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宜居城市的想像:從台北機廠到國家鐵道博物館,看向台灣文資保存的未來

一個宜居城市的想像:從台北機廠到國家鐵道博物館,看向台灣文資保存的未來
台北機廠維修廠內部|Photo Credit: 蔡耀徵攝影、《信義汁》編輯團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一度要往另一個方向發展的鐵道博物館,台北機廠當年僅列員工澡堂、組立工場、原動室、鍛冶工場為古蹟,最後能以「全區保存」作為博物館之用,聯盟的夥伴分享到,一是整體社會對文化資產思考的轉變,二是民間各方的努力倡議和與民意代表的多所協調,進而促使政策轉變。

文字:劉玟苓|攝影:蔡耀徵

每一段時期,都有一些痕跡遺留在這塊土地上

談信義區的工業文化,其實談的是一段漫長的城市樣貌演變史,每一個過往,都是這座城市之所以成為現在這個樣貌的原因。說起信義區的工業發展,在現代我們仍可以看到許多遺留的痕跡,大家耳熟能詳的松山菸廠、台北機廠即是當時的發展遺跡。而這一段歷史,可以回溯到日治中後期,原本以農業為主的信義、松山一帶,在戰爭漸進的局勢、城市擴展的前提之下,工業需求逐漸顯現。如何尋找合適的地方作為工業佈局?作為當時城市發展的郊區所在,信義與松山一帶因其地價便宜,又在核心區可延伸到的範圍之內,因此扮演起台北城市工業發展的核心地區。

其地理位置之利,又與鐵道縱貫線接合,松山菸廠、台北機廠與其他數座工廠相繼出現。隨著戰爭的爆發,與戰爭息息相關的工業持續發展,當時名為「台北菸草工場」的松菸,所製造、加工的捲菸,於太平洋戰爭時,除供應台灣市場所需外,也供應給在中國等地區打仗的日軍,或甚至外銷至東南亞;這一區的景色逐漸呈現出農田與工廠交錯的樣貌,在地居民也從早期以農民為主要居住者,逐漸轉變為以工人為主的生活樣貌,我們仍然可以從現在的台北機廠、松山菸廠看到許多過往勞工的身影,台北機廠內部的大澡堂,即是當年工人下工後沐浴潔身之處,而這樣的景色到了中華民國撤守台灣後仍持續了一段時間。

而今,昔日景色又經轉換,成為文創園區的松山菸廠,文化、藝術的氣息象徵了一種新時代的揭幕,而仍在籌備的「國家鐵道博物館」,即台北機廠,或許是一個新的機會,讓我們得以透過歷史經驗,透過民眾的力量,看向文資保存的未來,我們因此邀請國家鐵道博物館館員凌宗魁、台北機廠文史守護聯盟夥伴林奎妙、何函育,與台北市信義社區大學黃立品,與我們道來這一座慢慢長成的鐵道博物館。

抗爭,保存,開啟下一階段的「台北機廠」

如今以台灣國家鐵道博物館開啟下一階段的台北機廠,是於1935年、日治時期所建造,當時被稱為「台北鐵道工場」,擔負起火車健檢中心的角色,體現了台灣現代化、工業化的一面。80年來有數百數千輛火車在這裡檢查修復或製造,其中蘊含了豐富的工業技術、勞工生命故事等文化價值。可以說了解台北機廠的過去,就像了解台灣的鐵道工業發展史,也同時更深層的促使我們思考許多對於文化資產保存的價值辯證。

國家鐵道博物館_-_臺北機廠目前除了整體建築的修復外,也同時維修置放於廠內的火車
Photo Credit: 蔡耀徵攝影、《信義汁》編輯團隊提供
台北機廠目前除了整體建築的修復外,也同時維修置放於廠內的火車、維修車。

對於一度要往另一個方向發展的鐵道博物館,台北機廠當年僅列員工澡堂、組立工場、原動室、鍛冶工場為古蹟,最後能以「全區保存」作為博物館之用,聯盟的夥伴分享到,一是整體社會對文化資產思考的轉變,二是民間各方的努力倡議和與民意代表的多所協調,進而促使政策轉變。

說起倡議的過程其實高潮迭起,奎妙與函育都提到當時台北機廠文史守護聯盟集結自一群關心的公民,各種聲音夾雜其中,透過彼此串聯,針對當時的廠區變更計畫,發起一些民間行動。初期聯盟認為應該要以倡議方式,讓里民更加認識台北機廠,藉由了解才能產生公民共識,於是與扮演了知識媒介的信義社區大學、台大火車社等單位合作培訓導覽員,請里長協助開辦導覽。

市民從一開始對於圍牆內的世界感到陌生,後來因實際看到現場環境而震撼與感動,進而以自身力量持續反映民間意見,最後達成了「全區保存」的共識。館員凌宗魁也分享到:「其實在這個過程中,民間能量非常充沛,無論是鐵道迷還是文資保存社群,都努力遊說政府台灣鐵道文化是夠豐富的,只展示鐵道是可以的,是足以填滿這間面積為16.79公頃的鐵道博物館的。」

國家鐵道博物館_-_館員凌宗魁
Photo Credit: 蔡耀徵攝影、《信義汁》編輯團隊提供
國家鐵道博物館館員凌宗魁

能不能花20年或更多的時間,去打造一個博物館?

「建造一個博物館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完成,我們都覺得這是台灣人還沒有仔細思考的命題。」在場的各位如此討論到,「我們這一代對於轉變的過程有一點記憶,上一代對於工廠的過程有一點記憶,但下一代如果沒有跟這個地方產生連結,他要怎麼支持這樣的空間持續存在?」

進入修復中的台北機廠,處處可見當時舊時代火車、檢修機台,與台鐵員工的工作生活足跡,目光隨著古老的痕跡跳轉,你很難不被那些台鐵員工自製的櫥櫃、牆上的標語,以及挑高的工業風屋簷吸引,當這個空間被完整的保留下來,當你真的踏進這個空間,你會開始產生很多想像:想像如果在現代我們仍然有一個公共澡堂,想像如果通鋪火車成為體驗教育的場域,想像⋯⋯。然而,這些想像是不是能夠實踐,背後需要很多的討論。

國家鐵道博物館_-_臺鐵員工的工作生活足跡
Photo Credit: 蔡耀徵攝影、《信義汁》編輯團隊提供

作為人,我們都與所在的地方無法完全脫離關係,一個城市要能成為一個適宜居住的城市,就要對這個城市擁有生活的想像,而要能對一個地方的未來產生想像,就得仰賴對過去的更多理解,以及對現在更多的思考。在既有的生活方式逐漸示微,找尋下一個生活方式之際,如果這些曾經存在的人事物都隨著時代而被「汰換」,我們是否就失去了一個機會——一個能更加認識這座城市這塊土地的機會?

因此作為現在進行式中的國家鐵道博物館,或許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從硬體到軟體、從古蹟修復到故事的記事記情,館員凌宗魁提到:「當這裡還是一塊白紙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可能邀請更多人來參與,無論是圍牆繪畫、看電影、聽導覽故事等等。」不只是政府,不只是館員,也不只是文資保存社群,周遭的居民,甚至是所有都搭過台灣鐵路的全台灣人民,都能一起來到這裡,讓這裡成為一個公民學習的平台,讓這一切慢慢地長,慢慢地被思考。

延伸閱讀

本文經《信義汁》編輯團隊授權轉載,完整內容6/15-7/15開放免費索取,實體刊物兌換辦法,請見「信義汁」官網。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