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中國評為「滲透工具」、白宮卻批幫中國做宣傳,《美國之音》台長和副台長同時辭職

曾被中國評為「滲透工具」、白宮卻批幫中國做宣傳,《美國之音》台長和副台長同時辭職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公共媒體《美國之音》過去被中國指為是美國的滲透工具,列入外國媒體限制名單之中,但日前《美國之音》卻被白宮批評幫中國做政治宣傳。美國國際媒體署署長即將由川普(港譯「特朗普」)人馬接任,《美國之音》台長和副台長昨(15)日同時辭職,未來能否維持新聞自由獨立,將是主要問題。

由美國國會出資營運的新聞媒體《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今年4月被白宮批評為中國做政治宣傳,美國疾管中心(CDC)下令封殺,要求職員拒絕接受其採訪。《美國之音》台長班奈特(Amanda Bennett)與副台長珊迪.菅原(Sandy Sugawara)於當地時間昨(15)日雙雙宣布辭職。

不過,中國今年為反制美國對中國官媒的限制,驅逐3家美國媒體記者,並要求5家美國媒體駐中分社,應申報在中國境內的人員和財務資料,《美國之音》也在應申報資料的媒體之列。《美國之音》在美、中兩大國眼裡,似乎都在為對立的一方效命。

《美國之音》的背景

《美國之音》成立於1942年,經費來自美國國會,當初設立宗旨是「講述美國故事」,並對抗納粹的政治宣傳。《華盛頓郵報》指出,《美國之音》旗下約有1100名記者,年度經費約2億500萬美元,以47種語言向世界各地受眾播報新聞,特別是那些新聞自由程度低、獨立媒體受打壓的國家。

雖接受政府資金,負責營運《美國之音》的是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該署為一獨立機構,除了管理《美國之音》,同時還監管《自由亞洲電台》與《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因此《美國之音》屬於公共媒體,而非政府控制的官媒。

AP_20167690168452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美國之音》總部大樓,位於華府。

身為美國公共媒體,為何被指控幫中國宣傳?

白宮對《美國之音》的指控始於今年4月10日,白宮在當天簡報中指責《美國之音》花費美國納稅人的錢,為中國進行政治宣傳:

「它每年花費約2億美元向全球『講述美國故事』和『清晰有效地呈現美國政策』,然而如今,《美國之音》經常為美國的對手發聲,而不是為美國公民。」

白宮指出,《美國之音》在報導裡稱中國封鎖武漢是防疫成功的典範,還在推特轉發中共慶祝解除封城的燈光秀影片;「更糟的是」使用中共的數據製作疫情圖表,以此數據比較美中的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死亡人數。白宮認為,中國數據的精確度根本無法驗證。

此外,白宮也稱《美國之音》幫助伊朗宣傳對美國的威脅、散播俄羅斯的反美宣傳影片。

《美國之音》在本月14日更驚覺,美國CDC已將它列為黑名單。據哥倫比亞大學奈特第一修正案(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依《資訊自由法》(FOIA)申請取得的內部文件顯示,CDC在4月30日引用白宮對《美國之音》為中國喉舌的評判,要求職員拒絕所有《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

美國之音真的是親中媒體嗎?

然而,仔細看白宮指控《美國之音》推特轉發的燈光秀影片,左上角的「AP」字樣代表那其實是《美聯社》所提供的影片。

白宮4月指責《美國之音》的當天,《美國之音》立刻針對「引用中國數據」的部份澄清,《美國之音》的病例數據其實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統計圖,包含白宮在內的全球多個政府、媒體機構皆有使用。《華盛頓郵報》主筆室也證實這項說法。

對於報導提及的中國數據,《美國之音》列舉過往一系列中國隱瞞疫情的報導,包含中國不計算病毒檢驗呈陽性的無症狀病患壓低武漢的死亡病例數;此外還有中國口罩外交失敗武漢人領骨灰遭監視與恐嚇等不太正向的文章。《美國之音》在其事實查證平台《測謊機》中,也有文章駁斥美軍將病毒傳入中國的謠言。

《美國之音》台長班奈特在澄清文章中表示,像《美國之音》這種由公共資助的獨立媒體,與國家控制的官媒之間差異在於「我們可以自由呈現議題的每個面向」:

「我們完整地用英文和中文講述中國的假訊息和誤導訊息,同時也根據事實報導發生在中國的事件,如同我們向來用47種語言做的那樣。」

立場較中立的《國會山莊報》(The Hill)刊登《彭博新聞》前總編輯杭特(Al Hunt)投書指出,《美國之音》的批評者認為班奈特是親中左派,這讓曾和班奈特一起工作40年的人感到訝異。

RTS2LV45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之音》台長班奈特(右),與《華盛頓郵報》前出版人葛拉罕(左),兩人為夫婦關係。

班奈特曾在3個地方媒體擔任過編輯,在《華爾街日報》任職23年,期間於1987年獲普立茲獎;轉赴《美國之音》工作前,她是《彭博新聞》的資深編輯,還曾主導過關於習近平身家財產的報導。

中國評《美國之音》:美國進行境外滲透的工具

川普政府大動作指責《美國之音》親中,而中國對《美國之音》也不算友善。

美國國務院今年2月將5家中國官媒列為「外國使團」,視為外交宣傳機構,並減少核發其職員簽證。作為報復,中國外交部驅逐《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的美籍記者;這3家媒體和《時代》雜誌、《美國之音》的中國分社,必須向中國政府申報在中國的所有人員、財務及營運狀況。

之後,中國也對美國記者加強簽證審查。《華盛頓郵報》指出,《美國之音》和所有被中國報復的西方媒體一樣,持續爭取中國政府允許外籍記者入境;中國政府遲未更新《美國之音》的記者簽證,導致記者必須轉往台灣和香港才能持續做相關報導。

過去,《美國之音》也數度被中國批評是「美國官媒」,曾指責《美國之音》用暗語幫達賴喇嘛傳遞指令。中國《新華社》報導稱,《美國之音》是美國「進行境外滲透、實現其全球霸權的工具」;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指出,《中國日報》報導,一名西藏人自稱受《美國之音》報導影響而選擇自焚,中國央視還據此製作了紀錄片。

《美國之音》和川普的關聯

基於《美國之音》接受政府資助,川普覬覦《美國之音》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期望《美國之音》能多為總統宣傳。

政治雜誌《Politico》在川普就職的2017年初就曾報導,《美國之音》推特引用時任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宣稱的總統就職典禮參與人數規模,但由於有灌水之嫌,《美國之音》推特遭到網友洗版,最終自刪其中一條推文。不久後,川普就派遣2名助理至《美國之音》「視察」其工作狀況。

RTX77YFS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8年6月,川普提名保守派電影製作人派克(Michael Pack)擔任美國國際媒體署署長。《紐約時報》報導,帕克的提名在參議院擱置2年,主因是他涉嫌將其非營利組織的資金非法轉移到自己的營利性電影公司,民主黨參議員認為應等到法院審理結果出爐,才可繼續提名投票程序。

然而審理還未結束,參議院就在川普和司法部干預下進行投票,本月4日通過提名,派克確定接任國際媒體署署長,成為《美國之音》上屬機構的大總管。緊接而來的,就是台長班奈特與副台長菅原昨日雙雙辭職。

新聞自由能實現嗎?

國際媒體署原是由委員會推舉無黨派人士出任署長,歐巴馬政府時期改為總統提名,當時就有人對《美國之音》的獨立性感到憂慮。

今年3月,網路媒體《Axios》訪問《美國之音》內部員工,有些人認為無論執政黨是民主黨或共和黨,都不會有什麼影響,有些人則擔憂川普將把手伸進《美國之音》。雖然是歐巴馬政府更改了上屬機構長官的任命方式,但歐巴馬本人在發表煽動性的言論並沒有太多紀錄,而川普在這方面聲名狼藉。

《美國之音》的記者告訴《Axios》,他們很少受到關注,更不要說來自政府或總統的恨意。班奈特當時表示,「現在還好,什麼都還沒發生,但我不認為我能舒坦地呼吸。」

時隔3個月,班奈特連同副台長菅原一同辭職。班奈特在給員工的道別信中仍表示,即使換了新署長,「你、你的熱情、你的任務或你的誠信,都不會因此改變」、「我們知道你們每一個人,都會為派克(新署長)提供你們的技藝、專業、對任務的奉獻、新聞誠信和辛勤工作態度」,確保《美國之音》能維持其獨立性。

然而,無論在哪一家或哪一派媒體,基層新聞記者和新聞編譯對於其服務機構能帶來多少影響?又如何能確保自己所效力的媒體公司維持中立?即使立場鮮明的媒體,稍有不從,也會引起來自同溫層的火花上身。

例如川普原先最愛的《福斯新聞》,近月多次遭到川普抨擊,稱他們的新聞「對共和黨沒幫助」,無法助他連任;川普還列舉一串《福斯新聞》主持人和名嘴清單,怒斥為「垃圾」。

《彭博新聞》前總編輯杭特在投書《國會山莊報》的文章裡說,「川普認為所有對他不利的新聞都是假的」。報導真相、卻與當權者或讀者立場不符的新聞工作者,或許很難不背負負面標籤。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