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真彭派】反種族歧視抗爭,四大警訊燒出瀕臨瓦解的「合眾國」

【關鍵真彭派】反種族歧視抗爭,四大警訊燒出瀕臨瓦解的「合眾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黑人佛洛伊德之死而起的反種族歧視抗爭,發展至今已經出現越來越多的「危險」信號。弔詭的是,這個抗爭的出發點並沒有錯,但抗爭發展至今,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恐怕會讓黑人社群的處境變得更加危險,甚至危及美國賴以繁榮的民主體制。

美國因為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Perry Floyd)之死而起的反種族歧視抗爭,發展至今已經出現越來越多的「危險」信號,然而這個抗爭的原意,理應是讓美國變成一個更安全的國家。弔詭的是,這個抗爭的出發點並沒有錯。佛洛伊德確實死於警方濫用武力,學界研究也指出黑人在遭遇警方盤查時特別容易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但是這個抗爭發展至今,不只沒有讓黑人社群的處境變安全,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恐怕會讓黑人社群的處境變得更加危險。而且不只黑人,這次抗爭所造成的後果,將會讓美國不分膚色的所有人種都變得更加危險,甚至危及美國賴以繁榮的民主體制。

為什麼有一個正確動機和一個正確目的的抗爭,最後卻把美國社會內的所有人都帶往錯誤的方向?我們可以從這場抗爭的幾個面向來深入探討。

一、沒有訴求的抗爭

這場反種族歧視抗爭的第一個危險信號,就是這個抗爭「沒有訴求」。有人會說:不對啊,抗爭的人明明就喊著「我無法呼吸」、「把你們的膝蓋從我們的脖子上移開」、「黑人的命也是命」怎麼能說他們沒有訴求呢?

然而,如果我們仔細思考,就會發現這些都是抽象的號召。這場抗爭到目前為止,沒有哪一個組織或是黑人意見領袖,具體說出這場抗爭到底希望達成什麼制度上的改革?或是政府應該推動哪些政策?

或許有人會說:有啊,他們的訴求就是立刻停止種族歧視啊!但是種族歧視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甚至超越了政治問題的框架。如果抗爭的對象是「種族歧視」的意識本身,恐怕再怎麼抗議也無法達成實質的變革。

從抗爭發展幾週以來,對於應該建立哪一種制度,去規範警察對有色人種的執法?現行制度應該怎樣修改來保障不同族裔的公平?這些問題幾乎都只有零星的討論。意見領袖跟多數媒體都聚焦在黑人在過去300多年來所受到的迫害,卻沒有人認真去探討當前問題的成因,以及應該怎麼去解決。

有很多人喜歡拿去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來類比今年美國的反種族歧視抗爭,但兩者在這點就有截然不同的差異。香港抗爭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雖然也擺出對執政當局強硬的姿態,但從一開始訴求就非常清楚明白。香港抗爭者對政府該收回哪一條法令,該做哪些事都有非常清楚的要求。

相較之下,美國現在的抗爭完全處於「迷走」的狀態。就算也有左派白人精英一起投入抗爭,也沒有人提得出來到底可以怎麼做。甚至站在川普的角色,縱使抗爭者都把他當成強化種族歧視的罪魁禍首,但在完全沒有人講得出他應該推動什麼政策的情況下,他大可完全置身事外,等到這些抗爭者耗盡抗爭能量,他的傳統支持者也希望秩序回復的時候再以英雄的姿態收拾局勢就好。

RTS3AIY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二、去脈絡化的反省

在這場抗爭欠缺具體訴求的背後,反應的是整個有關佛洛伊德之死的反省大多都欠缺脈絡。關於這點,反對的人會說,這場抗爭的背後明明就連結了黑人在美國300多年來爭取平權與自由的脈絡。但正是這種過度上綱的脈絡連結,掩蓋了這件事情真的應該被細緻梳理的問題脈絡。

像是很多報導將佛洛伊德之死跟布蕾娜・泰勒(Breonna Taylor)以及其他地區遭受警方過度執法而死的黑人案件做連結,再連結到美國建國以來的種族歧視,認為是同一個巨大問題的不同分支。但其實每一個地區對黑人過度執法背後都有不同的成因,應該要針對不同地區的問題脈絡個別討論,因地制宜的去解決。

像是佛洛伊德居住的明尼蘇達州,當地的主要黑人社群根本不是300年前因為奴隸制而形成的。從地理來看,明尼蘇達州的緯度非常高,根本不適合奴隸制度之稱的熱帶摘培業發展。當地的黑人社群反而是西元2000年前後因為索馬利亞內戰,由出走海外的索馬利亞人所建立的,是一個歷史只有20年左右的新興社群

而當地警方之所以會對黑人過度執法,背後的原因是出自反恐政策。因為索馬利亞是伊斯蘭國家,當地也曾爆發因美軍進駐而產生的衝突(電影《黑鷹計劃》就在演這個)。所以過去10年數個伊斯蘭聖戰組織,都曾嘗試接觸明尼蘇達州的索馬利亞人,並在其中培養聖戰士

這次因為警方執法過當身亡的佛洛伊德,並非是明尼蘇達州當地黑人社群出身,而是從南方的休士頓搬過去的。但明尼蘇達州警方致他於死地的高強度執法行為,卻是為了因應恐攻風險而發展出來的。

真的要反省的話,反省的脈絡也應該是如何讓新移民融入美國社會、反恐政策,以及用針對聖戰士的執法行為對付平民的問題。但在現在的整個反種族歧視的討論脈絡裡,這些真正的問題反而像是毫不存在。因為整個反省都是去脈絡的,導致現在整個抗爭成為一個看似有目標,其實根本不知道打算改變什麼的抗爭。

RTS3DQ56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三、被噤聲的言論自由

若是我們更加細究反省為什麼會去脈絡化,就可以發現當前美國因為過度強調「政治正確」導致言論自由被犧牲。造成的結果就是公眾討論的內容越來越空洞,過去多元的言論逐漸只剩下幾個對立的價值體系,不停的用簡單的口號進行情緒動員。這種情況無論是在所謂的「保守」或是「進步」陣營都是如此。

其實我不太想用「政治正確」來形容這個問題,因為這個詞彙也早已因為保守陣營的操作,成為一種用來攻擊進步陣營的情緒動員口號。但最近因為反種族歧視抗爭所發生的一些事,似乎也只剩這個詞可以比較準確的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