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大為《左撇子》:愛情是不是注定要有一些朦朧的成分,才有可能維繫?

葛大為《左撇子》:愛情是不是注定要有一些朦朧的成分,才有可能維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有一天,你有一個心儀的對象出現了,你會選擇心動,還是行動?你會選擇愛,還是喜歡?我們如果找到某種中間值的話,我們是不是就戰勝愛情了?

文:葛大為

〈中間値〉

我常覺得,一個再怎麼惡劣頑固,再怎麼難以共事相處的人,當他的心中出現了一個新的名字,對那個名字有了喜歡的感覺,所有的頑固刁鑽當下都會化為善良。當我們對一個人的喜歡,還沒有變成腳踏實地的愛,感覺輕飄飄地浮在空氣裡,臉莫名其妙就紅得以為是發燒了,連搭捷運一個人想著想著都會忽然笑出來,也不知道在窮開心什麼,可能連對方的確切長相都不記得的,對方卻能從遠處遙控自己的笑意,還談不上牽掛,更說不上擁有,但是這種曖昧不明的力量卻是著實強大到讓人不管年齡心境差異多大,都頓時變得純真可愛。這是情感狀態裡最美麗的一環,有信仰、有想像、有衝動、有自由。這時候的自己,恨不得自己能夠更好更完美。對方究竟是怎樣的人,最後兩個人究竟會不會在一起,發展到什麼地步,倒不是那麼重要了。

但注意我說的是「喜歡」,而不是「愛」。當感情獲得確認,良好互動後塵埃落定,當對方成為自己感情裡新任的伴侶,當猜測與幻想從兩人情感的連結中消失,多出的是兩人共享的相處時光,共同對人生的經歷與成長,但似乎從此之後就少了些什麼。愛情是不是注定要有一些朦朧的成分才有可能維繫?電視上某個女藝人說她從來不讓自己的先生看見自己敷臉的邋遢模樣,看來我們都太放心自己在愛情生活裡讓對方看到的樣子,當你喜歡一個人時那是完美的,因為愛還沒有開始,所以也不會消耗;但當你戀上了對方,與他開始一段情感關係時,愛情就注定是火爐裡的紙錢,的確是愈燃燒愈富有啊,但意思到了之後呢,終究也只是一團灰燼吧。愛情燃燒殆盡,我們開始不承認我們曾經擁有過的一切,瀕死的灰燼遇上最後的一盆冷水,只剩下難聞的氣味與難以清理的炭屑。但這畢竟是「愛」一次最完整的生命週期啊。我愛你你愛我,我們什麼都做了,我們愈來愈像對方,卻也諷刺地愈來愈不像你所期望對方變成的樣子,終究要面臨我們其中一方任意地選擇死去吧。

究竟,人所追求的幸福該是哪一種?什麼都沒有,卻認認真真地心動過;還是渡過從激烈到平淡的相愛儀式,看看時間能撐得多長。前者只停留在想養寵物的階段,羨慕別人豢養寵物的愉悅快樂;後者是真的開始在家裡養了寵物,但你不知道牠會活多久,心神不寧啊。我最近一直很認真地思考人跟人的關係。如果我很喜歡你,一定得轉化成我愛你嗎?我如果想讓你知道,是不是我一定要說愛?或者我們一定要一起做些什麼?有沒有可能,我讓你知道「我喜歡你」,但是我永遠都不要愛你,背負愛的罪名實在太沉重,我們介在一種朋友與愛人中間的親密關係,微微曖昧模糊卻又定義清晰。我知道我無法實踐這種相處模式是因為這樣太投機了,愛情像投資,必須承擔風險,而我不願意負擔情感坦白的任何風險,只想雙贏,和你一起穩賺不賠,但是天底下哪有這種生意?就算你懂,我也懂,難道「心動」真的只是人類情感下的一種過渡狀態,可不能把那些悸動與身心反應當作常態的……Who knows?

今天上網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的文章,忘記作者跟出處了。總之我記得他寫:「千萬不要忘記『喜歡』一個人時候自己當時的樣子,但『愛上』一個人之後,就別去在意自己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了。」剛好在思考類似的課題,若有一天,你有一個心儀的對象出現了,你會選擇心動,還是行動?你會選擇愛,還是喜歡?我們如果找到某種中間值的話,我們是不是就戰勝愛情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左撇子》,有鹿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葛大為

葛大為獨立出版經典・絕版逸品・等待13年・全新復刻
《左撇子》2020重新編輯增訂版
異質相反的魂魄,格格不入的身體,
在始終模糊的時代,賜上致命一擊!

聽說 人的一生會出現那麼一次,格格不入;
彷彿 一個右撇子和一個左撇子,
在時間綿長的孤單裡,
交換了靈魂……

曾經那種僅屬於左撇子般看世界角度的異樣
以為是「用另外一個方向 另外一種觀點
來瀏覽 來看待 來聯想 這個看似乏味的世界 是幸福的」
會逐漸被世俗與時間磨得圓潤,但4745個日子過去,
卻發現自己成了時光旅行回來的人
13年前後,關於愛與非愛,死亡與生存
關於馴服與流浪,末世與新生
喃喃的低語,旁敲側擊的素描
都會機器人,孤寂落單的男女,大隱於市……

對世界 對自己 你的 我的,格格不入的
渴愛的我們,依然陌生

把自己的好,
寧可挖下一塊,
塗到對方傷口上的仁慈,
那就是愛。

getImage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