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學】你是巨嬰還是成熟大人?談被動型人格與主動型人格的差異

【大人學】你是巨嬰還是成熟大人?談被動型人格與主動型人格的差異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一個人遇到挫折時,腦袋裡只繚繞著「都是They的錯!」這人接下來的命運大概就差不多了。

文:姚詩豪

最近看了幾篇文章,赫然發現「被動型人格」還真的是有點可怕的東西。

被動型人格者,在潛意識裡,不相信自己能夠主導自己的行為,傾向把自己所有行為的原因「外部化」。他們心中標準的OS就是:「我今天會這樣,都是OOO所造成的)。這可以造出很多句子,而且常見於日常生活中:

  • 「因為我的父母都不鼓勵我,導致我現在缺乏自信心……」
  • 「因為我老闆給我薪水很低,所以我沒有動力去工作……」
  • 「因為我的另一半不支持我,導致我無法經營好感情……」
  • 「因為那些政治人物不盡責,所以我無法過上好生活……」

他們把一切問題的重點放在「誰有罪?」而不是我該如何改善。也許父母、老闆、情人、國家確實要負責任,但是當一個人遇到挫折時,腦袋裡只繚繞著「都是They的錯!」這人接下來的命運大概就差不多了。因為他的智力與精力只會用來蒐羅各類線索來證明「你看吧!真是They的錯!」而不可能花心思來改變自己的現狀。

這就是「巨嬰」遇到困境時的基本條件反射:「因為你不給我喝奶奶,所以我現在要哭哭。」的嬰兒反射。

有時候遇到一些讀友學員來問問題,第一句就讓我很想叫他/她一聲「比比」:

  • 「老師~遇到蠻不講理的老闆我要如何溝通?」
  • 「老師~我同事自私自利我要怎麼跟他合作?」
  • 「老師~隔壁部門本位主義很重我該怎麼辦?」
  • 「老師~我那個客戶愛找麻煩我要如何處理?」

你看,從問句中已經預判對方「蠻不講理、自私自利、本位主義、愛找麻煩」,根本還沒開始分析問題,就已經把問題的原因都找好了(都是別人的錯),根本是來找我背書討拍的,我還需要回答什麼呢?就像小朋友頭撞到桌角跑過來找大人哭訴,我也只好回答:「寶貝好可黏喔~桌子壞壞,打打~」(搞笑的是,很多3、40歲的大人,還真的再我「拍拍」後就心滿意足地回去了,直到下次又「撞到桌子」)

我在職場大人學這門課中有個對照表,談的就是「大人 vs 巨嬰」的思維差異。多年來我花最多時間優化的,就是這門課程。

為什麼課程副標要叫「職場人際關係與優勢策略」?因為人跟人之間出現問題,用道德判斷誰對誰錯永遠是一廂情願,各自表述,問題仍舊存在。

真正的癥結點是「利益」才對,要搞清楚利害關係,有賴於全盤的策略分析。

成長,是從發現大人靠不住開始

我相信所有人類的「出廠設定值」都是「被動型人格」的。

曾看過一篇心理學文章談到,人類三歲前都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身邊所有人事物都是圍繞自己而存在的。所以聰明的父母知道,一定要讓小孩盡早融入團體生活,讓他學習人際關係,學習從「主觀」視角變成「客觀」視角,幫助他從孩童時期的「被動型人格」轉換成「主動型人格」,才能完成心智上的「轉大人」。

回想小時候,在家裡父母是天,在學校老師最大,而我們對自己的認知就是個「被保護者」。遇到了挫折,第一個就是找爸媽或老師「主持公道」,甚至小孩子摔跤了要大哭還是繼續玩?都要先判斷一下大人有沒有看到。當爸媽無法滿足我們的需求,老師無法解決我們的問題,我們會非常失落,甚至氣憤:「這不是你們大人該負責的嗎?你們怎麼沒盡責把我保護好?」

逐漸長大之後,有些比較有慧根的小朋友,會驚訝地發現一些事實:原來所謂「父母」也不過就是一對被愛情沖昏頭的情侶,天雷勾動地火之後的殘局。他們愛你,但其實也是第一次扮演這個角色,多數時候他們根本手足無措,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盡力做好。

所謂「老師」也不過是為了穩定生活做出的職業選擇,威嚴的背後他們也常懷疑自己職涯的下一步,對於如何扮演好這個角色焦慮不安,該嚴厲還是親切?學生與家長怎麼看我?更多時候也是走一步算一步,見招拆招。

認清這些事實的孩子,有些變得更怨恨大人,他們會繼續留在「被動型人格」裡森七七。但有些會開始萌發「主動型人格」的枝芽:原來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也不怎麼可靠呀,看來我的需求、我的問題,可能還是得靠自己想辦法解決,自己來做出決定。

賓果!這年輕人就開啟了通往進化的入口了。

但是看看我們周遭,還常常有「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你要負責、他要負責,但總不會是我負責吧」的成年人,他們不是笨,更不壞,只是還沒遇到那個進化的奇異點而已。

成長,是心智邁向獨立的旅程

說來慚愧,我自己恐怕也是到30多歲才開始有一點「大人的自覺」。

當上班族的時候,其實想想當時我的主管們已經非常棒了,但我還是會在內心抱怨,「上面的大人們」沒做好他們的工作:老闆決策說變就變,主管沒有明確指示,前輩很多重點沒教……大人們都做不好,我只是個小小的「被保護者」,還能怎麼辦?

但後來自己做了顧問,當上主管,甚至成了老闆,我很清楚知道,這世界上多數的老闆、主管、前輩其實跟父母老師沒兩樣:他們多半也是這輩子第一次扮演這個角色,老實說也只是竭盡所能,做出他們自己也不太有把握,但不得不做的判斷而已。

我自己大概到第三份工作,才真正領悟到這一點。我知道光點出「大人的錯」無法讓我過得更好,還不如自己變成跟他們一樣的大人,盡量去影響、引導、協助那些「慌張的大人」,心態上把自己從「被保護者」提升成與對方同等地位「主導者」。雖然有點累,但我終於開始對自己的成長感到滿意,也享受到身為大人的自主與自由。

曾經看過一段印象深刻的影片:有位不大會停車的美女,無論怎麼試就是無法把車停入格子裡,旁邊負責指揮的男生幾乎失去耐心,忍不住破口大罵……這時候來了一位帥哥,敲敲女生的車窗,只笑嘻嘻地說了一句:「May I?」女生點頭把車交給帥哥,他一次就帥氣倒入車位,美女微笑感謝,帥哥點頭致意。

那背影真是帥啊,這就是我心中成熟大人的魅力。

我不是要幫老闆、主管、前輩講話,因為他們有時候確實很爛,也在辛苦掙扎。但我想說的是,我們除了繼續扮演巨嬰哭哭啼啼外,控訴大人們的失職外,其實還有別的選擇。

不如今天就帥氣地對你那無能的老闆說:「May I?」

換成中文就是:「讓專業的來。」

本文經大人學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