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項重要研究結果可達成健康長壽效果,國健署的「健康促進課程」無助於目標

三項重要研究結果可達成健康長壽效果,國健署的「健康促進課程」無助於目標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放眼世界相關研究,有三項重要研究結果,的確告訴世人,可達成健康、長壽的效果,自然遠離失能與認知症(Dementia Disease)的困擾,但這些內容與國健署一周兩次活動明顯差異很大。

疫情逐漸穩定,停擺五個多月的長照又開始動起來,各地方政府逐漸允許社區據點恢復運作,衛福部國健署從三年前即開始社區長者健康促進課程,強調實證的介入模式,並擴大到社區預防及延緩失能照護計畫,連認知症社區據點也提供相關服務。

如果放眼世界相關研究,有三項重要研究結果,的確告訴世人,可達成健康、長壽的效果,自然遠離失能與認知症(Dementia Disease)的困擾,分別是:「修女研究」(The Nun Study),加州聖貝納迪諾郡羅馬林達(Loma Linda)市居民生活方式,及「芬蘭老年醫學介入研究:認知損傷與失能的預防」(Finnish Geriatric Intervention Study to Prevent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Disability, FINGER),但這些內容與國健署一周兩次活動明顯差異很大。

這三項研究中的兩項與宗教關係十分密切,一聽「修女研究」,自然連想到天主教,加州聖貝納迪諾郡羅馬林達市居民生活方式則與「基督復臨安息日會」(Seventh-day Adventist)息息相關,宗教信仰是會影響生活方式,但還是要看內容。

揭開大腦健康秘訣的「修女研究」

首先,來看「修女研究」,是由美國Kentucky大學附設Sanders-Brown老化研究中心的大衛斯諾登博士(Dr. David Snowdon) 把個人近二十年來的研究心得與感想,點滴匯集成冊,以著作《優雅的老化》(Aging with Grace)讓民眾不必耗費諸多心力,便可對「修女研究」的廣度與深度有更進一步的體認。

選擇修女為研究個案,是因為宗教團體嚴謹而規律的生活方式以及詳實豐富的紀錄,是再理想不過的研究題材。一開始他是對「老化與健康」作為他研究主題,他對明尼蘇達州曼卡托鎮(Mankato)忠告丘會院(Good Council Hill)的修女所進行的調查,結果是再次印證,一個人教育程度與他們「功能良好的老化(Survival with good function)有很強的關聯性。

1988年,大衛斯諾登博士以這份研究資料提交美國老年醫學年會(Gerontology Society of America),僅只是以海報方式作書面報告,卻讓明尼亞波利退伍軍人處醫療中心(Minneapolis Veterans Administration Medical Center)老人研究主任Dr. Jim Mortimer,對他以修女為對象的研究大感興趣,鼓勵他對這群修女進行阿茲海默症,也就是佔認知症60%以上類型的研究,才開啟他對認知症的研究大門,及提出「腦部儲備」(Brain Reserve)的假設。

由於修女都是在20歲左右進入修院,以後的生活環境和方式都相似:不抽煙、不喝或只喝少許酒、不用禁藥、飲食謹慎、沒有生育、受中等或高等教育(85%受大學教育),而且9成的修女都當過老師,少了許多干擾因素,非常適合針對某一疾病(如阿茲海默症)的特定因子做深入探討,是流行病學最好的研究題材,揭露大腦健康的秘訣。

shutterstock_74006089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修女研究」對認知症有很重要的貢獻:

  1. 修女在二十多歲剛發願入會時所寫的自傳內容概念密度較高者,到了老年時的認知功能較佳,罹患認知症的機率也較低。
  2. 小中風可誘發或加重認知症的症狀。
  3. 100歲的馬絲拉修女生高中畢業前沒有認知症的症狀,死後的大腦解剖也沒有阿茲海默症或中風的病理變化,可見阿茲海默症不是老年的必然現象。
  4. 大腦解剖呈現中到重度認知症病理變化的68位修女中,1/5在生前並無認知症的症狀,顯示受教育或多動腦可增加腦力儲備,使認知症不發病。
  5. 馬提亞修女有學士學位,沒有認知症,非常活躍。在103歲那年,國家地理雜誌發表了她一張滿臉笑容在編織手套的相片,她還嫌它看起來太老。104歲去世,大腦已有中等程度的阿茲海默症的病理變化。白娜戴特修女有碩士學位,教了28年書,在85歲因心臟病去世。其大腦解剖顯示有嚴重的阿茲海默症,但她生前的3次的年度(81歲、83歲、84歲)認知測驗均正常,也沒有退步的現象。
  6. 讓我們瞭解認知症的保護因子及非藥物生活方式的重要性,是建立規律與健康的生活方式。

這些例子顯示不僅個人的差異大,而且一個人的大腦病變和其臨床表現不見得完全一致。

不僅如此,與認知症有關的類澱粉斑塊和神經纖維糾結病變,在患者二十多歲時就已開始在大腦內堆積,因此預防要及早,怪不得大衛斯諾登博士會勸人「念書給孩子聽」了。

位在五大原始「藍區」之一的生活方式

作家丹・布特納(Dan Buettner)和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曾評選出世界上最長壽、最健康的五大原始「藍區」(Blue Zones)。所謂「藍區」——就是指居民壽命長的地區,從哥斯大黎加到日本、希臘及加州,這些居民的飲食通常富含以植物為主的食物,而且藍區飲食攝取的糖、肉和乳製品,也遠低於美國飲食。

加州聖貝納迪諾郡羅馬林達市位列世上最長壽、最健康的五大原始「藍區」之一,信奉「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居民年逾百齡還耳聰目明是常事;根據對他們的兩次研究發現,這批長者普遍素食,不抽菸,少喝酒,多運動,熱心助人,所以體健心寬,社區和睦,極有益於長壽。

研究人員兩次對安息日會信徒長壽進行探密,第一次始於1990年代,最近又做一次。結果發現,安息日會社區裡,一成吃全素,另三成吃奶蛋素,另有8%吃魚而不吃別的肉。研究發現,安息日會信徒就算吃肉,年食用量也不到46磅,相比之下,美國農業部統計,2018年美國人平均食用紅肉及禽肉為222磅。

其他有助長壽的因素還有:安息日會社區裡,僅1%居民抽菸,酒則很少甚至不喝,每天在大自然新鮮空氣裡運動。另出力當志工,做人道及教會工作習以為常,而培養出社區歸屬感。附屬研究「宗教與健康身心研究」(Biopsychosocial religion and health study)成果合撰人凱莉・莫頓(Kelly Morton)指出,宗教對社區居民生活至為關鍵,讓他們膳食更健康、更常運動,心情安寧,較少抑鬱。

採取強力介入的「芬蘭老年醫學介入研究」

「芬蘭老年醫學介入研究:認知損傷與失能的預防」(Finnish Geriatric Intervention Study to Prevent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Disability, FINGER)的目標是評估改善飲食、進行體能運動及心智訓練對於促進認知健康的效果,同時提供定期健康諮詢並檢查心血管健康。

在兩年研究期間,介入組631名及對照組629名的60-77歲男女性在整體認知表現上是否不同。為了提高介入成功的機會,兩組受試者皆由具較高認知症風險者組成,判定依據是測量認知症風險(心血管疾病風險因子、老化和認知症風險評分)的一項調查分數。

對照組接受健康諮詢,並定期檢查心血管健康,如果發現高血壓等問題則轉介到醫療機構。介入組則接受了飲食指導、進行體能運動和認知訓練,他們的心血管健康也受到更嚴密的監測。

飲食指導是指攝取均衡的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膳食纖維和鹽份,並限制食用反式脂肪、精製糖及酒精,原則完全參照芬蘭國家營養委員會的建議。每日飲食主要包括水果、蔬菜、全穀物和菜籽油等食材,以及每星期至少有兩次魚肉餐;唯一的營養補充品是維生素D(原因應該是北歐缺少陽光,無法靠陽光取得維生素D)。

shutterstock_12017390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體能運動包括肌力訓練、有氧運動和肢體平衡,並針對每位受試者量身打造運動計畫,前六個月由物理治療師帶領,而後由受試者自行分組並自主執行。

最初建議是每星期在健身房進行1-2次、每次30-45分鐘的肌力訓練,六個月內逐漸增加強度,最後達到最高強度:每星期健身2-3次、每次60分鐘,接著維持該強度18個月,直到研究結束。介入組受試者在專業人員指導下每星期進行兩次有氧訓練,之後逐漸增加到每星期3-5次;訓練項目可依個人喜好選擇北歐式健走(Nordic walking)、水上健身、慢跑或健身操。

也利用電腦程式對介入組進行不同認知作業的訓練,以增強他們的認知執行功能(計畫和組織能力)、記憶力及處理速度。在由心理學家帶領的六次小組指導課程之後,小組成員自行進行訓練,在兩次訓練、每次六個月的期間,每星期進行2-3次、每次10-15分鐘;期間參與四次小組討論以檢視進度,並針對各種主題進行討論,例如老化造成的認知能力變化。

此外,定期檢查介入組的代謝功能和心血管健康。在兩年的試驗期間,他們與護理人員面談六次,並且每次都會測量體重、血壓、臀圍和腰圍;與醫師面談五次,共同檢視體檢和生化檢驗結果,這些數值也能鼓勵他們改變日常生活習慣。

無論就任何標準來看,FINGER對大多數受試者來說都是種強力介入,在參與研究的兩年中已大為改變他們的生活。大多數受試者仍持續力行健康的生活習慣,光是這結果便可謂介入成功,只有12%的人半途而廢,理由通常是健康問題。

此外,631名介入組受試者只有46人難以完成訓練任務,最常見的不適反應是體能訓練後的肌肉疼痛。結論是,針對老年生活日常活動的全面性改變計畫是確實可行的,但更重要的問題是,這對於維護認知能力是否也有效果?

兩年後,介入組的改善非常明顯:整體來看,兩組的平均認知能力都進步了,但介入組的改善程度比對照組高25%。另一項分析是觀察兩年中認知表現惡化的人數,出現驚人的結果:對照組認知表現的衰退風險比介入組高30%。

在隨機對照試驗中,經常出現對照組同樣有改善的情況,這有幾個原因:通常人們再次接受同樣測試時表現會更好,但FINGER並沒有採用傳統定義的對照組,FINGER的對照組受試者定期接受健康諮詢並檢查心血管健康,這也算是一種輕度的介入。

許多對照組受試者或許從這些定期諮詢和檢查中得到啟發,因而做了一些有益認知功能的改變。無論如何,經過計算,結果一如預期,介入措施真的有效,因為介入組的改善程度遠高於對照組。 介入組受試者在其他方面也出現明顯改善,他們在某些特定認知表現有所進步,這些認知能力有助於人們的日常活動,但往往隨老化而衰退。介入組在認知執行功能上的進步比對照組高83%,在認知處理速度(執行心智作業所需時間)上的得分也高出150%,在複雜的記憶作業(例如記住一長串名單)則進步40%。

這三項研究共同的特點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飲食、運動、睡眠、紓壓等,可避免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三高是中風、失能與認知症高危險因子,要有健康生活方式,首先來自家庭,倘若上一代已經建立健康生活方式,子女自然耳濡目染,學習到這一套生活方式。

倘若家庭無法給予,子女透過教育學習而來,則需要毅志力、策略與方法,來改變原本生活方式,走向建立一套新的、健康生活方式,但這是最困難的部分,對自己健康卻是最有效果,當然是有助於減少健保、長照的支出,減少三高患者、失能者、認知症患者等的數量,政府理應從政策與教育上著手,是任何目前健康促進活動無法達到的目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