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監督聯盟」的滕西華,現在反而在幫健保署監督醫療人員

「健保監督聯盟」的滕西華,現在反而在幫健保署監督醫療人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健保屬醫療器材「價格天花板」的政策剛宣布暫緩實施,「健保監督聯盟」發言人滕西華卻發了一篇文章支持這個政策,但裡面其實有許多邏輯錯誤和抽換概念,而且他所舉的許多例子,反而可以看出健保署做錯的事,和長久以來的該做而不作為。

文:No.4(實習醫師)

即使上禮拜六的開會最終決定暫緩實施,健保署依舊不意外地放冷箭,除了馬上聯絡媒體發新聞表示台灣醫材世界數一數二的貴,還在16號突襲發公文要各學會、公會、醫療機構在三天內提出有哪些品項要修改,經過抗議之後才改成回覆時間無期限,但是依照健保署的過去所作所為,哪天又突然發個公告說要實施我看也是不意外,真是硬幹界第一名。

不過既然蔡副署長那邊要硬幹的話,醫界自然也要有相對應的反制措施,這部份就真的要繼續加強輿論,希望民眾可以意識到嚴重性,不能讓健保署繼續造謠,發黑函新聞。

雖然「不以人廢言」是句好話,但有些人一講話就真的是廢言,前幾天我們鼎鼎大名,前親民黨不分區第一名,民間健保監督聯盟發言人滕西華又發了一篇文,裡頭邏輯之錯亂又偷換概念,這種程度竟然還長期佔有話語權可以對健保指指點點,真是令人無言。

要不是親民黨沒過5%,都沒有我還真不敢想像今天滕西華還有立法監督權會做出什麼事。

先來看滕發言人講的文好了:

前面落落長都在講歷史,在講為什麼會有健保部分給付的項目,然後也提到過去與立法委員開凱子健保系列的記者會的事情。

不過,讓我們來看看2007年的新聞稿,原來,十幾年前這種現象就存在了耶,那健保局這十幾年來都沒有積極介入,竟然讓廠商跟醫療院所聯合起來欺騙民眾,讓民眾花冤枉錢,這難道不是瀆職嗎?怎麼還敢年終繼續領4個月?

當然以上只是玩笑話,因為照我們滕發言人說法,我們偉大的健保署(以前是健保局)當然有做事囉,就是創立超級難用的「比價網」,讓價格無所遁形提供民眾參考(也沒幾個人會操作);然後醫院財報公開,讓大家知道原來沒有美食街跟停車場的話,醫院財報到底有多難看,難怪要從民眾身上騙錢。

不過對於所謂「不合理的收費」健保署完全都沒有意見喔,因為這些價格不僅比價網上查得到,更是經過各縣市衛生局核可的:

依據《醫療法》第21、22條:醫療機構收取醫療費用之標準,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核定之。醫療機構收取醫療費用,應開給載明收費項目及金額之收據。醫療機構不得違反收費標準,超額或擅立收費項目收費。

所以衛生局對於這些收費不一的問題其實也是瞭若指掌的嘛,那怎麼沒有積極介入,讓民眾做冤大頭呢?

以上這兩項事情做了之後,依照滕發言人的說法,健保署終於可以靠著十幾年的資料蒐集,然後跟幾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專家開了44場會議,最終拍板敲定然後就可以直接設立天花板囉,真是可喜可賀。

而滕西華接下來打著為民眾省錢的大旗講的幾個點更是邏輯不通

1. 忠誠就醫:健保署該做的,是盡速用法律落實轉診制度

的確很少民眾會因為價格問題就換醫生,因為這牽涉到醫病關係,不管是換關節、白內障、甚至是預先安排好的心導管檢查,這都是需要先建立好醫病關係才有可能進行下去的。如果要談忠誠就醫,不是幫民眾把費用降低就會忠誠就醫,過去的醫病互動可能是單向的、權威性的;但如今的醫病關係是雙向,其中的建立更是長時間的,要讓民眾能夠忠誠就醫,就更要落實過去提到的分級醫療以及限制性的轉診。

shutterstock_736552108
Photo Credit: Shuttlestock / 達志影像

而目前健保體制下對中小型醫院非常苛刻,偏鄉醫療資源嚴重不足,並且中小型醫院醫療人力也相當不足,讓醫學中心必須時不時派遣人力前往支援,但是如果一家醫院的專業人才來來去去,民眾又要如何忠誠就醫?

並且關於分級醫療,過去《全民健康保險法》第43條第1項規定,門診就醫部分負擔為醫療費用之20%,未經轉診至地區醫院、區域醫院或醫學中心,則應自行負擔30%、40%或 50%之醫療費用。

但是這條法律從未正式實施過。

健保署舉著為了弱勢著想的大旗,實則為了討好民眾,十餘年來都不肯調漲費用,造成醫院發展失衡,健保財源不足卻繼續血汗醫療界,並且也養成了民眾因為不用負擔太多費用而產生的doctor shopping心態,加上三不五時就釋放醫界有人污健保的新聞、長期操弄醫病對立並且大做文章,健保署實在難辭其咎。

2. 急性情況就醫:並不是醫師想騙錢,而且能用的東西已經越來越少

民眾的確有可能因為緊急情況需要使用這些自費醫材,而這時候民眾多半只能依據醫師的判斷建議,搭配經濟能力以及對於醫療團隊的信任來決定使用健保還是自費項目。其中的費用落差並不只是單純的醫院醫生想騙錢,背後更牽涉到醫材議價、進貨量、管理成本、人力成本以及醫療團隊的技術給付。

而政府該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呢,就像前面提到的,這些費用各縣市政府衛生局都知道,要覺得不合理早就可以稽查,請各醫院提出為何如此定價這樣不就了事?甚至,如果是偏鄉醫療所產生的高額自費價,健保署為什麼不肯花錢支持偏鄉醫療,讓健保給付稍微多一點,讓民眾自付少一點,反而是訂一個莫名其妙的天花板?

此外,醫界會有這麼大的反彈,更多的原因其實是擔心未來無東西可用。

shutterstock_717437125
Photo Credit: Shuttlestock / 達志影像

因為在健保署外行領導內行、只看名字成分不看包裝實質的做法,導致很多藥物逐漸離開台灣,也讓台灣很多醫療行為遠遠落後國外醫療先進國家(像是救命藥強心針Epinephrine的急救劑型,健保就因為同成份的給付過低,方便施打的包裝就不願進來台灣),使用效果較差的東西而產生不如預期的治療效果時,醫療團隊所感受到的壓力是不斷增加的(但健保會跟民眾說,學名藥一樣好,沒有差)。

而2016年突如其來的「包裹式給付」DRG制度實施(也是蔡副署長突襲發動),因著台灣進入高齡化社會,病人多半擁有各種共病,要求醫療團隊在期限內要醫好病人,否則就是賠錢,不僅讓醫療團隊在臨床照顧上綁手綁腳,更處罰了為重症病人付出心力的所有醫療人員。這種不斷限縮的情況造成臨床第一線人員的焦慮感是真實存在的,而當這個緊縮到了臨界值時,就產生了今天如此大的反彈。

健保的大手已經掐著醫療界多時,什麼時候真正用力掐下去沒有人知道,這次的反抗其實是必然的。

3. 醫療價格與倫理議題: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不要混為一談

醫療的價格不是倫理議題,如果是倫理議題的話,健保署每次開會討論價格有邀請倫理委員參與討論嗎?還是署裡的公衛專家都是倫理委員?另外,如果醫療價格是倫理問題的話,那美國所有醫生都該死的沒有倫理可言,因為沒錢的人沒資格得到醫療,但是你會說美國人那樣的醫療制度就沒有倫理嗎?

價格並不是倫理議題,但是控制價格而造成的醫療品質下降就是倫理問題。

因為藥價管控,超過額度就砍頭,各項藥品退出台灣市場時,醫師在使用藥物的選擇大受影響,干擾臨床決策時,儘管健保署口口聲聲稱原廠藥以及學名藥並無差別,但是一線醫療人員在使用這些藥品時得面對民眾抱怨、民眾的不適以及治療效果不如預期,甚至影響病情,這些人為操縱的因素導致的問題才真正傷害了健康權,真正影響醫學倫理。

健保特材新制延後實施 陳時中:先處理極端案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滕西華拿C肝新藥來舉例就更可笑了。首先,C肝新藥是健保署統一議價的,所以不會出現像各個醫院各自進貨導致費用落差的情況,此外,很多人誤會健保署的議價功力,他們其實是很強硬的,健保局常常以發展中國家的費用跟藥廠壓低價錢(就是當流氓啦),這個議價功力我曾在C肝新藥的討論會上,親耳聽一個立法委員調侃健保署官員的議價功力,常常可以用市面上1/10的價格去要求藥廠進藥,不要就拉倒,所以才拿得到這麼低的藥價。

並且C肝新藥大幅降價的原因,也並非滕西華所寫到的納入健保後才一口氣變低。

C肝新藥降價的原因很多,不僅藥廠自行成立子公司並且授權學名藥,因著印度大量仿製藥品(賣到出名,台灣很多病患都跑去印度買)而免受專利權制裁(WTO規定單一國家在遇到重大公共衛生議題時,可以行使強制專利許可權),因此原研發藥廠才大量授權印度廠商生產學名藥,加上令人佩服的健保局議價功力,價格也才因此拉低。

而為什麼即使健保署壓低價錢藥廠也願意進來,因為C肝新藥的治癒率達97%以上,吃完療程之後就是治癒了,總罹患病人數是會一直減少的,所以藥廠只要有利潤自然就會想要趕快搶佔病人市場,採薄利多銷也行(這跟其他慢性病用藥、急性用藥的情況完全不一樣),所以也不像滕西華所說的即使藥價降低也不會退出市場。

而回到C肝新藥納入健保這個議題,我認為當初其實就不應該納入健保,因為不僅昂貴,納入健保又會排擠其他醫療費用。

作為一個感染疾病的控制(衛福部喊2025根除C肝),政府應該要想辦法另外編列預算來有效防控C肝疾病以及其併發症,而不是直接納入排擠健保資源,這筆預算如果花得好,未來還可以有效減少肝癌肝硬化造成的健保費用負擔,相關精算一下就可以得到損益比,這點健保監督聯盟有想到,有監督健保署官員這部分議題嗎?

親民黨不分區名單  滕西華名排第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4. 對醫師好:其實醫師不是推銷員,全民健保也不是「保險」

這裡面提到的內容,直接就預設把醫生當成推銷員要會推銷自費產品,好像訂一個天花板,醫生就不用當推銷員。

的確,有一部分醫師因為不擅長與病人建議自費項目或是說明價格,但是只要使用自費項目,向病患說明自費內容、價格這就是必須的。過程中還需要不停與病人家屬建立信任以及默契,這才是好的醫病關係,現在其實都還有在推行醫病共享決策(shared decision making)的模式來加強醫病溝通,促進醫病和諧,絕對不是拿一個設定天花板上限所以比較好對民眾說明來因噎廢食。

然後莫名其妙談到今年下半年有特別使用HTA醫療科技評估,可是查了一下資料發現從2013年開始就有使用這項技術了,難道說之前有評估但是都沒有使用嗎?滕西華你是不是又不小心把健保署尸位素餐的事實說出來了?

「全民健保開辦25年,不是應該讓民眾不必再買醫療險才能治病嗎?怎麼會讓民眾反而要買更多的醫療險來保命?」

這句話的問題真的超級大,代表這個稱作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在健保開辦這麼久之後,還搞不清楚目前健保的實質狀況。

全民健保當初成立是以「保險」為宗旨,但是演變至今什麼都保,什麼都想盡辦法要涵蓋進去,這個健保已經變成福利制度了,既然是福利,那麼除非錢超級多,要不然就只能提供最基本的服務,連前健保局總經理張鴻仁,都提到衛福部和健保署忽略了現今健保財務吃緊,已經走到只能提供基本保險的地步,民眾若需要獲得更好的醫療照顧及較好的醫材,就需要靠附加保險及自付差額。

所以除非改回去醫療險的作法,要不然什麼應該要讓民眾不必再多買醫療險,根本就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而這背後就又牽涉到多重且複雜的健保改革問題了。

「同功能的分組分類不喜歡,也可以提科學和臨床證據再討論,但上限價是國家必須要做的事」

健保署科學資料沒看,臨床證據也不查,各科醫學會也不詢問討論就要硬幹,結果滕西華明明就是監督健保聯盟的一員,但是做事情卻常常跟健保署官員站在一起打壓醫療界,我還真搞不清楚到底是監督健保還是監督醫療界啊。

邀醫師專家談健保醫材 陳時中召開閉門會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今天針對健保,大家都希望永續,而主管機關健保署該做的事情是調漲健保費率以及收費制度(增加財源)、增加多元化給付(藥品的不同配型給付,原廠藥價的優惠制度、不要只是全部一口喊死豬價)、落實分級醫療(調整基層給付)、加強管理制度(針對不合理價格進行查核),有害群之馬就挑出來,何苦為了一個完全沒必要的自費上限天花板而打壓整個醫療產業?

而每年掌管幾千億健保總額的健保署做出這麼多光怪陸離、破壞跟醫療界信任的事情,但是卻沒有一個具有法律效益的監督者來好好監督使用效率,這才真的是大問題,也是蔡政府未來應該要做的事情。

至於到底誰能夠有資格來擔任這部分監督工作,不管怎樣都不會是積極在媒體上曝光的滕西華小姐就是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