些錢來支付該筆費用,是否能帶給病人的真正臨床效益」。次關鍵資訊則包括「資訊不對等」、「預計一年有9100人受惠」、「健保財務負擔」。(可以另外討論:政府出法規還自己出錢?少數福祉與多數利益)

可以推測是因為有相關自費醫材爭議的狀況,背後原因也有有相關分析

民眾買貴會很不滿,尤其這種高單價產品。爭議一發生,往往壞事傳千里,想像我們視為正常合理的事(自費醫材、開放市場),卻在健保署不斷累積新的爭議公文與消息。如果不做點什麼,立委也會來盯,漸漸就被要求要進行改革。

我想,健保署也沒料到,「邀請廠商、醫院代表與臨床專家來溝通」、「出錢造福民眾」的結果會引發新的爭議。

這一切串起來的脈絡是某些自費爭議,而背後的因果循環圖(Causal loop diagrams)如下。

1_2O4EcjRPcJQh1rxOCylt4w
Photo Credit: UnmetNeeds
黑色:健保署看到的路線;藍色:反對者(部分醫療人員、廠商)看到的路線。

署內看到的路線是黑色的,開始是自費醫材銷售額,單一廠商為創造獲利,正於資訊不透明程度(沒有把關的情況下),進而引發民眾爭議,這些推動立法來限制醫材金額。政府期待的是藉此繞一圈,降低民眾的爭議(桌上的公文),那潛在的是,系統上的利害關係人有不同的想法。

我們看到的是藍色(憂鬱)路線。長期下來,限制導致高價商品進口意願降低,對應可能惡幣逐良幣,造成醫療創新的貧乏與持續不好用的設備。營業額降低的同時,成本多少從人事上扣除,進一步導致動機更低落;而對「不對等消息」的透露意願也將更低。

那我們能做些什麼?主要有兩件是可以切入的,(橙色表示行動),一個是創造市場的透明性,與持續回饋發聲。

11
Photo Credit: UnmetNeeds
黑色:健保署看到的路線;藍色:反對者看到的路線;橘色:可以進行的行動。

透明部分,不是指的是完全赤裸,而是要「容易比較」。這邊用植牙市場為例。因為之前在診所服務,大略知道成本結構,一般來說來說一顆植牙平均6~12萬,極端的可到5~15萬。而成本大概是OO萬,診所通常拿OO萬,牙醫師通常拿OO萬。

在這邊指的「透明」不是要把OO拿掉,我們買車也不會完全瞭解背後的成本結構,但相關資料、銷量都有很多資訊。這裡指的是要有「易比較」。以牙科為例,消費者都會到處「貨比三家」,每家都問評估與狀況,而診所們為了留住客戶,都會努力地說出優點與缺點,相對是個比其他醫材來說更透明的市場。

回饋部分,主要指的是「令聲音被看見」。推測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法規,是因為爭議不斷,而負面聲音不斷被看見,因此而修法。對應來說,我們也要讓我們的聲音被看見。

在提出回饋時,我們的假設很重要,如果我們問的是「為什麼要立這惡法?」,那其實我們就跟會發出爭議的消費者一樣陷入了本位主義,唯有當跳脫才能有機會共創。

因此想邀請大家,將問題轉為「如何在彼此共好健康下,達成政府、人民、醫護人員與廠商的平衡?」,然後盡可能的讓聲音傳達過去,可以是寄信、可以是寫文章。重點是我們也要發出聲音,當視為理所當然,權力就容易被剝奪。

個人而言,是投稿醫材的文章,之前都偏向科普文,因應這次調整,之後會多寫一些分析文。除了也邀請大家以自己的方式分析、分享(文章、youtube、podcast都可以)外,也想邀請你在不如預期過後,持續對話。

可以想像的是,如果醫材市場就像餐廳,有一般的牛肉麵,也可以有超貴的米其林,要的或許不是立法限制餐廳的額度,而是可以像是Google Map一樣讓大家公開的看到彼此的評價、價錢等。這樣集體智慧的展現,或許是可能潛在的解法之一。

政府用一顆石頭想止住貪婪,卻不免波及他人。面對不如預期的絆腳,我們可以不滿、可以難過,但時間過了仍是要往前走。現在這確實是絆腳石沒錯,但不要讓自己因此停滯了,只有我們自己能決定它能不能成為我們未來的墊腳石。

補充

如果用車市或其他通用市場來比喻,可以先釐清差異:一台車和一個醫材從研發完成到可以上市的時間差異,車市上選項(多)和自費市場選項(少)、車市很多分析文對應相對透明的資訊。同時值得注意的是,每年買車也是有爭議,仍有著消費者保護法,他們是怎麼應對的?這我會再去研究,釐清來幫助對話。

如果有機會給予健保署意見,我想需要的或許是公開透明的市場資訊。所以醫材資訊比價網相對合理,或許主推這個比較不會有爭議,對應對自由市場的「自費餐點」做一個天花板的限制,我也想知道更多你們的脈絡與動機。

最後,如果對這議題仍想深入,也可以到陽明週四會舉辦的活動中做對話。這篇文章的相信與架設,就是每個人的意見在一定範圍下都是對的。而我們可以透過對話,一起打造「共同的範圍」,創造對我們都能接受、合理的決策。

延伸閱讀

本文經UnmetNeeds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