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與正這一炸不只準備接班,更是在美中會晤前增加談判籌碼

金與正這一炸不只準備接班,更是在美中會晤前增加談判籌碼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正恩清楚美中正在夏威夷進行會晤,為了避免自己淪為被交易的對象,唯有主動出擊創造「被討論的價值」才能避免邊緣化的角色,而摧毀南韓聯絡辦的行徑不僅成功搶下了國際媒體的話語權,同時也讓自己成為美中小峰會的議題清單,更創造未來川金會的可能前提,顯然已經完成不成比例的外意義。

北韓近日摧毀了位於開城的兩韓聯絡辦公室,這個由勞動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宣示的行為,不僅具有強烈的外交挑釁訊號,同時也撕毀金氏父子一手建立起來的兩韓友好合作的象徵。雖然形式上,北韓官方的說法是韓國縱容脫北者的不友善言行,但深入觀察平壤這種「理性下的不理性」的政治動作,背後自然有其深刻的結構條件,也不可忽略美中爭鋒下的權力因素,特別是美中經貿大戰以及疫情對國際體系與區域權力平衡的衝擊。

北韓炸毀「指標性建築」不只為了宣示,更是在美中會晤前增加談判籌碼

就地點而言,開城工業區的設定實屬2007年金大中陽光政策的產物,因為新自由制度主義與新功能論者始終相信,經濟的現代化與接觸交流帶來的互賴合作,將帶來一系列包括政治民主化、決策透明化與消除政治分歧的「外溢效果」。

直言之,北韓盤算的是經由成立開城經濟特區達到吸引資本家返鄉投資的「統戰效果」,由於開城是許多韓國財團老闆的故鄉,金正日希望透過關係網絡的連結達成類似中共當年設立廈門、深圳、珠海、汕頭四個經濟特區的功能,「北韓式的改革開放」也可落實改善國際形象的意義,期待舒緩美國與西方世界對其執行經濟制裁的壓力。

2018年金正恩採取積極性的南向破冰之旅,為了進一步宣示對韓國的友善互賴象徵,因此同年9月又在同意在開城設立兩韓的聯絡辦,如今金與正親手摧毀這個指標性的政治圖騰,象徵北韓徹底拋棄了這兩年來信奉的「平壤通往華盛頓最近的道路,是經由首爾青瓦台」的間接路線。

RTS3DS4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若從時間因素觀察,北韓經濟在西方國家實行經濟封鎖與禁運的措施下停滯不前,先軍政策與發展核武固然提高了國際聲望與議價籌碼,卻也榨乾了北韓人民最後的血汗,如今為了防疫中斷了中國邊境更帶來了雪上加霜的後果,因為這意味減少了90%的經濟輸入,這使得平壤必須採取激進但不刺激美國的作為,增添自己在未來川金會上的談判籌碼。

此外,金正恩清楚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箎即日起夏威夷進行會晤,為了避免自己淪為被交易的對象,唯有主動出擊創造「被討論的價值」才能避免邊緣化的角色。北韓摧毀韓國聯絡辦的行徑,不僅成功搶下了國際媒體的話語權,同時也讓自己成為美中小峰會的議題清單,更創造未來川金會的可能前提,顯然已經完成不成比例的外意義,這可視為北韓傳統「小國外交」路線的成果。

金與正不只準備接班,更是北韓「進一步,退兩步」的布局關鍵

金與正的角色同樣不可忽視,2018年以來金正恩刻意讓她在國際場合有更多的曝光機會,讓她經由類似「國家發言人」的角色,左手建立起輿論的正面形象,右手逐步鞏固胞妹在勞動黨內部的權力基礎。這次金與正在摧毀韓國聯絡辦一改先前溫和的面貌,執行類似左傾激進盲動的政策,在軟硬之間擁有了權力政治的戰略縱深,同時累積了她自己在北韓接班條件。

一夕之間金與正隨即成為北韓國家宣傳機器吹捧的「打擊美帝及其代理人走狗」的民族英雄,個人政治正當性與權威快速膨脹。

值得關注的是,姑且不論金正恩的健康狀態,他隱身其後授權金與正執行黑臉強硬路線,也為自己創造了現身時採取溫和調整的空間,這種列寧所倡導的「進一步,退兩步」的革命策略,恰是全球共黨領導必修的談判策略。

RTS21RO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20年以來全球秩序與東亞權力結構面臨動盪不安的狀態,美中經貿大戰與武漢肺炎疫情顛覆了自由主義對全球化的樂觀預想,國際體系正走向類冷戰的格局。在大國爭鋒的賽局中,朝鮮半島、台海、香港與印度等議題中處處都有中國因素的斧鑿,看似獨立的偶發事件,其背後都有綿綿複雜的連鎖骨牌效應。

在欠缺信任的安全困境下,各國政府都擔心突發事件與決策的誤判將成為全面衝突的引信,巴爾幹半島成為一次世界大戰的火藥庫這種恐懼揮之不去,彼時韓戰的危機型態更警惕各方行動者,重蹈歷史覆轍並不是理智的作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