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別人請你吃了很多「蘋果」,別忘了跟他要「洋葱」

當別人請你吃了很多「蘋果」,別忘了跟他要「洋葱」
Photo Credit: Vedanta Barooah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蘋果和洋葱,好比別人對自己正面和負面的評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蘋果和洋葱」,是我在外展當教練時每班必定和學生使用的解說方式。蘋果,第一個感覺是怎樣的呢?是清香又爽脆又甜美的,沒有人不喜歡吃蘋果的,所謂「一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對健康非常有營養。那麼洋葱呢?又辣又攻鼻又刺眼,沒有幾個人喜歡吃生洋蔥的,可是當洋蔥煮熟以後呢?味道卻立即變得又甜美又可口了,但無論生洋蔥還是熟洋蔥,同樣對健康充滿益處。

蘋果和洋葱,好比別人對自己正面和負面的評價。正面的說話人人愛聆聽愛知道易受落,但負面的說話,第一感覺永遠都是帶點抗拒和質疑的,事情是這樣子的嗎?是別人誤會了自己了吧?可是給予一點時間慢慢思考慢慢消化內容後,也許,那些評價最終都是令自己成長的,讓自己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因為借宿,我有機會在世界各地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不同經歷的家庭居住,大家生活在一起,對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事情更加容易察覺到對方的差異,更加容易反思自己過往一貫的做法和思考方式,有著更多不同的反思。

當然,在借宿家庭居住的時間由三天到兩星期不等,就算事先大家已看過對方在借宿網站的各項描述、興趣和別人對自己的評價,最終和沙發主人相處也不見得一定一拍即合的。最難得的當然是有些人可以有一見如故的感覺,但相反,有些雖不至於火星撞地球,但會恨不得早早走人。也許,「相見好同住難」就是這個意思,人和人的相處也許真的需要依靠一點緣份的。

從印度到斯里蘭卡,從喀什米爾到坦尚尼亞,從盧安達到烏干達,一年的時間在多達六十個的家庭借宿,大部分經歷都很美好,大家都在對方身上學習了許多,對自己的一貫做法和想法認識了許多。給對方評價這回事,若果不着重這段關係,根本無需要浪費唇舌去告訴對方自己心底的想法,因為,最終換來的也許是關係變得惡劣和對方生自己的氣;但相反,成熟的人會明白對方的苦心,也許因此友誼變得更鞏固。

不過,有時候對對方的不滿,都是由於對方的做事方式和思考模式與自己不同,也許,當認為問題出在別人身上時,也可以思考一下會否自己也有問題。另一個我喜歡使用的解說是一把槍的比喻,當一隻手指頭向別人時,永遠都有另外三隻手指指向自己的。

每次和沙發主人離別後,我都會在對方借宿網站上的個人簡介留言,對大家的看法、感謝的說話等等,好讓將來接觸對方的人能預先對對方有初步認識。總結沙發主人對我的評價,大部分都說我很愛發問問題,對任何東西充滿好奇心,時常面帶笑容,很有熱情和理想等,這些都是「蘋果」;可是,「洋蔥」的話,沙發主人都很少直接請我吃,反而是我主動給予對方意見時對自己的反思。

還記得有一次在印度的小鎮借宿,沙發主人是一位在那邊唸大學的肯亞男生,他一個人自己居住,因此家裏廚房可算是空無一物,為了給我準備第二天的早餐,他前一天晚上在附近的小店買了包裝牛奶。但那種包裝不是厚厚的抽真空的不拆可保存數個月的那種,而是薄薄膠袋裝的要時常保持冷藏還要兩天內飲用的那種。他家裏沒有冰箱,於是買回來後就這樣子放著,可知道那時候是六月中,晚上氣温也有30度啊。

第二天吃早餐把包裝奶拆開倒入杯中,我喝了一小口便覺得不對勁了,因為已經變酸了,我老實對借宿主人說牛奶變質了不能喝,他卻很理直氣壯的說,變酸了沒有問題也可以喝啊,酸奶也是這樣子製作的!吓?我說我的肚子不好,很容易拉肚子所以我要很小心飲食。他卻說,他每次都是這樣子喝從來都沒有問題。我只好再說每個人的腸胃不同我真的不想冒險了。於是,他滿臉不解的大口大口地喝進肚子,把我的那杯也一併喝下去了。

那次經驗,讓我反思了許多,到底是不是我的舒適圈太小呢?身為一個旅人,是不是應該甚麼東西也試試呢?若果酸奶也是這種方法製成的話,我會喝酸奶但為甚麼我卻不試試變酸了的牛奶呢?

在喀什米爾的時候我和大馬男生結伴同遊,我們來到一個小漁村借宿,借宿家庭只有男主人會說一點英文,其餘的家人小孩完全不懂。有一天我和大馬男生打算出外走走,但大馬男生卻要折返家中拿取東西,當他到達房間時,發現借宿家庭的幾個婦人正在把我大背包裏的東西逐件逐件拿出來看,她們看見大馬男生折返都很驚訝,立即把東西隨便塞回包中便離開房間了。

大馬男生事後把事情告訴我,我第一個反應是很生氣,因為這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但事後發覺包裏沒有東西遺失也就算了,因為跟她們說也沒有用。也許他們很少看見外國人,一切都是出於好奇心罷了,也許在他們的文化裏,我們到他們家中借宿,我們的東西就是他們的東西吧。

另一次是在坦尚尼亞借宿,起初是那位沙發主人主動給我發借宿邀請,說歡迎我到他家作客,我看過他的個人簡介感覺還可以,他居住在小市鎮,那邊沒有甚麼景點,但我覺得也可作停留認識一下那個地方,於是便答應了。他收到我的回覆,在電郵回應說很高興我應承了他的邀請,我回覆說不用客氣,我定了日期後會再跟他溝通。他再次的回覆卻是很期待我的到來,然後不斷讚許我是一個好心腸的人,他將會為我烹煮一頓鮮雞宴。吓?!我們只是來回了兩篇電郵罷了,他已經可以確定我是一個好人嗎?好像有點兒戲吧?

當我們見面後,他再次重複電郵裏的那些說話,說很高興我的到來,因為他知道我是一個好人,還叫我在他家住多久都可以,他也真的給我買了一只活雞,還主動給我的電話卡充值。也許,這位男生真的很簡單純樸,但他對我的好客熱情卻令我感到有點兀突。又或許,問題是出在我身上,因為大城市長大的人都習慣了冷漠,人與人之間都不容易有信任,總是怕別人不懷好意,所以我先用一層保護膜包住自己?

來到盧安達,我認識了一大班在當地做義工的韓國友人,有一天和他們大夥兒一起吃飯,但整個晚上他們卻只顧自己說韓語聊天,完全沒有人發覺我被冷落。那種感覺一點也不好受,但除了不高興,我也不知道可以用甚麼辦法令他們知道我的難受感覺。事後回想起來,也許用開玩笑的辦法會是最好的,讓大家知道我的感受之餘,又不會令場面尷尬。

在烏干達認識了好幾位神父友人,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不懂得和女生相處,也許在男生的圈子裏他們都習慣了直話直說,也許當神父的他們都習慣了被人侍候。但當我身為他們的客人,我期望他們應該會花點時間花點精力去關心我,但當他們三番四次把我冷落,答應了的事情卻不了了之,行為自私又自我中心,而我在他們面前臭臉也沒有用處時,我只好老實跟他們說當他們的客人很不受尊重。

想不到,我給他們的「洋蔥」卻令他們有所覺悟,因為從來也沒有人會指出他們的問題,最後,我們幾個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也許,生命中能夠遇到願意請自己吃「蘋果」和「洋蔥」的人真的要感恩,因為那些才是真正的朋友,大家才有成長的機會,自己才能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