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將不再給付「傷口分泌物簡易照顧」,滾動式的長照政策非眾人之福

長照將不再給付「傷口分泌物簡易照顧」,滾動式的長照政策非眾人之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認為最大的爭議點源自於服務組合所執行的業務與醫療行為所產生的模糊。衛福部希望在患者可以返家前,由醫院端的醫療人員教導家屬執行傷口照護等工作,再由居家醫療去補足相關醫療的照護。看起來兩全其美的辦法,從實務方面更可以理解引起反對的原因。

文:陳威澄

故事的開始總是要開始的,事情發生在5月19日衛福部公告修訂「長期照顧給付及支付基準」,將原本服務組合BA17拆解為五個子項目。由原本的「甘油球通便、依照藥袋指示置入藥盒、攜帶式血糖機驗血糖、傷口分泌物簡易照顧處理、管路清潔、口腔抽吸之任一項」,改變為人工氣道管內與口鼻腔內分泌物之清潔、抽吸與移除、氣切造口分泌物之簡易照顧處理、尿管或鼻胃管清潔、甘油球通便、攜帶式血糖機驗血糖,以及協助依藥袋指示置入藥盒。其中最讓人議論的便是原本的「傷口分泌物簡易照顧處理」將不再給付。

筆者曾於區域教學醫院、居家護理所擔任呼吸治療師,現職於非營利組織中擔任小主管一職,其中業務包含居家服務,因此想以這些經驗來對於這次爭議頗多的BA17修改做不同面向的解析。筆者認為最大的爭議點源自於BA17所執行的業務與醫療行為所產生的模糊。衛福部希望在患者可以返家前,由醫院端的醫療人員教導家屬執行傷口照護等工作,再由居家醫療去補足相關醫療的照護。如此一來的確符合《醫師法》與《護理人員法》規範之侵入性治療與傷口照護應由醫護人員執行,且看起來是個能夠同時確保「個案的安全」與「執行者之專業」的兩全其美辦法。那到底為什麼這麼多人反對呢?我們可以再從實務方面切入。

筆者以實務的角度來看這次的修改對於服務員、個案與家屬方皆是不利的,從實務角度看來問題重重,可以用以下幾點來討論:

  1. 獨老或是老老獨居的個案:衛福部希望家屬或是個案自己處理傷口照護,不過確實也有許多個案是獨居或是老老獨居,如此一來根本沒有人可以幫忙處理傷口。唯一能夠幫助他們的還真的只有服務員。
  2. 個案與家屬的專業性:一般人對於醫療照護相關的知識一定是貧乏的,更不要提到要實際操作執行醫療行為。照顧服務員雖不比護理師或是醫師對於執行傷口照護專業,但是我們卻不能否認目前職業的照顧服務員皆受過相關訓練,要說專業或是對於個案的安全性來說,由照顧服務員來執行肯定是比家屬更有把握。
  3. 機動性:目前居家醫療相對以往來說發達許多,許多病人都有接受居家醫療的服務,包括護理師、呼吸治療師、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營養師更甚至醫生都會親自到宅提供醫療服務,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些醫療從業人員一個月能夠去到病患家的機會其實很少。就拿居家使用呼吸器的病人來說,護理師與呼吸治療師依照規定兩周到宅一次,而胸腔科醫師則是兩個月訪視一次。然而照顧服務員去到家裡的機會相對來說頻率高很多,有的人甚至一周去五天,對於家屬來說,許多照護上的困難如果可以由專業的照顧服務員來處理那會是他們最大也是最安心的幫助。

當然不代表筆者完全同意恢復到修改之前的情況,假設衛福部的大原則是希望圓滿「個案的安全」與「執行者之專業」,那未來勢必要從以下幾點去著手,分別為:

  • 提升照顧服務員執行所謂的「醫療輔助行為」之能力

眾所皆知的是服務員的品質良莠不齊,由於受訓的過程時數很短,臨床實習也就30個小時,執行醫療輔助行為的專業性便被大眾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此外,從事居家服務的服務員往往缺乏資深前輩或是專業醫事從業人員的職場教育,對於許多技術都是一知半解,雖然許多單位接有辦繼續教育訓練,不過技術性質的訓練需要器材的操作與演練,絕非口頭講解就能夠熟練。筆者建議在現行服務員的數量如此龐大的情況下可以進行專業性的訓練劃分,透過更完整個訓練以及搭配考照制度去提升服務員的素質與等級。

  • 更加完善的出院準備系統

許多人都有家人住院之後很臨時被醫生通知可以出院的情況,這是台灣醫療常見的情況,很多時候都是因為要配合健保制度;然而這對家屬來說根本不知所措,家屬心頭不免出現許多問題,例如:病人回家要去哪裡?要準備什麼?自己要學會什麼?誰可以幫忙我?如果這時候還要他們學習傷口照護或是其他醫療技術那就更不可能學會了,而且根據筆者的經驗,通常家屬只有那一次機會去學習這些技術,更甚至要練習都沒有機會。

出院準備的概念在歐美相當的進步,病人進來醫院治療的目的就是可以自主生活的出院或是盡量避免家屬負擔的情況下出院個概念普遍落實在醫院端的每個工作同仁,因此在院內的復能還有出院準備系統都比起台灣還要完善許多。衛福部未來如果可以在出院準備這一部分投入更多資源,或許家屬就可以更從容學習這些技術來照顧自己的家人。

台灣已是高齡社會了,這個浪潮也將持續下去。長照2.0的的確確支持許多家庭,不過現行的政策確實有許多地方需要修改,在修改之前一定要設想的更周到,邀請更多專家學者與實務工作者一起協商討論,切勿改來改去,滾動式的長照政策真的不是大家的福氣。

本文經阿登的老人學筆記本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