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沒說的事》:從「和平鴿」到「金銀錯靈獸」,東西方的文化碰撞

《故宮沒說的事》:從「和平鴿」到「金銀錯靈獸」,東西方的文化碰撞
Photo Credit: Xiquinho Silv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書分為三部分,依序為銅器、掐絲珐瑯、瓷器錯金銀等,時間跨度近兩千年。

文:陳慧如

和平鴿

清朝前的鴿子名不見經傳,刻板印象僅止於飛鴿傳書;器物中的圖騰少有它的身影,既沒有擠身於吉祥動物之列,也似乎上不了什麼枱面。

歐美人士非常喜歡鴿子,君不見教堂前的鴿子,每隻都碩朗肥美。鴿子是和平的信使,象徵著聖靈高潔的品格。〈創世紀〉裡洪水一退,諾亞就派出鴿子和烏鴉去尋求信息。第一次鴿子無功而返,第二遭烏鴉沒回來,直到第三次,鴿子叼著橄欖葉回到方舟。神原諒了人們,洪水己退,光明的盼望隨著鴿子翩然而至。

p116a
Photo Credit: 商周提供

清朝製造各種鳥類的香爐,鴿子爐也在其中。從鳥翼放置沉香,煙出鳥喙,既寫真又賞心。道光以降,對西方甚是戒慎恐懼,飛了為數眾多的掐絲琺瑯鴿子到國外,「和平」,中國是愛好和平的民族。但是一點用也沒有,人家槍桿子照常架在你脖子上,文物照搶,圓明園照燒。

遞交橄欖枝是強者的專利,文明強國才能擺出和平的姿態。中國向來對中土以外的地區沒有野心,你不犯我,我絕不會吃飽了去侵略你。中國是富裕的,五千年的富裕強國有著近悅遠來的傳統。

和平是西方鴿子的象徵,但在中國呢?真的名不見經傳嗎?當然不是,鴿子和佛教有著綿密的連結。《大唐西域記》裡記載,釋迦牟尼佛為了感悟捕鳥人,幻化為一隻鴿子,投火而死,渡化補鳥人成為虔誠的佛教徒,並證得聖果。是以印度許多佛寺即以「迦布德迦」命名,迦布德迦就是鴿子之意。掐絲琺瑯於元、明初期,大都為供佛器物,所以不論器型和紋飾,自然充滿了濃濃的佛教意涵,鴿子香爐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

黃色的和平鴿,代表皇室的黃色鴿子也飛去了西方。鴿子天生喜歡牠的家,雖然遠走高飛,歷經三百餘年,仍然找得著歸途回來。

【收藏筆記】

鳥類香道具數量頗豐,要以精緻度和色彩層次劃分,十八世紀製品相對於後期產品細膩工整極多。

致敬安思遠

第一次聽聞安思遠(Robert H. Ellsworth)這號人物是在七年前,紐約古董店讓售他的藏品,一件磁州窯。當時我對磁州窯的斷代還沒有建立清楚的概念,把遼、宋、金和元朝通通搞在一起,也還沒理清楚自己喜愛品類的價值,所以聽聽這人的事跡,就如同馬耳東風般,吹過了無痕。

佳士得於西華飯店舉行說明會,由一位上海文物學者慎重地介紹了安思遠,這位美國研究學者說著國語,有著特別的音調和高音階,逗著我嘴角頻頻失守,直到他說:「小小年紀的安思遠竟然分辨得出明朝青花瓷,我們認為他有神通」我噗吱一聲笑了出來。神通!這位外國學者有著中國魂,竟然連中國古董界無法言喻的神秘主義都能領悟。

安思遠為早一代的古董商,活躍於一九七○和八○年代,美國多處博物院的亞洲館,皆有他捐贈或出售的藏品。相較於四十年前台灣早期的古董商,安思遠的眼光與魄力是值得佩服的。二○一五年佳士得春拍,將安思遠畢生收藏,分錄六大冊連其參讀的圖本也一併出售,一件不留。

打從收到安思遠的拍賣目錄起,我每天至少花二個小時研究他的藏品,佛像、玉器及書畫,雖然不在我的收藏範圍,但是目錄上的拍品,深具意涵值得思索。安思遠,一位欣逢藝術盛宴又能充分把握時機的幸運兒;如果他沒有那份洞悉中國古物靈魂的藝術涵養,也不可能成為萬中選一的幸運兒。安思遠收藏範圍廣泛,瓷器、雜項、金銀器、青銅器、佛像、傢俱皆有涉獵,借著此次拍賣,即便作壁上觀,還是可以拼湊些中國文物流落異國的脈絡,還原了西方對中國文物的那份痴狂。

拍賣的情況出奇得好,有些冷門小件,例如銅、石製印章和銅鏡,因為安思遠的加持,都拍出不錯的成績。佛像和傢俱是其長項,熱絡的氛圍自然不須贅言,令人意外的是一元起標的網路拍賣,連枝禿筆都搶成一團,小小的清末香匙都拍了三十萬台幣。

p134
Photo Credit: 商周提供

佳士得稱安思遠是西方最後一個收藏家,台灣老收藏家則認為安思遠遺物已無精品,但是這次中國人失心瘋般地締造拍賣佳績卻是事實。你方唱罷,他登場,中國文物又回到中國人的手裡。這個世紀是中國人省思自己的文化寶庫,珍之、藏之的世紀。

【收藏筆記】

磁州窯是宋、元時期的民間窯口,象徵著時代普遍性的美感層次。眾多品項裡我最喜歡黑花白地,相對於青花瓷,更有著純淨的漢人魂魄;白色的瓷面是無名工匠的隨筆揮毫,有畫意也有詩意。六瓣花棱盤是安思遠的收藏品味,他看得懂中國人的水墨筆法嗎?我看未必。吸引他的應該是宋朝匠人,那份天成的結構和快意的精煉靈魂。

金銀錯靈獸

銅作器物是中國的優質傳統。從三千年前商朝開始,那些讓眾人無比驚豔的青銅器,戰國金銀錯,漢朝鎏金銅,唐朝銅鏡,明朝銅爐,到了清朝色彩明麗的掐絲琺瑯。歷朝歷代都有開創性的精品,這三千年來的銅作傳統,放眼世界還沒有一個民族可與之匹敵。

上一世紀,金銀錯青銅器深受國際博物館喜愛,需求強勁,市場上稍現蹤跡便幾乎秒殺。如果你曾經看過大英博物館和美秀美術舘的金銀錯展品,就知道中國戰國至漢朝的金銀錯有多麼奇妙和精緻,人世間不可能完成的逸品,真實呈現在眼前。

p180
Photo Credit: 商周提供

東周是一個禮樂崩壞的時代,君非君、臣非臣,諸侯僭位極盡奢華,青銅器在這個時期從祭祀禮器走入日常生活之中,具裝飾藝術的金銀錯一出現,便深入個個生活中的細節,食、衣、住、行、育樂都有其身影。在青銅器表面上鑲嵌金、銀和紅銅,引用幾何制式圖紋,工藝絲絲入扣,外表華麗且燦爛,成為諸侯炫耀地位的最佳器物。

商周青銅器上面充滿鬼魅魍影的圖騰消失了,取代的是隨意連續性的雲紋、雷紋、勾連紋、動物紋、美術字……,人類脫離對未來的恐懼,充滿自信,充滿生命力,政治上打破權威,學術上百家爭鳴,中國人在三維空間裡邁開大步迎向未來,天地萬物之間,人是有分量的。

似羊非羊的靈獸,全身鑲滿了幾何圖紋,這些紋飾常見於漢朝絲錦。鑄身青銅呈現烏亮的黑古漆,前肢折膝而臥,肢上一雙羽翅。折疊屈膝的姿勢為古三代動物特有的塑形,尤其殷商武丁大墓,所見多有。我們端視到動物細微的神態,投注情感,人類祈天的願望和神獸一起昇華,人是萬物之靈。

「瑤席兮玉瑱」,起身坐落時有此靈獸鎮席,中國古代貴族文化,已發展至一種極其優美、極其雅緻的時代。

相關書摘 ►《故宮沒說的事》:西方人清末開始大量購買中國佛像,最令人費解的是「分開買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故宮沒說的事-古玩藏研,掐絲流光》,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陳慧如

【關於本書】

全書分為三部分,依序為銅器、掐絲珐瑯、瓷器錯金銀等,時間跨度近兩千年。從戰國時代錯金銀帶鉤,漢朝銅製長頸瓶、舞俑燈台,宋耀州瓷、北宋柿釉花口盞、宋黃釉瓷,明宣德爐、宣德掐絲琺瑯盞托等,到清三代掐絲琺瑯藏品等共計四十四件藏品,其中掐絲琺瑯占二十件。

故宮沒說的事-立體書
Photo Credit: 商周提供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