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的「香港人道救援行動方案」,是虛張聲勢還是「只做不說」?

蔡政府的「香港人道救援行動方案」,是虛張聲勢還是「只做不說」?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方案的實施事實上也將影響台灣內部的社會治安、預算與適應問題,一旦收留的政治難民人數漸多在選舉政治的影響下日後勢必容易產生爭議(如經費問題)而不容易有效持續。

文:葉國豪(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講師)

隨著北京欲透過全國人大將《港區國安法》直接在香港實施,客觀上不僅延續了長達一年的「反送中」抗爭,更在國際社會引發許多關注與爭議。台灣各政黨罕見的對此發表共同聲明,抨擊北京嚴重破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承諾,立法院成立跨黨派的「台灣國會香港友好連線」,蔡英文政府甚至宣稱將公布具體的「香港人道救援行動方案」。隨著陸委會成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作為窗口,相關方案的考量與影響會是什麼更備受矚目。

根據已知的資料分析,該方案的目的主要有二,一是因應香港情勢的發展 (特別是《港區國安法》)提供港人必要協助,另一個間接目的是保障台灣的民主與自由,明顯將香港與台灣的命運齊量以觀,因此本質上是協助「反送中」抗爭以來的政治難民與親台人士緊急避難。

方案的法源是在缺乏《難民法》也不欲更動既有的法律框架前提下,依據《港澳關係條例》第18條「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甚至同法第60條也指出香港情勢變化可以由行政院報請總統停止適用一部或全部的情勢變遷條款(尚需要立法院審議通過)。方案將秉持政府主導、陸委會跨部會整合(包括國安局、調查局等)、政府法人機構(即台港經濟文化合作策進會)執行整合民間跨部門的公私協力(例如新近成立的「台灣香港協會」)、政府編列預算挹注經費(暫時由陸委會、行政院第二預備金支付)等四項原則。

主要提供流亡港人各項支持,包括基本經濟援助(慰問金、安置費、關懷金)、居住(自覓住所或設置集中安置處所)、稅務減免,心理諮詢、醫療保險以及就學、就業、職業訓練等輔導,長遠並給予居留權。蔡英文總統甚至親自參訪了搬遷到台北的銅鑼灣書店,民進黨內部也成立了由副秘書長林飛帆主責的香港情勢因應小組 (包括中國部、國際部、政策會及民調中心等)。台灣政府的積極態度背後也有民意的支持,根據中研院社會所「中國效應研究小組」的民調顯示主流民意支持「反送中」抗爭。

儘管如此,《港澳條例》的「必要之援助」語焉不詳,相關方案內容也顯得非常謹慎,有論者認為這囿於兩岸關係與香港事務的敏感性因此「只能做,不能說」;也有人認為方案涉及範圍龐大複雜(例如如何求證與審核?),移民署實際上缺乏接受難民與安置的經驗,因此需要從長計議;然而筆者認為事實上自「反送中」抗爭以來蔡政府高度重視相關情勢發展,高層與各智庫早已對相關議題多所討論,延宕公布具體方案內容除了有台灣內部選舉與政治考量,更與近日的國際局勢有關。

RTX7C8U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首先,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原訂的官方議程外加快了《港區國安法》的審議,顯示相關立法勢在必行;其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夏威夷與中方代表楊潔篪會晤,然而包括《港區國安法》在內的會談內容僅流於各自表述而沒有達成任何共識。台灣政府的任何對港方案不可能孤立行動,面對近期台海軍情緊繃勢必綜合考慮各項內外情勢以避免誤判。

香港過去是冷戰時期西方世界面對中國的橋頭堡,現在則是抑制中國進一步擴張影響力的最前線,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美國對香港的立場將受到整體國家安全利益所左右,目前民主與共和兩黨都視中國為威脅,因此勢必想要保護其在香港的政經利益。

在港英殖民地時期,美國的態度是影響英國能否維持有效管治的最重要外部支持因素,至今也是國際社會對香港信心的主要來源之一,因此判斷美國願意為香港付出的代價非常重要,既不可以將口頭嚇阻當作實際的保證,也應該避免過於樂觀與一廂情願的想法。

另一方面,英國則因為整體經濟與軍事國力的衰落,早已經無法確保香港的利益,近日英國外交部發表最新一期《香港半年報告》關注國安立法,呼籲由香港內部展開政治對話而非北京強加解決目前的困局,並指責中方違反國際義務與承諾。

然而任何來自英國的支持都必須小心檢視避免誇大,因為英國的外交政策極受現實主義所影響,香港儘管具有象徵意義,但是過往卻並非英國在遠東最重要的據點,英國亦時常誇大自己的能力、實則極力遷就並避免與中國發生衝突。此外,包括歐盟與日本目前亦缺乏如何應對香港問題的合作與共識。

在複雜的國際情勢下,蔡英文政府支持香港抗爭的決心與己身的實力面臨重大的考驗,其影響相信已經經過評估。選擇在此刻宣布成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事實上是預期中美對抗的持續升溫,而北京將更強力的透過《港區國安法》清洗香港的公民社會與反對力量。此舉將進一步刺激北京(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早已批評台獨和港獨勢力相互勾連)。

另一方面,受兩岸關係持續低迷的影響,台灣駐港機構主任近兩年仍無法履任,相對的香港駐台機構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主任亦懸空多時,方案將被特區政府視為不友善的訊號。最重要的,台北已經確認美國的態度,過去刻意保持戰略模糊如今則可以更為主動。

有論者認為在新冷戰情勢下香港恐怕淪為另一個柏林,但是衡諸冷戰史當年美國極力避免香港成為另一個亞洲的柏林以避免觸發另一場世界大戰,如今中美卻將在香港直接對抗,前景令人十分擔憂。

方案的實施事實上也將影響台灣內部的社會治安、預算與適應問題,一旦收留的政治難民人數漸多在選舉政治的影響下日後勢必容易產生爭議(如經費問題)而不容易有效持續。方案的內容亦將會對香港的抗爭者產生一定的心理影響,許多人都在關注台灣政府到底是一種象徵式的虛張聲勢還是謹慎地只做不說,台灣也需要趁此機會調整其對港政策以及在港地位等問題。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