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並非陳其邁的囊中之物,「又老又窮」與「傳統政治」是最大隱憂

高雄並非陳其邁的囊中之物,「又老又窮」與「傳統政治」是最大隱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信高雄」是陳其邁2018年參選高雄市長時主打的口號之一,如今捲土重來,他依然相信高雄,但高雄在罷免韓國瑜以後,還會相信一個傳統政黨的傳統政治人物嗎?這時候,在野陣營該做的應該是把高雄的社會力引入戰局,營造「非民進黨PK民進黨」的局面。

6月6日,韓國瑜毫不意外地遭到罷免,只是高達93萬位設籍高雄市的公民踴躍投下罷免票,讓人有些意外,但仔細想想,既有中選會主委「把頭剁給你」的全力相挺,又有「返鄉專車」的利多放送,在執政高層大力贊助下,把這93萬票視為綠營在高雄的高點參考值,應該切實可信。

但這就代表高雄市民只能坐在原地,等著陳其邁率領過去20年蟠踞高雄的舊團隊「班師回朝」?在野陣營就真的沒有一戰的實力?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首先,韓國瑜當年點出高雄「又老又窮」的困境,難道會因為一個應負部分責任的舊團隊「重做馮婦」而獲得解決?

其次,民進黨佔據高雄達20年,締造上百位市府官員涉及貪瀆被起訴的空前紀錄,不論是「慶富案」或「氣爆善款流向案」,真相石沈大海,難道多數高雄市民就不在乎了嗎?再者,韓國瑜本人故因失信失言遭到罷免,但過半高雄市民對韓市府團隊一年多來的表現仍持肯定。當韓個人被罷免,代表他和高雄市民的前債兩清,市民的怨氣也得到抒發,也更有機會冷靜下來思考這個城市的未來走向。

最後,陳其邁在前年選後極力營造「暖男」形象,但政壇熟悉其為人者多知其本色,君不見韓前腳剛離開市府,陳後腳就在駁二特區和綠營支持者大口吃冰歡慶,好像把許多受苦於長期發展滯後和疫情後不景氣的高雄市民拋諸腦後。

就大環境而言,民進黨政府的「疫情紅利」已到盡頭,包括衛福部長陳時中都開始出現「忘了我是誰」的言行。隨著美中經濟都陷入衰退,淺碟型的台灣經濟豈有獨走之理?而高雄市仰賴傳產、進出口和農漁特產甚深,可預期遭受經濟下行影響的風險更甚。凡此種種,都對在野陣營有利。

看似民進黨政府有鑑於此,才不顧吃相難看,也要提早補選,以免夜長夢多,也要落袋為安。古諺有云:「驕兵必敗」,在這個極端政治氣候的時代,當一切沉痾仍鬱積在高雄,當年既能在三個月內掀起「韓流」,又怎麼不可能在兩個月內讓民進黨嚇出一身冷汗?事在人為而已。

陳其邁為台南好吃牛肉讚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所以在這裡,謹向在野陣營提出以下建議:

第一,韓國瑜其人是遭到許多高雄市民否定,但⋯⋯

韓國瑜所點出的問題和若干施政方向仍然有其價值,而以李四川為首的韓市府團隊,也累積了一定的口碑。所以,在野團隊可以「依法不依人」,強調韓個人已付出政治代價,但把他的路線和政績效益極大化,如此既能防守藍營基本盤,也能拉住同情韓的庶民朋友。

以此為本,加強對陳菊團隊及陳其邁斯人的檢視,在野陣營縱使不能得勝,也足以讓民進黨遭受挑戰。請記住:民進黨不擇手段的罷韓,不是該黨繼續橫行的起點,而是其強弩之末的開始。台灣社會前段時間對蔡政府在疫情期間的高支持度,是政治學中的所謂「旗桿效應」,隨著疫情告終、民進黨「口罩外交」的不如預期,以及民進黨高層逐漸露出囂張跋扈的舊嘴臉,其民調水位也會回到應有水位。這就是在野陣營的利基。

其次,在野各陣營必須要有合作的認識。

國民黨雖已拒絕民眾黨的合作建議,但該是冷靜思考下一步的時候了。從民調數據可知,當年「韓流」的崛起,故有韓個人的魅力與外在環境的影響,但「白綠分手」造成大批青壯選民反對民進黨也非常關鍵。雖然柯文哲的支持度已較全盛期走跌,但仍有可觀。或有人會說,國民黨若與柯合作,形同放棄政黨主體性,且徒然予民眾黨在南台灣建立基層組織的機會,反正國民黨不可能贏得高雄市長補選,何必為人作嫁?不如推派藍營熟面孔,只求打底保本即可。

這其實是失敗主義的想法。

現在的在野陣營,面對民進黨與境外勢力的內外夾殺,已經陷入存亡困境,非常需要一場漂亮的選戰,為台灣民主的健全發展留一口中氣。難道把本就將綠色視為次要選擇的白色力量推給綠營,讓藍綠選票對比回到陳菊對楊秋興的悲慘境地,就符合國民黨的利益?三國時期,孫吳尚有把荊州借給劉備的大局觀和肚量,難道今人見識真不如古人?

柯文哲與民眾黨立院黨團開會 離去時未受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後,在人選推派上,必須與盤勢連動思考。

當前,民進黨求的是「穩」,在野陣營要的是「變」。選局炒得越熱,對民進黨越不利。縱然最後不能拉下陳其邁,只要讓他在選舉過程中露出人格與政策方針的缺陷,就等於為下次的戰局累積資本,可以徐圖再起。

綜上所述,筆者在此提出一個大膽的建議:「在野合作,全民海選」

這樣的作法,就是把高雄的社會力引入戰局,給予高雄市民社會自己選擇前途、建構城市想像的絕佳機會,藉此營造「非民進黨PK民進黨」的局面。

首先,在人選上,要跳脫從藍、白既有的籃子裡選菜的思考,而是由兩大在野黨共建操作平台,等於扮演挹注資金給新創企業的出資方角色。作法上,就是兩黨共同面對社會,邀請具創意的團隊來競爭代表在野勢力角逐市長的機會,最後憑民調決定候選人。這除了擴大基本盤外,也可炒熱選情,讓高雄市民社會更有參與感。

又或者,海選的部分,可以不採全民調,而是可以由兩黨建構提名委員會,邀請社會賢達加入,委員會的分數佔四成,民調佔六成,避免綠營來亂。

其次是「政策偏好大調查」,邀請高雄市民透過社群媒體選出他們最盼望的政策選項,並提出「參與海選團隊必須簽署同意書,將市民所欲納入政見」。這樣除了匯集眾智,也可以間接達到檢討民進黨過去經營高雄策略的目標。

高雄燈會裝置藝術愛之鯨吸睛(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後,藍、白陣營的組織中人可以擔任「揭弊者」的側翼助攻角色,嚴格檢視陳菊時代的弊案與陳其邁政見不切實際之處,讓獲選的個人與團隊專注於宣揚理念與個人特質,發揮分進合擊的效果。

或許會有人說,時間已經不夠了,在野陣營注定只能倉促各自上陣、各個被民進黨擊破。這種失敗主義的說法,過去在台北市、前年在高雄市,我們都曾聽過。但最後的結果卻是令人跌破眼鏡。

其實,台灣社會對新觀念、新作法,越來越有彈性。每次選局,都有其獨特性,尤以都會區為然。只要做到「民之所欲,長在我心」,大膽擁抱社會力,相信高雄市民不會讓有志者失望。

在野陣營的有識之士,豈能不察焉?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