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血五人組》:非裔越戰老兵重聚首,今日正是我們最需要「史派克李精神」的時刻

《誓血五人組》:非裔越戰老兵重聚首,今日正是我們最需要「史派克李精神」的時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史派克李執導極為出色的Netflix原創電影《誓血五人組》,以拳王阿里的紀錄影片開頭,以金恩博士的演說收尾,兩位傳奇人物皆是非裔人權運動的指標象徵,但李運用這兩人的形象來闡述另一層事實:兩人都曾極力反對越戰。

四位越戰老兵重新在越南相聚,再次踏上這塊改變他們一生的土地令他們百感交集。他們這回的聚首,是為了找尋過去小隊長的遺骸,還要暗中挖出他們在戰時偷藏的金塊,而巨大的財富引來了眾多勢力的覬覦。

史派克李(Spike Lee)執導這部極為出色的Netflix原創電影《誓血五人組》,以拳王阿里(Muhammad Ali)的紀錄影片開頭,以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的演說收尾,兩位傳奇人物皆是非裔人權運動的指標象徵,但李運用這兩人的形象來闡述另一層事實:兩人都曾極力反對越戰。

拳王阿里的反戰立場,使他在其運動生涯最黃金的歲月,受到極大的阻礙與打壓;金恩博士的反戰立場,在《誓血五人組》與他被刺殺的悲劇產生連結。電影的第一個畫面是拳王阿里那段有名的訪問片段,他解釋為何自己不願入伍加入越戰,而電影的最後一個畫面是金恩博士於1967年4月4日的演講,他引用藍斯頓休斯(Langston Hughes)的詩作《讓美國再一次成為美國》( Let America Be America Again),剛好在一年後的同一天,金恩博士於1968年4月4日遭到刺殺身亡。

兩段真實歷史片段的之間,則是這部精彩的劫盜動作電影,充滿著暴力的槍戰、懸疑的情節、緊繃的地雷戲碼,當然李即使拍攝這部高度娛樂性的電影,核心仍舊繫著他最念念在茲的種族問題與社會議題。

電影開始不久有一段,其中一個角色嘲笑《第一滴血》這類的好萊塢越戰電影,說穿了就是美國大眾渴望藉由電影中虛構的情節,來滿足贏得越戰的幻想,然後進一步指出,當時參戰的美國士兵有超過32%是非裔人口,但我們從未在好萊塢的越戰電影中看過對於這些人的描繪,彷彿這段歷史絲毫不存在。

巧的是,在觀賞《誓血五人組》的同一天,我點開了Apple TV+新推出的紀錄影集《Dear…》,第一集的拍攝對象恰好是史派克李,描述著他的作品如何為美國電影加入非裔民族的聲音,如何影響觀眾對於現實世界的想像。

MV5BOTc5ZjU5YWItN2FiNC00NTAxLTk3YzctZjU5
Photo Credit: 《誓血五人組》劇照

越戰並不是非裔人口第一回被美國召至戰場,而也並非最後一次,但越戰確實對美國的非裔族群造成極大的影響,同一時間,美國本土的種族衝突升至高點,對於非裔人口來說,他們在海外為國家打著這場殘暴血腥的戰爭,而在家園內同時進行著平等人權的聖戰。

這成為了《誓血五人組》的故事脈落,四位非裔越戰老兵重新在越南胡志明市相聚,在這裡他們打了一場意義至今仍不明的苦仗,而他們這回重訪的目的,表面上是要帶回當年戰死的小隊長的遺骸,實際上是要找回他們當時偷偷埋起來的整箱金條。

作為李在贏得奧斯卡獎的《黑色黨徒》後的下一部作品,《誓血五人組》展露他的企圖心與藝術視野,Netflix這幾年一連串與大師級導演的合作作品,確實讓這些創作家能更加無拘無束地揮灑他們的畫筆。我們在電影開始不久後,看到Otis(Clarke Peters飾)、Eddie (Norm Lewis飾)、Melvin (Isiah Whitlock Jr.飾)、Paul (Delroy Lindo飾) 在胡志明市的一間飯店重逢,他們之間的同袍情誼仍存,戰火之下的共同經驗將他們緊繫在一塊,但戰火之後的人生仍無情地將四人導向不同的道路與境遇。

Otis回到越南,意外發現他與當時的越南情人有一位女兒;Eddie看似經商成功,但其實資金狀況令人擔憂;Melvin有了家庭,然而狀況卻不怎麼融洽;Paul則是最讓大家驚訝的,他竟然戴著「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鮮紅鴨舌帽,還了當地說他上回投票給川普,他還深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與情緒狀況糾纏,成為電影中最生動的角色。

MV5BYjI3YWVhMTAtNzdiMS00OGNlLTkzYzgtMGFl
Photo Credit: 《誓血五人組》劇照

其餘三位老友不能理解Paul的政治傾向,但清楚知悉他飽受煎熬,他的兒子David (Jonathan Majors飾) 還在此時突然來到越南,加入他們的尋寶旅程,他與兒子之間的劍拔弩張關係一觸即發。長年以來,Paul都苦受戰時的記憶所折磨,他與那位戰死的小隊長Norman (Chadwick Boseman飾) 之間的感情比其他三人都還深,Norman不只是領導他們出生入死,還教導他們為何而戰,而當年Norman正是在Paul身旁遭敵軍射殺,或許這回一行人的尋寶,是Paul尋求原諒與平靜的贖罪之旅。

David在一段說Paul的心魔會讓父親在噩夢中不斷呼喊Norman的名字,Otis告訴David:「Norman對你父親來說就像是一種信仰」。Norman在《誓血五人組》的神聖性也歸功於其選角:「黑豹」本尊Boseman,Boseman這幾年陸續在大銀幕上演出幾位真實的非裔傳奇歷史人物,包括詹姆士布朗(James Brown)、 瑟古德馬歇爾(Thurgood Marshall)、傑基羅賓森(Jackie Robinson),還加上虛構世界中統治非洲大陸的瓦甘達國王黑豹。

Boseman銀幕形象的這種神聖性已經不需要再多加詮釋,而他飾演的Norman也在戰爭之中,給予其餘四位小隊員方向,教導他們非裔種族的歷史、Crispus Attucks與Milton Olive III這些為了美國犧牲的英雄,然而國家始終沒有以同等的寬容來回報。在他們意外在飛機殘骸中獲得滿箱的金塊後,Norman將其視為是非裔族群的救贖,這筆錢理應是屬於為戰爭犧牲的非裔族群。

在與法國洗錢投資客 (Jean Reno飾) 會談如何將金塊運出國後 (這裡還來了一段美國與法國兩個先後入侵與統治越南的歷史爭執),四人進入了當年的叢林戰場,重返戰場的過程,令他們腦海不斷湧現過往的戰時回憶,猶如夢境般不斷入侵腦細胞,現今與回憶的片段來回交錯,攝影師Newton Thomas Sigel使用16mm底片,以4:3的比例拍攝戰時場景,藉由出色的色澤、畫面比例、轉場特效來進行穿插。

有趣的是,在回憶片段中,四位年老的演員仍真實演出年輕時期的他們,而非使用像是《愛爾蘭人》那種逆齡的電腦特效,起初令人感到相當突兀,但不久我才悔然大悟其中的玄機,畢竟來自這群老兵的回憶,回憶並非事實,而是由當事人的角度對過去所進行的詮釋,是一個以現今心態看待過去自己的過程。戰爭的殘酷對他們來說,讓他們心中的某部分仍滯留在此,直至今日仍未離開、糾纏著他們,《誓血五人組》的過去片段不單單呈現的是回憶,而是一種視覺化的創傷。

MV5BODkzYzY0YTktODk5Ny00ZTRiLThiMjEtNjU3
Photo Credit: 《誓血五人組》劇照

多數人往往將李於1989年執導的《為所應為》視為最重要的非裔電影之一,其影響力與重要性至今仍清晰可見,李長久以來試圖將戲劇與現實做結合的創作風格,使得他許多作品同時具備劇情片與紀錄片的特質,他或許是一位道地的紐約客,但他的風格深受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式的法國新浪潮啟發,他也如高達,永遠在挑戰既定的電影藝術形式,並嘗試以新鮮的電影語言與觀眾溝通,描繪出這個總是在前進變化的複雜社會。

《誓血五人組》表面上是一部緊湊刺激的動作電影,緊湊刺激的情節樣樣沒少,同時這也是一部呈現非裔族群與美國之間複雜關係的劇情片,這個國家要求他們貢獻犧牲,卻在他們歸來後將歡迎的大門一道又一道關上。

你可以在之中感受到導演李的核心信仰,李將近40年來的執導經歷,你從未看過他滿足於現實,而他也一再提醒我們也該如此,《誓血五人組》正有著如此訴求,李是一位極為真誠的愛國者,他總是嘗試與歷史對話,不僅僅是非裔族群的歷史,而是這段黑人與白人共存於這塊土地上的歷史,這段歷史雖然充滿衝突,卻仍有神聖之美。

MV5BODg1ZjI5ZDYtNDE4ZC00OWRkLWJjNzEtOGIz
Photo Credit: 《誓血五人組》劇照

《誓血五人組》以金恩博士逝世一年前的演講片段作為收尾,金恩博士引用藍斯頓休斯說著:「…美國對我來說從未是美國,但我發誓:美國將會成為美國。」這是金恩博士對於未來的美好想像與期許,似乎也成了李的信念,歷經他創作電影的第40個年頭,這世界依舊是一團糟,或許這說明著,我們不值得擁有一個完美的世界,但李仍努力不懈,持續引領觀眾步向這個應許的未來。

在《誓血五人組》前,從李的公開發言,或是前一部電影作品《黑色黨徒》,我們都很清楚他對於現任美國總統的看法,然而李並不是要去散播仇恨與撕裂,他的電影總有幾位政治傾向極度偏激的角色,李從來沒有貶低嘲弄這些角色,反而是邀請觀眾試圖去理解他們,《誓血五人組》證明這世界從未如此迫切需要李的溫暖關懷,今日正是我們最需要「史派克李精神」的時刻。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