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史》:佔據伊斯蘭世界最核心之處,伊兒汗國面臨南北夾擊的壓力

《伊朗史》:佔據伊斯蘭世界最核心之處,伊兒汗國面臨南北夾擊的壓力
Photo Credit: Rachid Ad-Di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蒙古勢力掌握伊斯蘭世界,但其實各汗國之間鬥爭頗為嚴重,以伊兒汗國與欽察汗國的對峙最為嚴重。

文:陳立樵

伊兒汗國的各方挑戰

伊兒汗國與伊朗

如日本學者杉山正明(Sugiyama Masaaki)所說,蒙古時期是「世界史的大轉向」。在世界歷史的發展中,多數人認為是歐洲人在十五世紀末所謂的「地理大發現」後,讓世界史有了新的轉變。但其實在蒙古人於西亞奠定勢力之後,世界史就已經轉向了。在蒙古西征之前,雖有塞爾柱與西方的拜占庭及十字軍的東西對峙局面,但隨著這東西兩方的勢力都在衰退時,蒙古人便得以如秋風掃落葉的姿態在很短的時間內成為亞洲霸主。

在蒙古的勢力範圍之中,伊兒汗國占據了伊斯蘭世界最核心之處,也就是大伊朗地區,而其疆域幾乎與薩珊帝國不相上下。馬可波羅在《馬可波羅行紀》寫到了他行經伊兒汗國,例如第30章:「波斯古為著名強盛大國,今已為韃靼所破毀。」韃靼就是指蒙古人,這也可以看到蒙古勢力的強盛,其勢力涵蓋了整個伊朗地區。

第32章提到了伊朗是極大的國家,分有若干國,例如「可疾云」是鄰近今日伊朗首都德黑蘭的城鎮Qazvin、「曲兒忒斯單」就是庫德族聚集的區域Kurdistan、「羅耳」在伊朗西南方的部落Lor、「伊斯塔尼惕」也就是伊朗中部大城伊斯法罕、「泄剌失」為今日伊朗南部的Shiraz等。另外,「此地(伊朗)之人崇拜火光。此國中不少殘忍好殺之人,每日必有若干人被殺。若商人武裝不足,則人盡被殺,物盡被掠。」此處的「崇拜火光」,應就是瑣羅亞斯德的拜火特色。不過,馬可波羅的遊記內容,並不見得是他當時寫下來後就原封不動了,有太多資料顯示許多段落都是出自於他人之手,僅當參考。

面對南北壓力

儘管蒙古勢力掌握伊斯蘭世界,但其實各汗國之間鬥爭頗為嚴重,以伊兒汗國與欽察汗國的對峙最為嚴重。兩汗國為何對峙?伊兒汗國的旭烈兀了解鄰近高加索的亞塞拜然地區物產豐饒、氣候宜人,長久以來是該地區貿易路線的必經重鎮,當然欽察汗國的君主別兒哥(Berke Khan)也知道擁有這區域將帶來的優勢。蒙古對外征伐的過程中,各派人馬都有辛勞的一面,故別兒哥認為旭烈兀不應把這地區完全占為己有。雙方談判無效,在旭烈兀1265年去世後,別兒哥更趁勢要拿下亞塞拜然。

伊兒汗國的政治中心設在塔不里士(Tabriz),靠近高加索,以西面對拜占庭帝國,向南面對埃及,除了上述的經濟效益之外,也具有相當重要的政治意涵。欽察汗國的政治中心則是設在薩萊(Sarai),在高加索地區,也是屬於商貿路線的行經之地。伊本巴杜達在1332年入境欽察汗國,他提到「薩拉城(薩萊)是我見過最好的城市之一,地域廣大,座落在一片平原之上,居民群集擁塞,還有著良好的市集和寬廣的街道。」塔不里士與薩萊一南一北兩方遙遙相望,伊兒汗國與欽察汗國都深怕任何一方越過高加索這個雷池一步。儘管伊兒汗國換過首都,例如蘇坦尼耶(Soltaniyeh),但與塔不里士位置相差沒有太遠,其用意仍然不變。

除了正面衝突之外,別兒哥還與南方的埃及馬木路克結盟,要南北夾擊伊兒汗國。在雙方積極結合之下,欽察汗國的伊斯蘭化因此而來,可以加快跟馬木路克的合作,而且也是爭取高加索的穆斯林認同的一個手段。雖然沒有任何資料說明別兒哥何時成為穆斯林,但他的立場促使許多蒙古人也認同伊斯蘭。埃及的馬木路克當然歡迎與欽察結盟,畢竟旭烈兀的壓迫早已讓人聞風喪膽,而且兩方都在爭奪敘利亞與兩河流域,但若兩個蒙古勢力能自相殘殺,對於馬木路克的安全與領土維護就越有保障。馬木路克雖與欽察汗國結盟,但抱持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心態。同時,拜占庭與伊兒汗國也有所合作。1270年代,拜占庭眼見欽察汗國對於其領土北方造成威脅,而馬木路克本來就欲早日將之除去。伊兒汗國夾在欽察與馬木路克之間,得以與拜占庭結盟也不失一好策略。不過,拜占庭過於衰弱,對於伊兒汗國並沒有幫助。

在1258年巴格達陷落於蒙古之前,法蒂瑪就已有身為伊斯蘭中心的姿態了。而蒙古西征之後,許多巴格達的宗教學者都逃往開羅,加強了馬木路克的伊斯蘭多元性、重要性。於是,在1270年伊兒汗國的合贊汗(Gazhan Khan)開始重視伊斯蘭,或許有要與馬木路克爭奪伊斯蘭中心地位的企圖。而且,過去整個伊斯蘭中心地區,都已在伊兒汗國的勢力範圍之內,此時這種宗教認同也有助於增加蒙古人在這區域統治的合法性與正當性。馬可波羅在遊記中寫道,這區域的居民「崇拜摩訶末」,可代表伊兒汗國及鄰近地區境內多為穆斯林的現象。合贊汗也很重視什葉派穆斯林,希望藉此去除掉遜尼與什葉兩派之間的隔閡。

伊兒汗國奪走馬木路克在敘利亞地區的優勢,這也是導致雙方交戰的重要因素。馬木路克甚至還一再與歐洲世界簽署休戰協議,藉此得以專注伊兒汗國的任何行動。伊兒汗國與馬木路克處於對峙狀態,兩方當然互相監視與防範對方。伊本巴杜達在埃及的時候,寫到這邊有很嚴密的過境審查,「為了保證人們的財產安全,以防堵伊拉克來的間諜。」伊拉克在伊兒汗國境內,就是因為伊兒汗國對馬木路克是強大的威脅,所以像伊本巴杜達這樣的過客,從埃及要進入伊朗,可能就會遇到嚴密盤查的情事。1335年,伊兒汗國在不賽因汗(Abu Sa’id Bahadur Khan)去世之後,陷入權位爭奪的問題,逐漸失去其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