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不勝防的新疫情:備受武漢肺炎疫情困擾的星馬,還得面對登革熱的來襲

防不勝防的新疫情:備受武漢肺炎疫情困擾的星馬,還得面對登革熱的來襲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當馬來西亞、新加坡忙於防疫之際,常年困擾兩國的蚊蟲疾病因無人管理積水處,而爆發了登革熱疫情,成了兩國政府另一個燙手山芋。

備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困擾的新加坡與馬來西亞,除了舉國疲於應付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外,隨著人民染上蚊症的案例攀升,如何解決蚊症侵害也是兩國政府頭疼的衛生問題。

由於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是氣候潮濕炎熱的熱帶國家,因此擁有適合蚊子滋長的環境。目前在星馬兩國爆發的蚊症主要有登革熱(英語:dengue fever,馬來西亞多稱為骨痛熱症)、兹卡(Zika)和基孔肯雅病(chikungunya)。由於近幾個月來兩國實行不同程度的鎖國、封城政策,民眾多待在住處,因此許多場所的積水處無人打理,最終爆發了蚊症。

根據《星洲日報》報導,馬來西亞衛生部統計,截至6月13日,該國今年已有88人因為患上登革熱而逝世,累計病例共有5萬零511宗,而且過去8週的登革熱病例以平均每週增加8%的速度成長。

馬國衛生部判斷,根據過去5年的登革熱趨勢,第二波登革熱疫情應會在6月初至9月爆發。衛生總監諾希山提醒國民,6月15日是東協的「登革熱日」,今年的主題為「十分鐘消滅黑斑蚊」。國人在對抗武漢肺炎疫情的同時,也必須向登革熱宣戰。

AP_2012346250701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衛生部衛生總監諾希山。
新加坡12人染登革熱過世

新加坡和氣候相近的馬來西亞一樣,6月到10月是登革熱高峰期,而新加坡政府自4月7日至6月1日實施類封城的「阻斷措施」,為蚊症的爆發提供了溫床。《聯合早報》報導,阻斷措施實施期間,官方稽查員在許多居民家中和公共走廊檢測到的黑斑蚊幼蟲數量,比阻斷措施前的兩個月增加了5倍之多。

中央社》引述「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的報導,新加坡上週新增1158人感染登革熱,較前一週870例大增33%,是該國有史以來單週內發生破千蚊症病例。截至15日下午,今年新加坡累計已有1萬1166起登革熱病例,已有12人染病過世。

報導指出,目前新加坡有221個登革熱高風險區,其中已有7區累計超過100人感染。新加坡國家環境局(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研判今年累計登革熱病例數很可能創下歷史新高,超過2013年的2萬2170起。國家環境局呼籲,在登革熱高風險區中,有高達84%的蚊蟲孳生地都是住家,而非建築工地或公共區域,因此呼籲民眾採取行動阻止疾病傳播。

新加坡環境及水源部兼衛生部高級政務部長許連碹博士告訴《聯合早報》,不斷攀升的登革熱病例成了嚴重的公共衛生威脅,他提醒新加坡人民「我們必須像對待冠病威脅一樣,嚴肅對待骨痛熱症(登革熱)威脅。」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