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建制派也對條文一無所知,香港人怎可能對「港版國安法」有信心

連建制派也對條文一無所知,香港人怎可能對「港版國安法」有信心
香港建制派支持「港版國安法」活動|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政府6月20日披露「港版國安法」相關細節,詳述了特首及高官組成「國安委」的角色。何俊仁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批評道,這代表行政機關將完全凌駕於司法系統上,完全違背了香港長久以來所擁有的司法獨立權。

文:William Yang
受訪對象:何俊仁(現任香港支聯會副主席,曾擔任執業律師多年,也曾擔任民主黨主席以及香港立法會議員)

  • 德國之聲:中國政府上週六(6月20日)批露了更多與「港版國安法」相關的細節,其中包含在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成立國安委並讓特首指定處理國安相關案件的法官。您認為法律生效後會對香港帶來哪些衝擊?

何俊仁:我想大部分香港人對於週六公佈的細節都感到非常失望,因為雖然香港公民社會對這個法律表達了非常大的擔憂,但北京仍然執意要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這些細節證明了我們原本所預想的擔憂都是合理的。

首先,由特首與多名香港高官組成的「國安委」將接受中央政府的監督與問責,這代表國安委將成為香港權力最高的行政單位,這是大部分人最大的擔憂。另外,北京也將在香港設立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國安署將享有多種權力,包含要求香港律政司設立專門的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檢控部門與國安署合作。國安署是中央政府在香港設立的第四個駐港機關,所以他們將擁有非常大的權力,包含在特殊情況下,管轄香港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

此外,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港版國安法」的最終解釋權,這代表香港的終審法院也必須把國安案件的最終解釋權移交給全國人大常委會。當北京一次在香港設立這麼多權力強大的機構時,香港人怎麼還能安心的認為他們的自由與權利不會受到威脅呢?

  • 德國之聲:然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文件中稱會依循香港基本法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香港人民所享有的基本權利。根據您過去幾十年擔任香港立法會議員與律師的經驗,您認為中國的這番保障可信度多高?

何俊仁:北京聲稱即便在香港實行「港版國安法」,他們仍會尊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所保障的各種權利,但國安法的最終解釋權是由人大常委會所掌控。如果香港的法院要推翻「港版國安法」的特定判決,人大常委會怎麼可以同時身兼法律的制定者與法律最終的詮釋者呢?

再來,我要告誡各界不該以字面意涵去理解中國的法律,而是應該透過解讀法律的延伸意涵與法律實際執行的狀況作為衡量基準。比如說,中國政府一直強調中國有公開的審判機制,但當我們看到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的案例時,他的妻子每次都在開庭前幾小時才收到通知,當家屬試圖出席審判時,法院會告訴他們庭內所有的位置都已滿了。

此外,上週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與律師也是在法庭已判余文生四年有期徒刑後,才被法庭告知審判結果。這代表中國的法律實際上運作與字面上的定義完全相反。而中國政府也不斷重申有無罪推定原則,所以他們在正式定罪前,會尊重被告的所有基本權利。然而,當正式開庭時,控方證人卻往往不需要出庭,讓被告無法透過面對面的質詢來盤問控方證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中國政府實行無罪推定原則,又有何用呢?這樣的審判實際上早已無公正性。

香港人已看過太多類似的案例,包含中國維權人士被強迫消失後,政府也不願通知他們的家屬。事實上,當有香港人在中國遭逮捕時,中國政府原則上必須立即通知香港特區政府。然而,之前已有不少案例是香港居民在中國被逮捕過了一段時間後,中國政府才發出通知。換句話說,中國政府從未按照法律的規定在執行相關任務。

總體來說,香港人完全不相信中國政府在審判過程中會如他們所承諾的保障程序正義。此外,國安法當中引發最多憂慮的,是中國將可對特定的國安案件進行管轄的相關條文。中國政府並未清楚解釋他們如何定義「管轄權」,而這個「管轄權」可能包含在中國另開一個法庭,將在香港被起訴的人從香港引渡至中國受審,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港版國安法」也明定香港特首有權力指定若干位法管處理與國安相關的案件,這代表行政機關將完全凌駕於司法系統上,而這種作法也完全違背了香港長久以來所擁有的司法獨立權。

AP_1928251135043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 德國之聲:不少香港人的另一個擔憂是中國政府選擇強推「港版國安法」的時間點,因為看起來北京很有可能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前,在香港實行國安法。您認為國際社會應該如何解讀「港版國安法」的整個保密性很高的立法過程,以及北京選擇推行「港版國安法」的時間點?

何俊仁:我認為北京希望在立法會選舉正式開始前,可以透過實行「港版國安法」來操控選情。其中一個可能性是他們會以國安法為基準,替立法會選舉制定一些規定,讓負責審核候選人資格的選舉官能夠判定特定候選人失格。這對於民主派想在立法會選舉中取得勝利會有很負面的影響,而我認為中國政府非常有可能以「港版國安法」來降低民主派獲勝的可能。

另外,北京對於「港版國安法」的整個立法過程,從頭到尾都非常保密。香港政府官員、建制派政治人物與香港的公民社會對於「港版國安法」的立法時程,以及大致內容都可以說是一無所知。這種高度保密的作法也讓香港社會對「港版國安法」產生非常多質疑,而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人怎麼可能對這個法案有信心呢?

現階段,不論中國政府多努力的去安撫香港人不安的情緒,都已於事無補。隨著「港版國安法」施行的日子越來越近,香港人的焦慮與不安只會持續增加。

  • 德國之聲:公民社群與國際社會對國安法將如何影響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提出擔憂,這是兩項香港人所珍視的價值。你認為這項法律將會如何影響香港人表達意見的自由?

何俊仁:我認為國安法會嚴重破壞言論自由、意見表達自由與資訊自由。這些自由是香港非常核心的特色,也是香港之所以如此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將來,當(香港國安法)訂定了四項罪名,我們基於類似法律在中國運作的模式的理解,能預期特定的言論會被輕易地歸類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我們看到對中國政府的政策發表批判言論的律師和社運人士被抓捕,或是被判數年刑期。第二點,我也十分關切批判時局的媒體在接受海外人士提供的消息時,一旦將取得的資訊納入調查性報導的內容,例如一些關於北京政府及其政策的敏感訊息、特定中國官員的內幕消息,雖然有助於擴大報導的影響力,但是卻也可能因此觸犯「勾結外國勢力」而受到懲罰。我認為這些擔憂是合理的。

RTX74IR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 德國之聲:你曾經是香港立法會的議員,也曾經在香港擔任過多年的執業律師。你會怎麼形容香港近年來的改變?

何俊仁:讓香港成功的支柱現在已經被嚴重毀壞,香港的核心價值也已經嚴重受損。所有這些舉動的名義都是為了遏止去年開始的抗議、以及伴隨抗議發生的暴力。

這些事件多少給予北京採取行動的理由,但是事實是,任何由政府發起控制這些活動的行動都應該要遵守比例原則。我不認為這些偶爾以砸毀物品或暴力攻擊作為形式的抗議已經演變到完全不可控制的地步。

我們的關注的不是由示威者發起的暴力行為,而是警察暴力。警察濫暴已經引起大批民眾不滿,而這些不滿也讓許多年輕人極為憤怒。北京試圖用港版國安法來解決問題,但這不符合比例原則。就我來看,這甚至會讓情勢更糟,因為人們已經對政府已經極度憤怒、不滿。

他們甚至讓問題更加錯綜複雜,而且我也不能理解他們如何正當化說,這是現在處理眼前問題唯一而且正確的方法。

  • 德國之聲:外界擔憂一旦國安法通過,支持民主的示威運動就再也不會被批准。你認為香港人接下來還可以依靠什麼,讓抗爭繼續下去?

何俊仁:在未來的日子裡,香港政府會用這項法律限制許多我們過去曾舉辦過的各種公共集會。例如,今年原本準備在維園舉行的六四悼念活動就被不合理的禁止。這一次,他們可以用公共衛生的理由禁止,但是下一次,他們就不能用同樣的理由禁止集會。

但我能說的是,如果他們繼續用同樣不合理的理由否認香港人紀念六四的權利,那麼許多人還是一樣會站出來,即使冒著被檢控的風險。我們會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權利。我希望我們不需要失去我們的自由,或是面對入獄的可能性。

然而,還是會有一條界線我們必須守住,我們必須站出來。我們會繼續發聲,但我們也會遵守非暴力抗爭的原則。讓我們持續抗爭、又保護香港核心價值與自由的唯一方法,就是遵守我們的理性、非暴力的原則。我想要說的是,我們不會退縮,有一條界線我們必須守住。我們必須堅定地保護我們最基本自由,對我們來說,這對保護我們的生活方式來說,是最基本的事。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