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類意識、行為與企業思考,我們可以如何減少「垃圾」的製造?

從人類意識、行為與企業思考,我們可以如何減少「垃圾」的製造?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即將增加的生態威脅,我們能做些什麼?本篇文章盤點有哪些其他選項與解法,將議題歸納為從「行為上」、「意識上」、「企業上」切入,討論如何減少垃圾。

暑假將近,在台灣相對疫情趨緩、國際疫情嚴重的情勢下,國內旅遊成為許多人的首選。然而在旅遊時,人們得到滿滿的回憶,旅遊業得到收入,但生態呢?生態卻常常因人潮帶來破壞。

尤其是大部分離島並沒有自己處理垃圾的能力,最擔心的就是海洋資源遭受破壞。以小琉球為例,廢棄物都是運回台灣處理的,如果量過大或是遇到颱風都會很困擾。遊客若是亂丟垃圾,也會影響生態。

面對逐漸增加的生態威脅,我們能做些什麼?本篇文章盤點有哪些其他選項與解法,將議題歸納為從「行為上」、「意識上」、「企業上」切入,討論如何減少垃圾(以及子議題:如何遏止亂丟垃圾);並針對小島提出可能的解法方向與資源。

如何減少垃圾:意識

想了解如何從意識面減少垃圾製造,可以認識一個名為廢棄物管理(Waste Management, WM)的領域。它盤點了垃圾從一開始的產生,到最後的丟棄中間,我們還可以做的很多事情與細節。

WM提倡這些處理是為了人類健康、環境與美(倡議給三種不同的對象),而在不同的地區、城市,WM都會有所不同。考量的點包含處理、運送等,而最終期待的是所有的丟棄都能被預防、轉換或復原

未命名
By Jmarchn, with collaboration of Núria Vidal Rodrigo - Own work, CC BY-SA 3.0, Link
廢棄物管理(Waste Management, WM)系統

策略上來說,如果要提升大家的環保意識,或許也可以照著4I(可參考這篇文章有更詳盡的解釋)去思考:

  • Intentional(蓄意的):是誰的責任?
  • Immoral(不道德的):有沒有觸犯會覺得「這是壞事」的道德線?
  • Imminent(湧現的):事件發生的間隔是常還是短?
  • Instantaneous(立即的):事件發生後,是否會立即產生影響?
如何減少垃圾:行為

行為上可以怎麼去推廣呢?可以是如同小便斗上的蒼蠅貼紙的案例(源自於荷蘭,成功減少85%尿液外濺)一般,或是透過改變垃圾桶外型、在海邊設計垃圾桶放置的位置等等,參考人類行為學研究的結果進行設計。

未命名
圖片來源:urinalfly toilet stickers
小便斗內貼上蒼蠅貼紙,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就能改變男性小便時的行為,使尿液外濺出小便斗的機率降低85%。

近期來說,或許也可以透過「迷因」去溝通。舉例來說,鼓勵大家少拿免洗餐具,對應的方式可以是放呱吉的碼照(備註:請跟本人取得使用同意),這類的迷因對網路族群的影響力非同凡響。抑或是對美國人來說,放川普說不相信全球暖化或環境保育之類的圖示,或許有助於幫忙鼓勵垃圾回收。Pornhub的垃圾影片或許也是個參考,但官方使用擔心引起爭議。

這些或許都是一點點的改變,但累積起來的成效相信會很驚人。

如何減少垃圾:企業

企業上,仍以營利為目的的話,可以進行的或許是循環經濟企業社會責任(CSR)。

前者是把WM的線性觀(一定會丟掉)拉出成循環觀(不管如何都考慮到再利用),可以考慮是程式上把單線執行轉成好幾個迴圈。厲害之處在於,這種模式是附加於原有的商業模式之上,換句話說所有的商業模式都能進行疊加。

企業社會責任主要是請企業在意永續性,跟循環經濟不衝突。可以針對對於亞洲環境有興趣的企業,像是亞洲發展銀行等進行研究。

未命名
由 Catherine Weetman - 自己的作品, CC BY-SA 4.0, 連結
本圖將「取得、製造、丟棄、造成汙染」的線性模式,與循環經濟進行簡單的比對。
小島模式的解決辦法

小島的模式上,可以搜尋各團體及落地案例,關鍵字是Island Waste Metabolism。像是這篇研究提到政府、NGO與企業可以扮演的角色;並分析垃圾組成,看哪邊下手最有效益。同時也有分析法規上的建議(考慮教育部、經濟部等的納入)、考慮罰則,以及就歷史上能有哪些階段。這樣的議題不會只有我們在意,同樣也有很多國家需要注意,尤其以旅遊觀光業著名的馬爾地夫等觀光勝地,而台灣之前也有相關研究

組織部分,像太平洋區域環境規劃組織有跟Moana群島簽訂合作關係。其組織目標有兩個主計畫:

  1. 島嶼環境系統(Island Ecosystems):主要針對協助太平洋島嶼、國家及領土管理其島內資源與海洋環境,以支持其居民生命與生計。
  2. 太平洋未來(Pacific Futures):則是協助太平洋島嶼國家與領土計畫,及應對島嶼與海洋系統的威脅與壓力。

類似的非營利組織很多,像是小島嶼開發中國家(SIDS)中的島嶼優先(island first),雖然他們是以發展中國家優先,不過可以找相關觀光島嶼的案例做為參考。

台灣離島比較大的挑戰,是因為整體回收率被本島拉高了,所以確實關注度與資源投注會比較少。但從永續著手,應該還是可以找到相關資源。

總結來說,從小島出發的環保有不少案例可以參考,但對於要怎麼套用、篩選與落地,會是另外一條很長的路。

本文經George Chan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