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版《可可夜總會》:從《帕查瑪瑪》認識南美洲的信仰核心

拉丁美洲版《可可夜總會》:從《帕查瑪瑪》認識南美洲的信仰核心
Photo Credit: 《帕查嬤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簡單的故事鋪陳,恰似兩個歷險成功歸來的小英雄。而動畫裡帶出的文化元素,揭櫫安地斯山多元族群的文化脈絡和豐厚的傳統底蘊。幾世紀以來,居民依然遵循固守這個信仰。

文:張淑英(清大外語系教授)

拉丁美洲版的可可夜總會:《帕查瑪瑪》

ANSrkxTR_20200526
Photo Credit: 《帕查瑪瑪》

2017年皮克斯動畫以墨西哥亡人節為主題的動畫《可可夜總會》(Coco),帶領觀眾浸淫墨西哥源自阿茲特克族的文化與傳統,該片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動畫與最佳歌曲兩項大獎。

隔年,法國與盧森堡、加拿大合作,由阿根廷導演胡安・安錠(Juan Antín)執導,也拍了一部安地斯山原住民部落的動畫《帕查瑪瑪》(Pachamama)。雖然沒有皮克斯和奧斯卡的加持,但也獲得法國凱薩電影獎提名,對於拉丁美洲原住民文化的深刻反省、復甦與啟迪,意義重大。

(以下含有劇透)

一段愛、信仰、勇氣的冒險故事

《帕查瑪瑪》的故事簡潔,敘述族裡兩個小孩奈拉(Naïra)和特皮派(Tepulpaï)前往大印加帝國,為了取回族裡的聖像寶物「瓦卡」(huaca)。

瓦卡是祭拜先祖的聖物象徵,也是部落族群命脈綿延的憑藉。先前由於印加帝國派遣的使者斥責族裡「暴殄天物」,將收成的農作物獻給大地的母親—帕查瑪瑪,獻給大印加帝王的朝貢卻太少,而覬覦族群老奶奶瓦魯嬤嬤(Pachamama)手中的瓦卡。認為那是黃金寶物,於是搶奪帶回印加帝國獻給大印加王。

奈拉剛通過成年禮的試煉,將自己最心愛的寶貝小羊駱拉米塔(Lamita)祭獻,感動大地的母親而讓拉米塔免於濺血犧牲。而調皮的特皮派,卻因捨不得獻出從神鷹(condor)身上拔到的羽毛,沒有在這次成年禮儀式「轉大人」。

然而,為了取回瓦卡,奈拉和特皮派,兩人同行冒險、相互扶持,並由兩人珍愛的動物陪伴──小羊駱和犰狳,一路協助他們克服萬難。從印加帝國智取瓦卡,同時躲過西班牙殖民者的追殺,成功將瓦卡帶回部落。

來自南美洲的信仰核心:帕查(pacha)

簡單的故事鋪陳,恰似兩個歷險成功歸來的小英雄。而動畫裡帶出的文化元素:語言、音樂、動物、大自然的主宰、族群的長老、原住民儀式、拉丁美洲歷史的演進......一一揭櫫安地斯山多元族群的文化脈絡和豐厚的傳統底蘊。幾世紀以來,居民依然遵循固守這個信仰。

根據西班牙國家圖書館典藏的殖民時期文獻《克丘亞語—西班牙語雙語詞典》的解釋,「帕查瑪瑪」(Pachamama)屬於阿伊瑪拉(Aimara/Aymara)語和克丘亞語(Quechua)。使用這些語言的原住民區域大抵為今日的玻利維亞、秘魯、阿根廷、智利等安地斯山脈縱貫綿延的國度,而以秘魯庫斯科(Cuzco)城為核心。

「帕查瑪瑪」意思是「大地的母親」,而「帕查」(pacha)涵義壯觀,包括時間和空間,是「大地、世界、宇宙、時間、年代」之意,也是影片裡的配樂《我們是新大地》(Somos la Nueva Tierra)謳歌的意涵。

hZ3sCjxp_20200526
PHoto Credit: 英語島

馬丘比丘遺跡,見證500年前的印加盛世

印加帝國原本族群眾多,語言繁複。電影動畫裡呈現大印加王統領其他族群的強大勢力,不愧為前哥倫布時期最偉大的帝國。西班牙殖民者抵達之前,主要有四大「suyus」族群,如影片中提到的「Kuntisuyu」和「Kollasuyu」,各個部落也得定期朝貢奉獻,以求平安度日。

這樣的盛世,大約在1438~1532年間,西班牙人入侵前後,不難在今日的馬丘比丘遺址中證實,更可以在聶魯達的《馬丘比丘之巔》長篇史詩中洞悉。

馬丘比丘觀光2_AP_07070702586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馬丘比丘

馬丘比丘(Machu Pikchu)為以秘魯庫斯科(Cuzco)為中心發展的印加帝國,其中保留最完整的遺址。馬丘比丘亦是現今最著名的世界七大奇蹟之一。

從太陽到神鷹,展現秘魯人的大地之愛

根據秘魯知名史學家羅斯波洛夫斯基(María Rostworowski,1915-2016)的研究,原住民的四大神祇為太陽神(Inti)、月亮神(Mama Quilla)、天父(Pachackamaq)和大地母親(Pachamama)。傳遞天庭的訊息的動物為神鷹、美洲獅是大地的使者,而蛇,是靈異世界的使者。

影片中瓦魯嬤嬤是大地母親的代言人,也是族群的守護人(就像《可可夜總會》的Mamá Coco),奈拉就是未來的繼承人;薩滿(Shaman)祭司(僧侶、巫師)是神鷹的化身,也就是特皮派未來的角色,更是秘魯的文化遺產、由排笛吹出的悠揚樂曲《神鷹之歌》(El condor pasa)的形象。而原住民母系社會的維繫,再次從帕查瑪瑪的歷代化身──瓦魯嬤嬤和奈拉身上展現,沒有奈拉,特皮派無法完成拯救族群大業。

帕查瑪瑪:一場自然與掠奪的反思

被稱為「鋼鐵人」的西班牙征服者,前來「黃金國」(El Dorado)燒殺擄掠,搶奪金銀珠寶,他們口中的「tesoro」(寶物)是「黃金、白銀、紅寶石」。殊不知原住民取回的瓦卡,裡面珍藏的寶物是「馬鈴薯、藜麥、玉米」,是獻給大地的母親的民生維繫,也是母親回饋給子民「民以食為天」永續繁殖的種子。

雖然殖民者帶入天主教的信仰,聖母瑪麗亞也被視為大地的母親的象徵,在秘魯,則化身為坎德拉里亞聖母(燭光聖母/火神聖母)。然而,原住民族群每年的八月或是播種、收穫時期,依然獻祭大地的母親帕查瑪瑪,虔誠向她致敬,感恩她千百年來的呵護與保佑。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