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孵蛋器》:在公司裡,我因懷孕成為「讓業務急遽增加」的罪人

《我不是孵蛋器》:在公司裡,我因懷孕成為「讓業務急遽增加」的罪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問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人力不足是以下哪種人造成的?在公司工作量增加時懷孕的女員工?工作量突然變多,所以討厭懷孕女員工的同事?還是即使員工懷孕,也不建立好體制以避免業務空出的公司?

文:宋赫娜

孕吐的種類(2018年2月10日)

孕吐也分種類的。將吃進去的東西全部吐出來的是「全吐」;肚子只要稍微空一點就想吐,必須持續進食的稱為「吃吐」;連吞嚥口水都會反胃,所以持續分泌口水的是「口水吐」。有些人甚至只要刷牙就會噁心、嘔吐,這稱為「漱口吐」。以上不是醫學術語,也無法涵蓋所有孕吐的特性,但孕婦會用來表達自己的症狀。孕吐的痛苦如果沒經歷過,根本無法理解,能以言語表達這樣的痛苦讓人精神大振。

對產婦來說沒有所謂的順產(2018年2月12日)

懷孕前,一直持續著深蹲、弓箭步、棒式等運動,因為我很瘦弱,若不維持肌肉,日常生活會很辛苦。懷孕後,因為腹中那小子有「流產危險」,連簡單的伸展都被禁止。隨著胎兒逐漸長大,我可能更需要肌肉,為了保護孩子,簡直得先殺死自己,令人感覺未來一片黑暗。

為了「順產」,在身體沒有負擔之下,懷孕後期必須練瑜伽,做運動,特別是訓練大腿內側肌肉及核心肌群。我的身體自懷孕初期就開始變差,到時候該怎麼運動和鍛鍊?如果無法「自然產」,孕婦又會被責怪。懷孕和生產是如此自相矛盾。

事實上,對孕婦來說沒有「順產」這回事,充其量只是希望生完孩子後也能平安無事地活下去。孕婦必須在所有器官受壓迫、會陰撕裂的狀態下才能生下小孩,哪來順產。他人所謂的順產既無知且傲慢。就好像最愛的家人去世了,傷心得淚流滿面之際,卻聽到有人說是「喜喪」,這樣的人還要繼續保持關係嗎?如同在我家人的死亡面前不能說「喜喪之喜」,我的生產也不該有人說「順產之順」。

即使「看似」毫無問題,平安生下孩子的女性有時仍會哭訴整個過程宛如戰爭,其實一點也不平順,但只要喊痛,就會被「懷孕了不起啊」、「別人都挺過來了,不需要大驚小怪」這類的話打斷。

孕吐的巔峰、他人的嫌惡(2018年2月13日)

孕吐的巔峰在懷孕第八周。無論吃不吃,胃酸都會湧上喉嚨。為腹痛而苦,卻沒有可以安心吃下的藥,一直委靡不振。

上班時,一到午餐時間就很不安,餐廳飄出的食物氣味會讓我反胃,所以不是從家裡帶便當,就是在休息室度過,周圍的人很奇怪,對這樣的我投以嫌惡的眼光。因為孕吐,就被視為異類嗎?因為懷孕不太能配合團體生活就這麼討人厭嗎?雖然有點想太多了,但上司和同事的眼神以及帶刺的話,確實讓我有這種感覺。也許他們覺得雖然我不像無病無痛的人那樣健康,但看著比他們年輕的我縮著身體說不舒服,還是挺不爽的。

今天又因為孕吐而疲憊,午餐時間便在休息室休息,爸爸突然打來電話。我不想妨礙休息,所以沒接,等到回辦公室才回電。爸爸問我為什麼不接電話,我回答因為身體不舒服在休息,於是爸爸說了常對我說的話。

「不要說不舒服,別人不喜歡聽。不舒服也要忍耐。」

爸爸說媽媽在懷我時孕吐也很嚴重,一聞到食物就嘔吐,當初也是覺得奇怪就醫才發現懷孕了。我出生時是健康寶寶,但媽媽卻是歷經生死關頭才生下我。

「妳媽媽原本都很健康,但自從確認懷孕的那一刻起,不知為何就開始不舒服了。真的很奇怪。」

我如果因為孕吐而不舒服,媽媽可能會認為是她遺傳給我才這樣,也可能覺得對不起我,爸爸卻是諷刺我和媽媽很像,都在裝病或小題大作。

爸爸的話也許有部分是對的,說懷孕「很不舒服」、「很辛苦」,確實會讓有些人嫌惡,但認為要承受、要忍耐這點就錯了。說出來雖然會被討厭,但不該獨自承擔,因此我會繼續訴說。我要揭露這些人的嘴臉,更要揭穿沒有同理心的社會。希望等我孩子長大時,這個社會已經變得更成熟。

懷了孕就成為罪人,是男性就錄取(2018年4月13日)

公司裡多了些懷孕的同事,比我早幾個月懷孕的前輩以及我宣布懷孕消息時,公司原就不是祝賀的氣氛,現在從上司到新進人員更說是部門危機。才剛懷孕,正受荷爾蒙變化多端折磨的我們心情自然大受影響。我感受到的違和感,對剛懷孕的同事來說應該更強烈。

老闆召集了我們部門的全體員工,看似在因應急遽增加的業務,實則是在議論懷孕的女員工。既然把懷孕當事人也叫到同一空間,除了對大家說「雖然孕婦很多,但為了不讓業務出現漏洞,要保持警惕」之外,也應該一併提及工作時對孕婦的關懷才對吧。

總之,老闆並沒有任何這些體恤的話。在那樣的場合,我彷彿僅因為懷孕就成了罪人,很難抬起頭。雖然公司不聘用育嬰停職者的替代人員,但情況緊急,因此討論了新員工的聘雇條件。雖然是玩笑話,但表示新員工不需要學經歷和業績,只要是男的就錄取,這一點也不好笑。

我想問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人力不足是以下哪種人造成的?誰該受批判?誰該感到愧疚?

  1. 在公司工作量增加時懷孕的女員工
  2. 工作量突然變多,所以討厭懷孕女員工的同事
  3. 即使員工懷孕,也不建立好體制以避免業務空出的公司

如果有人認為答案是1或2的話,那就該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希望你能為此感到羞愧。

共同的情緒、工具化、物化(2018年4月17日)

胎動讓我感覺到肚子裡的寶寶正在健康成長,雖然看不到,但我知道這是與孩子這個生命體的浪漫交流。因為媒體都是這樣描述。剛開始,覺得就像從肚子裡冒出一串氣泡,又癢又可愛,感覺很神奇,但現在每次子宮有波動,我都嚇得心臟快要跳出來。

就像人們從以往「月經是為準備生小孩的神祕、高貴過程」的教誨中覺醒,普遍認識到月經是一件痛苦、煩躁且煩瑣的事情,我也希望大眾能知道嬰兒在肚子裡碰觸母體,對孕婦來說是「不舒服」。我常常因為胎動受到驚嚇,也想獨自與社會瀰漫的母愛神話戰鬥。

隨著肚子變大,經常有人問我是不是可以摸我的肚子。我很認真地向這種要求解釋。對你來說,這可能是一種「哇,好神奇,是孩子耶」的感覺,但事實上,從我的立場來看,這只是我的肚子,和我摸你肚子的感受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因為覺得神奇,問我可不可以摸我懷著孩子的肚子,會讓我覺得自己是孵蛋器,就像變成了玩具一樣。身為女性,被工具化、物化的心情很糟,懷孕後,我們更無可奈何地成為名為「孕婦」的工具。

孩子生下來之後,我的身體將會變得如何?再怎麼想像與孩子一起共度美好的未來,我的身體都像被拋棄了。我的身體究竟會發生多大的變化?但我知道,即使拚命努力,也不會再和以前一樣了。

懷孕後討厭聽到的話(2018年4月26日)

我把懷孕後討厭聽到的話記錄下來,告訴自己,生了小孩後,也千萬別說這些話。

  • 「孩子還在肚子裡期間最舒服了。出生後才真是地獄啊。」
  • 「孕吐是孩子健康的證據啊,媽媽再辛苦也要忍耐才行。」
  • 「也有人直到臨盆都還在孕吐。」
  • 「妳看起來真像是孩子懷孩子啊。」
  • 「孕婦可以喝咖啡?可以吃巧克力嗎?那個也能吃嗎?」
  • 「妳到現在肚子都很不明顯耶,不過孩子還在長大啦。」
  • 「妳這麼乾瘦只有肚子凸出來,很像外星人耶。」
  • 「媽媽太瘦孩子會不健康。多少吃一點吧,就算會吐也要吃。」
  • 「妳懷孕後得了被害妄想症嗎?」
  • 「不是只有妳辛苦。每個媽媽都會經歷這樣的事。」
  • 「懷孕就想休息,那工作誰來做。這樣大家都去懷孕好啦。」
  • 「有計畫生第二個嗎?」
  • 「妳懷的是女兒嗎?下次最好生個兒子。一男一女剛剛好。」
  • 「有些人孕吐更嚴重。妳這種程度還活得下去吧。」
  • 「妳變胖了耶,一直很好奇妳變胖是什麼樣子。」
  • 「孕婦怎麼能說那種話。孩子在肚子裡都聽得到,妳只能說好話。」
  • 「我就說孕婦幹嘛搭地鐵,還要去看臉色,要養小孩,就應該要開車。」

每一句話都讓我越想越生氣。

自從孕吐結束後,每天都會喝一杯咖啡。僅僅這樣一件事,我的幸福感就提升許多。嚴重孕吐一結束,我就忘了當初為何那樣痛苦。已經脫離痛苦的人很難記住這種感覺,只是隱隱約約殘留著像是好想死、好想墮胎這樣的想法。現在只能看著當時寫的日記,一點一滴地回憶,這就是為什麼不能粗率地說大家都經歷過。

書籍介紹

《我不是孵蛋器:憤而提筆的懷孕日記》,大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宋赫娜
譯者:陳宜慧

作者自述懷孕過程的心理、生理,以及韓國社會對應孕婦的種種觀察,呼籲女性的身體自主權。厭女韓國的憤怒孕婦!那個位置是我的,請不要侵占、我的身體是我的,他人不該主張。

為了「女人不用戰鬥的社會」,我今天也在奮鬥。

作者宋赫娜在推特上的「懷孕日記〈@pregdiary_ND〉」,從第一篇文章《我不是孵蛋器》開始,不但引發有關懷孕、生產的網路熱議,更獲致眾多女性的共鳴。原本只是記錄自己懷孕過程的心理和生理,卻從中發現無論社會大眾、職場,甚至國家制度,韓國處處充斥著對孕婦、女性的無知、偏見和不尊重,讓她成了「暴力韓國的憤怒孕婦」,要憑一己之力戳破虛偽的母性神話。

孵蛋器書腰立體書
Photo Credit: 大塊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