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JL DESIGN創辦人羅申駿:好設計起源於好問題,徹底改變了台灣頒獎典禮的視覺影像

專訪JL DESIGN創辦人羅申駿:好設計起源於好問題,徹底改變了台灣頒獎典禮的視覺影像
Photo Credit: JL DESIGN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JL DESIGN的創辦人羅申駿,一個先後為金曲獎擔任過4屆視覺統籌,徹底改變了台灣頒獎典禮設計流程與視覺影像美感的男人。

文:詹致中

午後悠閒靜謐的民生社區,陽光從樹梢灑落巷弄,一棟老公寓的四樓,一群人圍繞著一張大桌,氣氛有些小小的緊張,投影幕上顯示的行事曆幾近滿載,似乎很難再擠出縫隙。

一名男子此時快步走入屋內,全身素黑的打扮,只有腳下繽紛的襪子隨著步履前進隱約點綴了一點狂放。

男子優雅地滑進唯一空位後,隨即無縫接軌地加入現場緊湊複雜的專案討論,拋出一連串精準犀利的提問,室內的空氣因為他的出現開始變得專注、有效率。

他是JL DESIGN的創辦人羅申駿,一個先後為金曲獎擔任過四屆視覺統籌,徹底改變了台灣頒獎典禮設計流程與視覺影像美感的男人。2019年,羅申駿首度擔任《金馬56》的視覺統籌,在理性論述與感性吶喊的輿論喧囂中,帶著大眾想像華語電影的未來。

2-金曲30
Photo Credit: JL DESIGN提供
在微光中尋找黑馬

從確認「尋找黑馬」為主題開始,羅申駿就為《金馬56》定了調,「每個年輕人都是黑馬,我們期待他們最終都能站上金馬的舞台,成為台灣下一波電影的新浪潮。」

羅申駿和JL DESIGN團隊為此提出了一個工程浩大卻深具傳承與未來性的做法,從金馬電影學院、金馬創投會議挖掘出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的23位新生代導演,為每個獎項拍攝10秒鐘的入圍影片,並請來李安、廖慶松、杜篤之、張艾嘉等大師前輩們參與配音,「讓新一代導演的作品被看見,這才是『尋找黑馬』的真正意義。」

羅申駿曾經也是那個被前輩帶著往前走的後起之秀,自認幸運的他作為一個世代傳承的承接者,在操盤金曲獎的時候就開始透過設計帶領大家思考「世代對話」議題。做完《金曲30》之後,羅申駿宣告自己從金曲獎畢業,也是希望為新一代團隊創造機會,讓更多人被看見。

一把沒有刀鞘的刀

羅申駿本人就是一匹黑馬。17歲成為TVBS最年輕的實習生,19歲當上TVIS體育台(年代MUCH台前身)的助理導播,還因為太年輕,被工作人員誤認是觀眾,擋在OB車外;此後,他一路參與《我猜我猜我猜猜猜》、《音樂愛情故事》等節目的後期製作,入伍當兵前,已經當上編導。

2001年東風衛視創台,羅申駿被找去擔任頻道視覺指導,隔年就以東風衛視形象廣告,獲得有「電視頻道包裝設計界奧斯卡」之稱的PromaxBDA Awards,他不僅是台灣第一位獲此獎項的設計師,更因此受邀遠赴新加坡,成為第一個進入HBO Asia工作的台灣人。

四年之後,視野大開的羅申駿,帶著國際化的思考格局回到台灣,創立了全台第一間以動態圖像設計(Motion Graphics)為主的設計公司– JL DESIGN。當時,動態圖像設計在台灣是個相對陌生的產業,連市場在哪裡都看不到,儘管大部份親友都反對,但羅申駿沒有猶豫,堅持要在展業中引領改變。

4-與徐國祚先生合照
Photo Credit: JL DESIGN提供
勇於打破窠臼的羅申駿,被恩師徐國祚(右)形容為「沒有刀鞘的刀」

從小愛發問的羅申駿,就這樣帶著一堆問題踏上了創業之路,「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子?前輩回答是習慣。我就會再問為什麼是習慣?難道沒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嗎?」羅申駿不斷拋出問題、衝撞體制,「難搞」之名也不脛而走;一路提攜羅申駿的恩師、台灣動畫設計前輩徐國祚更形容他「像一把沒有刀鞘的刀」。

那些年,羅申駿是抱著公司隨時會倒的覺悟向前闖的。既然台灣市場尚未成熟,那就向外拓展,JL DESIGN陸續拿下半島電視台、迪士尼、Cinemax、Netflix等名聲響亮的國際公司,為台灣設計界開闢出一個新的戰場。

母親啟蒙美感設計想像

外公是法官、母親也從事法律工作,羅申駿從小就在潛移默化之中培養出「理性」的思維邏輯;另一方面,與生俱來的藝術天賦則讓他有能力回應「感性」的召喚,羅申駿至今仍記得童年放學後,到最高法院等待外公下班,一起散步牽手回家的時光,傳統價值和家庭觀念是他最看重的事情之一,「每個人都不該忘了自己的根。」

母親是影響羅申駿最深的的人,「我媽很時髦,小時候沒事就帶我去看中興百貨的櫥窗。」那是八O年代台灣最好的櫥窗設計,小小的羅申駿就在母親陪伴下,興味盎然地看著那些陳列的服飾、商品,那是他對設計和美感的啟蒙。從小,母親就將羅申駿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並不因為兒子年紀小而忽略他的感受與看法。

念小學時,母親曾帶著羅申駿進電影院去看侯孝賢的《悲情城市》, 知道他看不懂,仍耐心地和兒子討論:「你感覺到什麼?」母親不刻意引導糾正的教育方式,為羅申駿培養了獨立思考的習慣和自信,讓他在人生各階段都不害怕與眾不同。

「我媽也很愛問問題!」羅申駿笑說。作為復興美工電腦動畫組第一屆的大學長,他在畢業後也曾想過出國深造,卻被母親的提問考倒:「難道沒有別的可能性嗎?要不要先看看業界在做什麼再出國?」除了國外教育環境比較好、大多數同學都出國了這些制式答案外,羅申駿想不出其他理由反駁母親,反被啟發留在台灣嘗試其他路徑,「現在想想,我媽好像有點詐。」

6-創作過程
Photo Credit: JL DESIGN提供
羅申駿認為不斷地提問、討論、辯證,是挖掘好設計最重要的過程
設計需要持續發問

對總是追求完美的羅申駿來說,每一次操盤頒獎典禮都是一種掏空,「結束後都覺得自己江郎才盡了。」但一次又一次的掏空,都是為了觸動更多人。2020《金馬57》,羅申駿將率領JL DESIGN團隊再次自我超越,讓大眾看見設計的更多可能性。

一直以來,設計就是羅申駿改變世界的武器,他認為人人都能運用設計的力量推動社會的進步,「當有問題需要被優化,就需要設計。」但設計師作為一個解決問題的人,首先必須問對問題,「問錯問題,得到的答案就是錯的。」根據錯誤的答案做出的設計,就算再唯美、再現代、再極簡、再多元……..通通沒有意義。

從金曲、金馬頒獎典禮到國際品牌,羅申駿都在用設計向社會提問、和大眾溝通。例如在金曲獎頒獎舞台上,羅申駿除了包裝音樂人,也同步輸出了台灣不同的文化面相、和重要的社會價值如婚姻平權、男女平權、社會正義、世代議題等。而在提問的過程中,羅申駿也努力為設計找到更多可能。

這位掀起台灣動態影像革命的推手,從未忘記17歲敢於挑戰陳舊的初心,即便設計思維已變成顯學的此刻,他仍繼續埋首其中努力挖掘問題並設法解決。2020年,羅申駿將再次為《金馬57》統籌視覺設計,雖然因為新冠疫情,全球進入嚴重的鎖國時代,至今仍看不到衰退的終點,但他認為正因為世界處在一個歷史的大拐點之下,更彰顯出創意高度的重要。各界也都拭目以待,等著看羅申駿和JL DESIGN如何再次突破,端出令人驚嘆的金馬盛典。

目前,羅申駿也正積極準備邁向下一個挑戰。由於新工作尚在保密階段,最快七月份才能對外宣布,但可以確定的是,羅申駿將帶著在設計領域積累25年的專業能量,在新的領域引爆下一場產業革命。

本文經臺北文創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