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頓新書雖是充滿主觀恨意的報仇之作,但也撕去了川普的國王新衣

波頓新書雖是充滿主觀恨意的報仇之作,但也撕去了川普的國王新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頓的這本書不是客觀的學術研究,是充滿了主觀恨意的報仇之作。既然如此就要知道他取材的角度,必然是以毀滅川普為目的,而非客觀詮釋川普外交的好壞。對於美國跟台灣關係來說,不用以此妄自菲薄,真的把自己當成鋼筆尖大小的言輕之地。

美國總統到底是代表美國價值的延伸,還是僅僅是美國利益的包裝者?這長期是美國外交圈的辯論。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以一個政治素人的身分躍上總統大位,他的資歷充滿著濃濃的商人氣息,上任之後對於華府的政治、外交跟軍事圈都帶來極大衝擊,這些內容或許大家都聽過,但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的新書,卻讓這些傳聞,從樓梯響變成真人現身。我們可以從幾個角度來討論這本新書,當然最重要的,要看出川普對於台灣的戰略定位跟外交思考。

目前透露的新書內容,都是波頓先放給美國三大報社的,包括《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跟《華爾街日報》,在波頓眼中,川普對台灣的態度的確比較輕蔑,波頓是這樣形容川普的態度:

川普對台灣是「不友善的」,川普有個傳神的比喻,他指著鋼筆尖說:這是台灣;再指著自己辦公室的超大辦公桌「堅毅桌」(Resolute)說:這是中國。——波頓(John Bolton)

但是在川普眼中,台灣真的這麼渺小嗎?中國又是真的這樣巨大嗎?換個角度講,不論是鋼筆還是辦公桌,不都是給川普服務的嗎?難道一個總統能不用鋼筆尖簽署法案嗎?桌子再大也取代不了鋼筆尖出墨水的功能不是嗎?台灣對於美國,不就是個拿來抑制中國的籌碼嗎?要說完全沒有作用也言過其實。

對於這本書首先還是要強調,利益衝突往往會影響論述的客觀性。波頓在這本書中對川普十分不滿,最主要是因為波頓跟川普的外交路線截然不同,波頓是超級鷹派,更是政壇老手。面對伊朗、北韓、阿富汗、委內瑞拉跟中國都十分強硬,對於川普不能對這些國家強硬到底頗有微詞。加上強勢不饒人的性格,跟美國五角大廈跟國務院都鬧得很不愉快,尤其是跟現在川普寵信的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檯面下互槓爭寵,最後被川普用推特直接開除,可以說是顏面盡失。也難怪字句當中充滿了憤怒與抱怨。

我們常說「物以類聚」,川普跟波頓在霸道這一方面,其實兩人不遑多讓。川普在他的形容中,就是個喜怒無常、沒有常識,不懂國際政治,又喜歡讓幕僚爭寵的昏君。但是說實話,這種個人人格上的缺陷,其實所有政治人物都有,只是多少比例的問題而已。但是我們的確能看出川普的喜好,他以自己的利益為上,以勝選為目的。只要抓到這兩點,這就是台灣外交的契機。

川普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獻媚,要求購買農產品,甚至在新疆人權問題上面似是而非,這些其實都在意料之內。如果川普真的對中國這麼強硬,現在不會還讓國務卿蓬佩奧繼續跟中國談判。台灣就是得投其所好,並且從中得到利益,不是打高空強調什麼價值,因為這些價值在川普眼中並無意義。

RTX5L5V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同樣地,波頓沒有寫出習近平的反應也很耐人尋味,當川普要求習近平多購買美國農產品時,習近平是不是也是笑吟吟地說沒問題呢?波頓只寫到習近平願意跟川普繼續合作,其實這不就是元首外交嗎?細節是下面的文官去談判的,上面只負責點頭握手拍照給記者看不是嗎?

這種私下會面場合,本來就是虛實交錯,如果有政治人物檯面上跟私底下講話完全一致,那其實根本不用見面不是嗎?所以關鍵不是川普私下講什麼,而是他公開怎麼做。無論你對川普評價如何,他都是目前對中國最強硬的美國總統。他以此為招牌,更以此為競選主軸,他要拉攏美國民心跟選票,不代表他就要跟習近平撕破臉。撕破臉了怎麼交易,別忘了,他骨子裡可是個商人。

波頓的這本書不是客觀的學術研究,是充滿了主觀恨意的報仇之作。既然如此就要知道他取材的角度,必然是以毀滅川普為目的,而非客觀詮釋川普外交的好壞。對於美國跟台灣關係來說,知道川普的喜好可以幫助我們切入跟影響,但是不用以此妄自菲薄,真的把自己當成鋼筆尖大小的言輕之地。有許多人對波頓羞辱川普幸災樂禍,但我相信川普對台灣的態度,外交圈早就心裡有數,有沒有白紙黑字寫出來根本沒差。不然最近美國到底給了台灣什麼?

川普的外交軍事有嚴重的「人和」問題,也難怪他上任至今三年,已經換掉了三位國家安全顧問,包括前幕僚長凱利(John F. Kelly)、前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都紛紛掛冠求去。台灣外交也需要納入思考這一點,我們是否有足夠的人脈,當川普一再更換外交班子的時候,接替的人選都能跟台灣有良好的溝通?

國際政治本來就是利益至上的,人性本善的假設從來都不在政治家的算計當中。對台灣來說,很多時候,為了求取美國的支持,往往刻意美化川普的形象,把一個瘋癲的狂人,講的跟民主鬥士一樣。其實從書中就能看出,川普是個以個人喜好、選舉輸贏跟家族利益至上的商人。

對於這樣的人,要換得他的支持就是以利互利,而不是期望他良心的靈光一現。我們要認識到,川普不會有純粹的讓利,今天台灣從美國身上得到的東西,都要用等價或是更高的利益去交換。這無關道德,只是回到了最基本的國際政治原理。對於台灣來說,我們需要務實地去理解美國,要知道美國的一切都不是免費的。

川普的確是個狂人,不過波頓身為前國家安全顧問,甫卸任就寫書痛罵自己的前老闆,兩人其實半斤八兩,但這本書的確讓我們更認識了川普,對外交實務來說,能認識對手的真面目,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現在不會有人還以為川普是個民主鬥士了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