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傳奇+在地+文創」元素,短短20年間泰劇從倚賴進口到自產外銷

結合「傳奇+在地+文創」元素,短短20年間泰劇從倚賴進口到自產外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在東協各國忙於發展經濟時,泰政府持續且快速地對境內的文化遺產進行立法與提名,爭取世界地位;如今更透過文創強力曝光泰國那伽,戲劇光芒雖不及吳哥窟那伽的世界價值,但虛擬的那伽劇無疑為泰國打了漂亮的一仗

文:張雅粱(台灣澎湖人,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博士,現職東南亞藝術與人文領域研究學者,2016-2018年間,曾多次前往泰國東北考察那伽文化,熟悉與熱愛東南亞藝術。

西元1995年,台灣的《包青天》影集風靡泰國,隨處可見操著流利泰語的金超群在劇中剷奸除惡,相較於政令宣導片與不討喜的泰劇而言,《包青天》無疑是泰國觀眾的第一選擇。20年後,泰劇翻紅,2016年的三面娜迦เจ้าแม่นาคี)不僅勇奪泰國電視台年度收視冠軍,更於2018年加碼拍攝電影妒火的詛咒─娜迦นาคี๒),短短數天,票房破億,並榮獲2019泰國電影金鵝獎最佳電影主題曲、最佳造型設計與最佳視覺效果三項提名,造就華人新一波的追劇風潮,從日劇、韓劇追到泰劇。只花了25年的時間,泰國電視台便從倚賴節目進口到自產大片外銷,這是泰國文資保護與文創崛起的階段性成果。從泰國面向東南亞,可期待的是,東南亞的文資保存與文創熱潮將會越來越興盛。

泰國娜迦/那伽劇的成功,對東南亞的文創發展,彰顯出幾個重要意義:第一是東南亞的文創潛力不可小覷;第二是東南亞的文化多樣性正在形成;第三是台灣在東南亞文化產業中的接軌能力。首先談東南亞的文創潛力,那伽劇主訴人蛇戀,劇情一般,很多民族都有類似傳說,如《大唐西域記》裡曾記載古代屈支國(龜茲)有座大龍池,池中的龍族能幻化成人形,並與當地婦女產下驍勇善戰的龍子;無獨有偶,華人熟悉的〈白蛇傳〉、〈蛇郎君〉、魯凱族的〈巴冷公主〉,以及泰國民間故事〈帕登和楠艾〉(ผาแดง-นางไอ่)等,都是著名的人蛇戀故事,情節大同小異,主要差異呈現於人文想像與各地風俗上,而泰國那伽劇正是善用了「文創」與「民俗」兩大元素,成功打造出具泰式風格的那伽影像

東南亞的那伽崇拜廣佈於泰、寮、柬、緬和印尼,其與印度教和佛教的流佈有關,部份也源於各地的民間信仰,那伽在各地的名稱與形象不一,以泰國為例,那伽是有頭冠的大蛇,為佛教的龍天護法與領土保護者。相較於東南亞其它國家,泰國文創起步早,尤以拍攝鬼片聞名,因此那伽劇的製作團隊在原有優勢下,擺脫刻板的宗教說教與鬼魅印象,改以民俗考據和視覺效果創造那伽女王的原型、前世今生的石雕壁畫,並將泰國東北的古蹟、民俗(方言、音樂、服裝、那伽傳說、白鰻詛咒、靈媒)融入劇中,用觀眾看得懂的情節,訴說那伽女王的愛恨情愁,成功將那伽形象結合泰國特色,以別於他國的那伽文化。

圖1
Photo Credit:張雅粱
美麗傳說下的那伽火球,攝於泰國農開府蓬猜寺(Wat Pho Chai)

此外,那伽劇另一大亮點是創作的細膩度,在眾多的網路節目中,很難不被那伽劇名的簡潔風格所吸引,劇組用黑底蛇紋襯托出蛇形的燙金字體,於視覺設計上,巧妙到味;不僅片名,從片頭曲、選角、服裝、場景、配樂到戲劇本身,處處可見製作的用心,今日泰國製片的水準與往昔沉悶粗糙的泰劇,實不可同日而語!泰劇串連著泰國的文化產業,而整個產業鍊又鑲嵌於東協的文創環境,這個齒輪效應一旦啟動,東南亞的文創發展便指日可待。說穿了,那伽劇的成功模式就是「傳奇+在地+文創」,未來,當這個模式被複製或升級時,會持續締造出令人開眼的文創作品。

好的戲劇不能只靠文創,如果沒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再多的文創也製作不出文化韻味,文創的關鍵在於文化保存,因此,那伽劇第二個重要的意義就是彰顯出泰國的多元文化。泰國從2013年推動《無形文化遺產法草案》(ร่างพระราชบัญญัติว่าด้วย มรดกทางวัฒนธรรมที่จับต้องไม่ได้ พ.. ...),該草案於2016年通過,並更名為《保存與保護無形文化遺產法》(พระราชบัญญัติ ส่งเสริมและรักษามรดกภูมิปัญญาทางวัฒนธรรม พ.. ๒๕๕๙),兩個法案的貓膩在於泰文名稱略有不同,《保存與保護無形文化遺產法》將泰國人看重的「在地智慧」(ภูมิปัญญา/ ภูมิปัญญาท้องถิ่น)引入法案,清楚旨揭這部文化大法是立基於各地的在地智慧,不僅保護各民族語言,也保護各地的民俗文化。

那伽劇的場景設定於泰東北,因此區域是泰國的那伽重鎮,流傳許多的那伽遺址、古物、神話與節慶;為強化戲劇的在地性,敘事方式不同於以往的曼谷觀點,改用東北視角,除了劇名與部分台詞採用東北方言外,電影主題曲〈緣定三生〉(สายแนนหัวใจ)也指定東北歌手Kong Huayraiก้อง ห้วยไร่演唱,從人、事、時、地、物上落實在地人敘述在地事的理念,透過戲劇,展現東北文化,並實踐泰國維護多元文化的政策。

圖2
Photo Credit:張雅粱
神聖的那伽洞穴,攝於泰國農開府泰佛寺(Wat Thai)

回溯泰國的文化發展,從國族主義走向多元文化是一段艱辛的歷程,如果沒有全球化的助力,沒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東協共同體要求各國保護無形文化遺產的壓力,或許泰國離多元文化的目標還遙不可期,但當泰國走向多元開放,其所形成的國際壓力和跨界流動,對鄰近的緬、寮、柬、越等國,能不構成影響嗎?假若藝術與文創具有連動性,那麼以「藝術」作為行動,在不同地域間所形成的連帶關係,是可預期的變化。當曼谷觀點不再是泰國的唯一時,邊緣與地方意識在網路傳媒的加持下,也會相同地衝擊仰光、暹粒、河內與雅加達,使東南亞各國的國族或一言堂漸漸走向去中心,形成文化多樣性。

既然東南亞的文創發展是重要趨勢,那第三個意義,同時也是台灣的問題,在東南亞文化產業鍊中,台灣能否找到定位點,具備接軌能力?以那伽劇為例,華人觀眾主要依賴簡體翻譯瞭解劇情,因為中國大陸的對泰交流和泰文翻譯人才一向比台灣多,反觀我國的新南向政策,對台、泰藝文交流的助益相當有限。台灣雖然有優質的藝術人才與能量,但在東南亞藝術領域上,難以發揮,因為台灣的東南亞政策與藝術政策的思考模式不同,我國的東南亞政策偏重政經發展,而藝術政策則以歐美為導向,所以國人對東南亞藝術十分陌生,這是東南亞藝術在臺的發展困境,欠缺長期支持的政策與團隊。

儘管台灣現階段有藝術優勢,但當東南亞各國與中國大陸積極培育藝術人才時,台灣現有的優勢可能會被取代,一旦東南亞文化產業鍊成熟,而台灣又遲遲找不到切入點時,面對東南亞的文創發展,台灣只能消費,不能生產也無法投資,甚至必須仰賴大陸的協助與翻譯。我們對東南亞文創的盲點是只關注經濟,忽略了文化才是文創的核心,正因為不理解東南亞的文化與藝術,所以很難切入東南亞的文創市場,這是蛋生雞,雞生蛋的邏輯,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在思考東南亞文創這條路上,是否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呢?

บางอย่างสิ่งที่เรามองไม่เห็นใช่ว่าจะไม่มีอยู่จริง這句那伽電影的經典台詞,說明我們看不見的東西,不代表它不存在,同樣地,東南亞文創並不會因為我們不接觸而不存在,相反地,東協各國的文創日益茁壯,已有能力與台灣競爭,當泰國觀眾不再熱衷收看《包青天》等台劇時,國人就該警覺,文化這門生意需要與時俱進,唯有摒除台灣觀點,才能走進東南亞文創市場。泰國對文資保護向來積極,在東協各國忙於發展經濟時,泰政府持續且快速地對境內的文化遺產進行立法與提名,爭取世界地位;如今更透過文創強力曝光泰國那伽,戲劇光芒雖不及吳哥窟那伽的世界價值,但虛擬的那伽劇無疑為泰國打了漂亮的一仗,讓東南亞的那伽文化新添色彩,至少談到那伽時,不再只有印度、柬埔寨,還有泰國值得一提,不得不說,泰國團隊以虛換實的文創手法,確實高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