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醫療的另種溫柔想像: 專訪台灣第一間「生態醫院」資深護理長

精神醫療的另種溫柔想像: 專訪台灣第一間「生態醫院」資深護理長
攝影:蔡耀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阿長自然體驗的理念闡述中,以人為中心的生態醫院,或許是一種方式,讓精神醫院得以發展出另一種更溫柔的想像。

文字:劉玟苓|攝影:蔡耀徵

過去,曾有多間精神醫療設施設立於信義區,如台灣最早收容精神疾病患者的「養神院」,至於1934年設立在現今虎林街132-164巷之處,過去曾有一段時間在地人士稱之為「松山肖病院」,現已遷移至桃園,並更名為「衛生福利部桃園療養院」。

而在當時民間曾有一傳說,解釋為什麼療養院會出現在此處——傳說松山慈祐宮位置在卦象上屬「水火既濟穴」,即陰陽平衡的狀態,然而為了開發將宮前的陂塘填平,此穴水弱火強。平衡被破壞後,此地開始無緣由地出現了許多精神疾病患者,因而設此院。

傳說故事的真實與否我們無從考究。另有一說也可以參考:因為精神醫療長期被污名,城市規劃用地時,即因這樣的污名而被邊緣化,大多被建置於偏遠、人煙稀少之地,且常與墓區緊鄰。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亦是如此。我們特地訪問了於松德院區任職多年、推動生態醫院的護理長,在地人稱之為「阿長」的張碧凰,希望可以透過阿長溫柔、熱愛自然的目光,重新想像精神醫院更多的可能性。

1
攝影:蔡耀徵
護理長張碧凰在松德院區服務超過40年

不一樣的精神醫院

座落於象山山腳下,前身為台北市立療養院的松德院區,與寧波公墓為鄰,於1969年設址於此處。會來到此處的精神疾病患者類型,大多是較嚴重、已難以於社會中正常生活的病患,如罹患思覺失調症的病患,或是嚴重的酒癮、藥癮患者等。治療的方式因為時代而有所不同,除了常聽見的藥物治療、電療,職能治療、家庭會談、人際互動團體,也有園藝治療、藝術治療等。

「我對精神科非常有興趣,一畢業就選擇了精神科。」問及當初是因為什麼原因投入精神科,阿長笑著說到,精神科除了一般醫療行為外,更重要的是必須面對與你不一樣的人,你需要不斷嘗試、想盡辦法找到可以與他們溝通的方式,每天都會面臨不同的挑戰。

而因為自己興趣,阿長也參與了許多國內外不同治療方式的工作坊、自我成長團體。最終認為「自然體驗」這樣的治療方式可以在松德院區實驗、推行,自此開啟了松德院區成為「生態醫院」的契機。

1
攝影:蔡耀徵
從松德院區的屋頂花園望去,象山近在眼前

自然體驗是一種透過走入大自然,以觀察、嗅聞、觸摸等五感體驗的方式,認識大自然中的動植物或現象。利用這樣的過程,不僅可以療癒身心靈,也能自然地與病友建立關係。

對於生態醫院的推行,阿長說到除了開辦自然體驗團體之外,也運用醫院獨特的地理資源、生態環境,努力爭取預算與機會,打造出屬於松德院區的生態療癒環境,並推展綠色照護的核心理念。

從推動綠化擋土牆,栽種台灣原生種植物以減少病蟲害開始,到屋頂花園、生態池的建構與維護,阿長分享生態醫院的建立可分為三個時期——草創、建構與深耕。透過與自然相處、以自然對外溝通,不僅僅是生態療癒的難得,也透過這樣的方式,讓當地的居民對於松德院區有了不一樣的想像。

1
攝影:蔡耀徵
松德院區的生態池

另一種更溫柔的想像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之後,針對精神疾病患者的污名化現象,再次被熱烈討論。針對與病友相處、去污名化這件事情,其實有很多幽微而隱密地應對方式值得思考。

「精神疾病患者的認知功能、職業功能等社會功能的確是受到影響,因此,他們的確是需要受到特別幫助的。」阿長分享她多年經驗提到,這個幫助並不是無限的,需要隨時評估狀態,評估病友的狀態,也評估自己的狀態。不能讓病友覺得被幫助是理所當然,也不能讓照護者過度勉強自己。

「我認為有一個觀念很重要,就是『Empower(培力)』,以同理而非同情,培力而非施捨,讓他(精神疾病患者)能夠適度發揮優勢,畢竟是他的生命,還是要他自己走下去。」最後阿長也提到,污名無法一、兩天就去除,但要怎麼開始?除了不斷的討論,邀請社區居民走入現場也是一個方式。

而她努力的方向,即是透過生態醫院以及自然體驗活動,邀請社區居民一起參與。透過這樣自然而然的過程,有時候可能比道理闡述更加直接。在阿長自然體驗的理念闡述中,以人為中心的生態醫院,或許是一種方式,讓精神醫院得以發展出另一種更溫柔的想像。

  • 本文經《信義汁》編輯團隊授權轉載,完整內容6/15~7/15開放免費索取,實體刊物兌換辦法,請見「信義汁」官網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