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終局(上):兩核心與兩邊陲的無聲之戰,中美港台將走向誰的終局?

走向終局(上):兩核心與兩邊陲的無聲之戰,中美港台將走向誰的終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美矛盾可用實力原則理性評估的強權地緣角力,但也是古老帝國需要被解決的創傷導致的東西文明衝突,非理性的成分很大,恐怕比冷戰時美蘇在意識形態和制度上的較勁更為難解。

文:張海渱(媒體工作者)

香港危機一個月,這場走向終局的無聲之戰大致底定,是由兩個不同概念交織:主線是中美新舊霸權對撞,是修昔底德情境中不義的伯羅奔尼薩戰爭(The Peloponnesian War);但可能改變不義之戰的本質,是港台回應中國因素的支線——希羅多德情境中帝國大軍壓境之時,弱小民族捍衛自由而戰的波希戰爭(The Persian War)。

「伯羅奔尼薩戰爭所明顯指出的一件人們必須認識清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太大的權力將為自身帶來毀滅。雅典建立帝國的大業,最後結束於毀滅。她所興建的富強帝國曾有很長一段時間被認為是權力政治成功的範例。然而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她的濫用權力終於導致她的衰敗覆亡。」

「希羅多德是紀錄希臘人為爭取自由而打敗強大的波斯那一次光榮的戰爭之史家。他們贏得了勝利,因為他們是捍衛自由、反抗暴君及其由奴隸組成的軍隊之自由人。希羅多德親眼看到這場爭鬥。當時的口號是自由,所下的賭注則是希臘的自由獨立或奴役。而事實上,光憑這場戰爭的問題關鍵,已足以保證希臘人絕不致淪為奴隸。」

——Edith Hamilton,《希臘之道 The Greek Way》

如果我是一百年後撰寫中美對抗的史家,我會選為寓意深遠的開篇,不是2020年初在武漢爆發的百年疫情,不是528習近平按下綠色同意鍵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也不是529川普(Donald Trump)在玫瑰園宣布制裁中國的演說,而是520、521、522三天,台北、香港、華盛頓、北京,平靜和暴烈的真實時刻(moment of truth)

520,台北賓館灰白的巴洛克建築,這個日治時期總督官邸佈置了紫綠主視覺,巧妙的融入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一場低調而精緻,簡樸又現代的總統就職典禮,象徵中華民國台灣的新美學。這可能是台灣民主史上最受到世界祝福的時刻,蔡英文演講前播放邦交國及各國政要的祝賀影片,疫情爆發以來台灣得到史無前例的國際關注和認可,防疫成功讓共同體意識更鞏固,台灣社會的亡國感一掃而空充滿明亮情緒。

521,下午三點五十分北京突然白晝如夜、閃電暴雨,四點港媒傳出消息,召開兩會的北京要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通過港版國安法作為基本法附件,晚上九點人大記者會召開正式確認,香港命運在不尋常的異象中一錘定音。同一天,白宮發布長達20頁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戰略方針》,正式定調過去四十年對中戰略失敗,將全面圍堵中國擴張。

522,北京兩會的對台報告,沒有九二共識,只有統一不見和平。這是中共在1979年元旦發出《告台灣同胞書》,終止對金馬長達20年單打雙不打的轟炸、確定和平統一方針的40年後,對台思維的重要轉折。

香港成了第一張骨牌,應聲倒下的連鎖效應是國際奔相走告,提防中國擴張的野心,圍堵態勢形成,28日中國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29日川普宣布制裁中國,中美關係從戰略競爭進入對抗年代。

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西方為了13億市場,發展出「以介入改變中國」的論述正式破產。中美雙方驅逐記者、美國驅逐有解放軍背景的中國留學生,以及各種經濟、科技、學術脫鉤措施,派對已經結束。

年初爆發的COVID-19疫情一度讓世界暫停,卻讓中美矛盾加劇,北京對香港的這步棋,也預留武統台灣的伏筆,處於中國及西方意識形態斷層帶的香港和台灣成了前線,學者吳介民提出新冷戰的東方柏林(註1)——香港是極權前線的東柏林,而台灣則是民主前線的西柏林。

2019年609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開啟了港人長達半年史詩般的反送中抗爭,面對實力懸殊的中共,be water的香港抗爭者,發展出弱小者的自殺戰略已經自我預言實現。一年後攬炒成真,香港垂死前發出尖銳的鳴叫,就像刺鳥一樣,震動了世界。

sipaphotosten3282692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中美港台走向終局,但是誰的終局?

然而,要理解這三天,以及這三天將帶我們走向什麼未來,便要先清楚現在美中港台身處的歷史階段。

這個發展並非偶然,我們都是參與者和塑造者,美中台港四條支線在二戰後各自發展、逐漸趨近,現在正式交會。

若以國際關係角度,2008年北京奧運的大國崛起,為2013年習近平接班鋪墊,現在的世界格局便已隱隱浮現。習近平這位紅二代,父親是80年代中共最開明的元老之一、鄧小平、趙紫陽的改革開放最堅定的支持者習仲勳。習近平一度被中國自由派期待是中國的蔣經國,然而,過去韜光養晦的習成了各派系皆可接受的共主而出線,卻是懷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雄心,除了以打貪將過去派系共治的權力收束一身,積極發展一帶一路論述,將中國影響力從陸路推向中亞到歐洲,海路從東南海對南海,為中美爭霸的今日留下伏筆。

中港台關係也在同時期質變。2008年馬英九上任後,以ECFA大開兩岸大門,中國因素開始進入台灣視野,公民社會從2008野草莓運動醞釀,到2014年太陽花運動強而有力的回應,讓兩岸大交流時代劃下句點。中港矛盾因2003年開始的CEPA大交流而累積,香港本土認同萌芽,2014年跟北京爭取實現雙普選承諾的佔領中環運動,因受太陽花佔領立法院影響,意外發展成長達79天的雨傘運動,之後中港關係失速墜落,但也為5年後的反送中運動鋪墊抗爭經驗和社會基礎。

而最關鍵的是中美關係因川普意外轉折。2016年拒絕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上任,兩岸關係進入可預期的冷和階段,但半年後川普趁歐美反建制浪潮當選美國總統,川蔡通話讓美中台關係起了化學作用。2017年中共十九大習沒有指定接班人,隔年三月人大廢止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歐美開始警覺習近平野心,2019年中美貿易戰開打。

最後一根稻草是去(2019)年港府精心設計,藉由一起港人在台殺人事件而趁機推動的逃犯條例,所引發巨大的蝴蝶效應,不但衝擊今(2020)年年初台灣大選結果,更讓北京在一年後決意碾壓香港,進而確立中美對抗局面。

「修昔底德情境」的兩條大歷史線索:中國百年屈辱及冷戰遺緒

「香港危機」打開了西方焦慮多時的潘朵拉盒子——「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這個由美國國關大師艾利森(Graham Allison)借用修昔底德的偉大著作提出的概念,將中美矛盾定調為兩大強權的鬥爭,和當年雅典挑戰斯巴達的新舊霸權矛盾類似。而伯羅奔尼薩戰爭的結局是,注定一戰的兩個強權兩敗俱傷,最終被波斯帝國征服、希臘文明覆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