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印尼船員稱在中國漁船上遭受虐待,跳入馬六甲海峽逃生

兩名印尼船員稱在中國漁船上遭受虐待,跳入馬六甲海峽逃生
圖為一艘駛於馬六甲海峽上的船。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來,爆發多起印尼漁工遭中國籍漁船雇主虐待的事件,已引起國際勞工組織、印尼政府的關注。

兩名印尼船員雷納爾菲和安德里從一艘正在馬六甲海峽航行的中國漁船「魯青遠漁901」(音譯)上跳海。他們表示無法忍受在船上的工作條件,以及經常遭受的恐嚇和暴力。

印尼船員被販賣到懸掛中國國旗的漁船上強迫勞動的事件在繼續曝光。根據比通漁民中心的報告,最近的一次發生在6月5日,印尼船員雷納爾菲(Reynalfi)和安德里・朱尼安斯耶(Andri Juniansyah)從一艘正在馬六甲海峽航行的中國漁船「魯青遠漁901」上跳下。馬六甲海峽是位於馬來半島與印尼蘇門答臘島之間的海峽。

印尼破壞性捕魚觀察組織(DFW)協調員蘇胡凡(Mohamad Abdi Suhufan)星期一(6月8日)對美國之音說,兩名印尼船員的遭遇是欺騙性招募行動的結果。兩人均得到承諾將前往韓國一家工廠工作,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兩名印尼船員由PT Duta Putra集團通過代理人沙夫魯丁(Syafruddin)招募,PT Duta Putra集團總部設在印尼西爪哇省勿加泗市。他們的月薪為2500萬印尼盧比(約1773美元/新台幣52568元)。為了前往韓國,雷納爾菲和安德里分別付了4000萬盧比(2837美元/新台幣84115元)和4500萬盧比(3192美元/新台幣94640元)的招募費。

兩人於1月24日從雅加達飛往新加坡,隨後對方以韓國行程仍待定為藉口,告知兩人需加入懸掛中國國旗的「魯青遠漁901」漁船,這艘漁船後來駛往印度水域捕魚。除了雷納爾菲和安德里,船上還有另外10名印尼船員。

這12名印尼船員在受僱期間經常遭受中國船員和船長的虐待。蘇胡凡說:「他們受到恐嚇,遭受身體暴力和其他形式的虐待。最後他們放棄了。他們工作了5個月,但工資從未到賬。最終在漁船穿越馬六甲海峽時,他們決定在6月5日跳船。他們勸說其他10人加入,但這10人拒絕了。」

兩人在海上漂流了7個小時,被水流帶到了廖內群島的丹戎巴來卡里汶(Tanjung Balai Karimun)附近的水域。一艘路過的漁船最終在6月6日將兩人救起。

印尼警方刑事調查局(Bareskrim)已聯絡新加坡警方

蘇胡凡說,他們仍在調查這艘漁船是仍在新加坡水域,還是已經前往中國。他所在的組織已與印尼警方刑事調查局(Bareskrim)的刑事總局(General Criminal Directorate)取得聯繫,報告了此案,並請他們與新加坡警方聯絡。

他還說,刑事調查局已經接管了對兩名印尼船員案件的調查。兩人都已被印尼警方帶走。他還被告知僱傭兩名船員的集團在幾個月前就已關閉。

蘇胡凡表示,破壞性捕魚觀察組織的數據顯示,從2019年11月到2020年6月,有31名在中國漁船上工作的印尼船員成為奴役和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其中7人死亡,3人失踪,其餘倖存。

在3名失踪船員中,有2人是今年4月在馬六甲海峽從一艘中國漁船上跳下的。他們的命運仍未可知。

印尼地方政府被要求密切監控招募公司

為了減少因將工人送往國外而遭受虐待的風險,蘇胡凡敦促省政府對那些不顧正規程序參與招聘並派遣海外務工人員的公司進行嚴格監督。此外,人口販子也應受到嚴厲的法律制裁。

印尼外交部法律兼公民保護局局長努格拉哈(Judha Nugraha)表示,他的辦公室正在與印尼警方協調,調查雷納爾菲和安德里的案件。

努格拉哈無法確認其他10名印尼船員是否仍在「魯青遠漁901」漁船上。他說:「我們仍在調查雷納爾菲和安德里。我們要求確認。我不能肯定地答复,因為這些仍然是指控。我們將首先調查這個問題。稍後我們將根據調查結果繼續跟進。 」

他強調,在之前的事件中,印尼政府已經向中國政府發出外交照會,要求徹底調查涉及印尼船員的案件,這些船員遭受了奴役和販賣。

本文經美國之音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兩名印尼船員稱在中國漁船上遭受虐待,跳海逃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