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業如何長青?全球「家族企業」財富管理經驗對台灣的啟示

家業如何長青?全球「家族企業」財富管理經驗對台灣的啟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家族企業主為了讓家業長青,應透過委託「家族辦公室」來依序落實「家業傳承計畫」:「超前部署、未雨綢繆」,來讓家族企業一代代的傳承下去,「百年企業」想必不是夢。

文:吳尊傑(天主教輔仁大學金融與國際企業學系管理學士、國立中央大學法律與政府研究所法學碩士,現於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任職研究助理)

全球家族企業財富管理經驗對台灣的啟示

近來,一篇刊登在《哈佛大學商業評論》的文章,標題是〈為甚麼家族企業的二代接班人可以再造或者瓦解家族企業?〉(Why the Second Generation Can Make or Break Your Family Business)。該文作者就家族企業第一代創業者(First-Generation, G1)安排家族第二代成員(Second-Generation, G2)接班的過程中所可能遭遇到的機會或挑戰等議題進行討論。傳統上認為,企業第一代不欲其接班的第二代違逆第一代企業主所奠下的家族典範和使命,然而卻被現代學者認為不符合現實中商業世界的運行規律。這裡比較核心的議題是,家族企業不以極大化其財富為目標,而是必須清楚明白其財富存續目的之所在;換言之,家族二代成員透過所繼承的遺產來實現家族企業最終的命運。

家族企業(Family-owned Busines)作為全球經濟的骨幹,也貢獻了全球國內生產總值將近70-90%的份額,約占《財富雜誌》世界500強公司中將近三分之一的市值。以美國為例,有將近85%的企業是家族企業,其分別貢獻了該國國內生產總值與就業人口的50%、60%;而在歐陸中的德、法兩國,皆貢獻了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的50%以及約占其就業人口的三分之一強。同樣地,在〈如何建立成功的家族企業〉(The How-To: Building A Successful Family Business)一文中,指出一家成功的家族企業必須具備如下的條件:

  1. 企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
  2. 長遠的願景、戰略和對利害關係人的承諾(Long-term vision, strategy, and commitment to stakeholders)
  3. 創造財富與世代維繫(Wealth creation, and preservation over generations)
  4. 家族價值與家族治理(Family values, and family governance)
  5. 企業與家族間之利益關係(Alignment of interests between business and family)
  6. 企業之所有、監督和經營權的合一(Combination of ownership, control, and management)
  7. 在企業中集合家族的財富(Concentration of the family wealth in the company)
  8. 建立與利害關係人在社會上可受信賴的良好關係(Good relationships with stakeholders, and trustworthiness to build a good reputation in society)
  9. 須面對特定挑戰包括治理問題、家族內部因金錢、繼承和裙帶關係而發生的衝突(Challenges include governance issues, family conflicts over money, succession, and nepotism)

要締造成功的家族企業,關鍵在於制定合理的家族接班計畫,基於良好的接班計劃有助於解決今後家族企業所可能面臨的挑戰。就〈火炬傳遞:家族企業的接班計劃〉(Passing The Torch: Succession Planning For The Family Business)一文中,指出接班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故不應任意為之。因此家族企業需要將接班計畫制定為該受指定接班者須接受至少三年的學習過程;分為事前、事中和事後三個漸進階段,即對現任、候任家族企業領導人的角色和權責定位上的劃分。

具體而言,在事前,現任會指導他們所指定的接班人,如密集培養他們對各個業務領域的知識;事中,現任應開始將越來越多的權責(尤其是決策權)委託給他們指定的接班人行使;事後,現任將家族企業的經營權完全交付接班人後,隨即宣佈退出企業的經營。另外,為了使整個過程順利進行,也應考慮到家族成員某些的個人特質,因為對家族企業內部形成良好的人際關係至為重要。

是故晚近有部分財富或資產管理公司為了回應家族企業因傳承、接班所產生的治理難題,或協助資產高淨值人士處理針對快速變化的全球經貿所導致其資產投資收益不確定性等問題,因此「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即應運而生。以瑞士銀行(UBS)與數據提供商Campden Wealth對全球家族辦公室的調查報告為例,該報告顯示從2018年上半年到2019上半年的12個月間,全球家族辦公室的平均資產投資回報率約為5.4%,低於2018年同期的15.5%;又據估計,僅新加坡一地就有將近100到120間家族辦公室,通過抽樣調查當中的20間家族辦公室,發現其平均管理的資產約為4.67億美元。

至於亞太地區的香港,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在2020年1月7日公布了〈有關家族辦公室的申領牌照責任的通函〉,該〈通函〉將其分為「多家族辦公室」和「單一家族辦公室」;除了前者需要依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申領牌照外,後者係指某家族委任受託人來持有其家族信託的資產,而該受託人若以內部單位形式營運家族辦公室,以經營信託資產管理事務,則該家族辦公室將無需申領牌照,因其並非為第三方提供資產管理服務。

另據報載,香港萬方家族辦公室(Raffles Family Office)在去年宣布,將與新加坡上市公司奕豐集團附屬公司奕豐中國合資成立萬方中國家族辦公室,萬芳中國將於中國致力於推廣正宗的家族辦公室治理模式,且主攻中國超級富豪與相關家族企業管理諮詢服務市場。德勤中國成長企業市場與服務家族辦公室因而推測在可預期的將來,「單一家族辦公室」將以爆炸性速度成長,主要原因在於其有助於家族企業內部治理機制的確立。

最後,就大中華家族財富管理中市場份額占比最大的中國而言,依據《2018年中國企業家家族傳承白皮書》,截止2018年1月1日,大中華區千萬資產高淨值家族中,企業家占60%;至於億萬資產超高淨值家族中,企業家的比例則為80%。由此可見,中國目前超高淨值人群仍然以企業家為主,當中大部分屬於民營企業家,而家族企業在民營企業中的比例又超過80%。報告中也提到,只有一成企業家設立或委託家族辦公室協助企業的傳承,但現階段未設立或委託家族辦公室的企業家未來會考慮的比例為63.2%。另外,對於未來不考慮設立或委託家族辦公室來協助家族傳承的企業家而言,考量點在於他們對家族辦公室的認知不足,有將近42.9%的中國企業家表示對家族辦公室的運作理念完全不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