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少文青必看的那些電影:20年跨世代片單大調查,王家衛、楊德昌歷久不衰

老、少文青必看的那些電影:20年跨世代片單大調查,王家衛、楊德昌歷久不衰
Photo Credit: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大學生和二十年前的大學生想像中的文青形象建立於90年代或00年代初的電影之上,不過,現行大學生和當年大學生覺得其中最文青的卻是不太一樣的電影。

文:歐如

「《在黑暗中漫舞》最近在重映耶。」我跟影迷朋友J說。

「哇,我應該也是大學時候看的,是啟蒙電影。」J大我約二十歲。2000年,《在黑暗中漫舞》上映。現在,我在讀大學,遇到的是《在黑暗中漫舞》二十周年重映。

「現在我大學時看的那些電影都在修復、重映,看它們好像被傳承下去,還蠻有趣的。」

二十年後的大學生跟二十年前的大學生走到電影院裡看一樣的電影,那的確是一件有趣、甚至帶一點浪漫色彩的事。不過,世代之間的傳承,總是也有許多意外。

過一陣子,當J提到他在大學時期觀賞《鬥陣俱樂部》經驗,我想起它的「靠片」(cult)稱號,問J,「《鬥陣俱樂部》以前就是『文青必看』嗎?」

J遲疑了一下,「不是耶。」

受到這兩個對話啟發,我發下問卷,請現在正就讀大學、研究所的學生針對「文青必看」、「大部分大學生都看過也喜歡」及「個人最喜歡」三個描述各提出一至三部電影,並請在2000年時為大學、研究所在學生的影友回憶當年符合這些描述的電影。電影出品年份不限,但對2000年在學的大學生來說,應該要是在其畢業前上映的電影。

MtMHD12
Photo Credit: 《Fight Club》

大學生及研究生屬於台灣電影消費市場的主力,而「二十年」的數字亦有其重要性。

2000年前後,網路普及,線上論壇如PTT日趨成熟。二十年內,觀影習慣因網路而變化,台灣電影市場更見證「國片復興」的巨大改變。然而,網路卻也可能有助世代間電影文化的傳承:「老電影」或「小眾電影」的資訊在網路上可以被更多人看見,對「文青身分」的想像可能因為網路而更有集體性,而緊密交換評論資訊的觀影社群也更可能形成。

懷抱著這樣的預期,我發下問卷,蒐集到425份來自現行大學生、104份來自四十歲左右影友的有效問卷。儘管各描述皆保留了豐富的想像空間,參與的影友各有不同偏好與消費習慣,每個描述之下,都出現了某些不斷重複的片名。

現在與二十年前的大學生覺得這些電影是「文青必看」:

跨世代片單調查_圖1
PhotoCredit: 作者提供
跨世代片單調查_圖2
PhotoCredit: 作者提供

除了表上資料以外,許多填答者表示導演的名字更適合作為「文青必看」的代表。如果統計每個導演的名字被多少比例的參與者提及,再加上該導演所有作品被多少比例的參與者提及,楊德昌(共計16%參與者直接提及其電影或直接以「楊德昌」作為回應)是現行大學生心目中最大的文青品牌。王家衛(共計15%)緊跟在後,而王家衛也被四十歲左右的影迷認為是當年大學生文青最必看的導演(共計13%)。

兩份問卷上大多都是90年代與00年代初的作品。目前的大學生與前一個世代的電影確有特別的連結,不過,不同於伍迪艾倫(Woody Allen)在《午夜巴黎》所說「總是最好的時代總是已經過了」,二十年前的大學生普遍並沒有到1960或1970年代中尋找文青精神。

2020圖表上的《四百擊》是這整篇文章中唯一早於1990年的電影。或許網路幫助了90年代的電影與2020年的大學生相遇,也或許因為現今的「文青」延續的是90年代對文青的概念,90年代的電影對文青身分因此最為重要。

2020的圖表上的17部電影有12部來自90年代或00年初,不過其中只有5部也出現在2000年的圖表上,各片受歡迎程度也稍有改變。一個有趣的例子是,「文青大導」王家衛二十年前最文青的電影是《花樣年華》,二十年後《重慶森林》卻取而代之。

資深影迷陳逸軒回憶,20年前的文青們視《花樣年華》為王家衛式美學的巔峰,片中反映港人在97後對承諾(婚姻/政治)的不信任感,也在台灣觀眾間造成共鳴。《重慶森林》的崛起則可能是因為內含更多的文化符號。

王家衛花樣年華4K修復版坎城首映(2)
Photo Credit: 澤東影業

許多被2020年大學生選作「文青」代表的電影都有廣受使用與喜愛文化符號,如《重慶森林》、《終極追殺令》、《黑色追緝令》中皆有標誌性的穿搭;而《愛在三部曲》在賴香吟2016年小說《文青之死》中成為貫串全書的時間軸。

幾乎所有名列2020年的圖表上的老電影在這幾年都有重映紀錄。不過,光看這份名單,或許很難說這些電影是因為重映而在大學生社群中廣受喜愛,還是因為廣受喜愛而撐起值得重映的商業利益。

《在黑暗中漫舞》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較早期的電影亦有重映,其他比較常被40歲左右影友提及的導演如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大衛林區(David Lynch)、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早期的電影也有重映紀錄,但他們就是不再被視為與文青緊密連結的名字了。

在黑暗中漫舞數位修復版 2020年1月在台上映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影迷大學生王志捷觀察,圖表上許多電影都受過金馬、奧斯卡、坎城提名或頒獎;若是沒有影展加持的電影,則通常都在IMDb網站上獲得高評分。《終極追殺令》就是一例,雖不是影展電影,但在IMDb 250最高評分電影中排名43。

陳逸軒記得《終極追殺令》當年在台灣上映有造成一小陣轟動,但導演盧貝松(Luc Besson)更早期的作品如《地下鐵》與《碧海藍天》更受當時文青的青睞,《終極追殺令》跟其他盧貝松轉向、往好萊塢發展後的作品被擺在較接近的位置,沒有被認為特別突出。

另外,當年男主角尚雷諾(Jean Reno)才是這部片的明星,根本還沒有人認識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他認為許多年輕影迷可能是在電影台接觸到這部電影,而娜塔莉波曼上漲的名氣可能也間接帶動了電影。

除了IMDb榜、電影台重播、明星效應以外,《終極追殺令》在台灣的名氣也可能是由韓國帶動的。有網友觀察到《終極追殺令》在韓國受歡迎的程度遠超過世界其他地方,而相關商品在首爾街頭更是隨處可見。韓國衣飾、手機殼在台灣銷量甚佳,或許也更增添了《終極追殺令》在台灣的聲勢。

Léon: The Professional 終極追殺令 Luc Besson 盧貝松
Photo Credit: 《Léon: The Professional》

陳逸軒同意2000年最多人提及的《藍色大門》確實是一部在文青間受歡迎、也只在文青間受歡迎的電影。跟《終極追殺令》的例子一樣,當年桂綸鎂和陳柏霖都還是新人,如今不論是演員還是電影本身都更廣為人知了。

他也指出,《一一》當年在台灣沒有上映也沒有發行DVD,影迷只有在影展的零星放映有機會親炙,相較其他片子,它的出現顯得特別。或許洽是這種觀影機會的珍貴性使其在影迷心中成為了「文青」的界線。

圖表上的《鬥陣俱樂部》耐人尋味。我讀多了它從票房滑鐵盧到成為經典的逆襲傳奇,以為它應該是2020年的文青必看,沒想到結果卻完全相反。陳逸軒回憶,其實《鬥陣俱樂部》在台灣沒有這麼戲劇化的發展。就他所知,當年《鬥陣俱樂部》在台灣整體觀影社群的討論度雖然可能不如現在高,但已經在影迷之間激起浪花。上映當年,他是台大學生,就已經有同學上課用《鬥陣俱樂部》做報告,他也是因為該位同學才去二輪電影院買票觀影。

一百個人心裡有一百個文青的形象,但這也是為何我們總是好奇著這幾百個形象疊合起來究竟是什麼模樣。那麼,填答者們對於「大部分大學生都看過也喜歡」之電影的想像疊合起來,又是甚麼模樣呢?

跨世代片單調查_圖3
PhotoCredit: 作者提供
跨世代片單調查_圖4
PhotoCredit: 作者提供

跟文青必看相比,這題回答的重疊度高上許多。總共有45.3%現行大學生以「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的統稱作為答覆或回答其旗下特定的系列、電影集數(其中也有少數回答「漫威宇宙」)。在2000年的圖表上,《鐵達尼號》(24%)的數字也相當突出。幾部在文青片單上出現的電影再次出現,則呈現了「文青」想像的模糊與多變性。

如果以導演作為統計項目,2020年大學生有9.2%的填答者提及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而40歲左右的填答者則有12.5%提及有周星馳參與的電影。除了影人,在現行大學生中被視為廣受喜愛電影代表的「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也是一個大標籤。常被拿出來比較的DC漫改電影如《黑暗騎士》三部曲及《小丑》也榜上有名,不過幾乎沒有填答者用「DC電影」當作一個概括性的答案。

shutterstock_10810659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無論是在2020年還是2000年,大多被認為「大部分大學生都看過也喜歡」的電影都是對當下來說比較新的電影,因此兩份清單重疊性不高。《哈利波特》系列橫跨十年,對40歲左右的影迷來說從大學看到出社會,對現在的大學生來說,則和《神隱少女》一樣,是共同的童年回憶。2000片單上另一部少見的老片《刺激1995》是IMDb網站上TOP 250評分的長年冠軍,也是這次調查中,唯一一部出現在所有圖表上的電影。

陳逸軒也認為《少林足球》是20年前大學生心中最具代表性的周星馳電影,甚至超過《功夫》。在失落的90年代中期後,《少林足球》奠定周星馳電影作者的地位。而《我的野蠻女友》也確實佔有一席特別之地,據他回憶,這是第一部在台灣大賣的韓國電影。

RTR4OKX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比較兩個圖表,一個明顯的趨勢是台灣電影的崛起。2000年籠罩在90年代以降的國片寒冬中,沒有任何一部台灣電影被作為「大部分大學生都看過也喜歡」的例子大量提及。到2020年,經過「國片復興」,《我的少女時代》、《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以及更近期的《返校》共同反映出台灣電影勝於以往的活力。

這次報導中,最難預期的應是「個人最喜歡」電影的結果。「文青必看」與「大部分人都看過也喜歡」原本就是帶有集體性的描述,在現代,對這兩者的想像或許又透過網路上的接觸不斷同化。但,被最多人不約而同選為最愛的,會是什麼電影呢?

跨世代片單調查_圖5
PhotoCredit: 作者提供
跨世代片單調查_圖6
PhotoCredit: 作者提供

儘管大多填答者傾向在三個描述之下填答不同電影名稱,「個人最愛」的清單卻仍是「文青必看」及「廣受喜愛」清單的混合體,驗證了前面清單上的電影確實特別受大學生喜愛。

很自然的,「個人最愛」是三個項目中各疊答者答案重疊性最低的;不過,仍然有些電影更常被提及。《霸王別姬》(2018年及2020年皆有重映)中呈現的文化大革命及中國傳統戲曲中的性別流動廣受討論,已故的主演張國榮亦作為一優秀的表演者及標誌性的LGBTQ先鋒受到這個世代的崇拜。

y31d4f2h76gp1jm5d0wtvhcxwu6toa
Photo Credit: 甲上提供

《燃燒女子的畫像》是2020年圖表上最新的片,也是這兩份圖表中唯一非英語發音也非漢語族語言發音的電影。綜觀整份調查的六個圖表,可以發現這樣「其他語言」的片子在大學生間的討論度仍然偏低。

《燃燒女子的畫像》在台灣的發行商東昊影業優異的社群行銷相當出名,其為本片設計一系列周邊商品,並持續結合時事迷因宣傳,成功將這部法語片介紹給大學生、讓大學生們有機會愛上這部曾在坎城獲獎的電影。

191220_燃燒女子的畫像_劇照9
Photo Credit: Andrews Films Co. Ltd

紀錄片在這份調查中的提及度也不高,不過在圖表之外,亦有些微小但可見的趨勢。現行大學生與40歲左右的填答者皆有人選擇法國導演安妮華達(Agnès Varda)的電影作為個人最喜愛的電影。在現行大學生提供的「文青必看」電影中,除了有部分填答者認為「政治相關紀錄片」是文青必看的片型,安妮華達的電影也被提及不只一次。華達在影壇的重要性不必強調,但其逝世後2019年台北電影所做的專題及各處的映演活動仍可作為佐證,而現行大學生或許也有部分在這些活動中愛上她的作品。

聚焦2000年的圖表,《魔戒》系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鬥陣俱樂部》的出現或許也驗證了,它在二十年前的臺灣就已在部份影迷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8_12_L
Photo Credit: 《The Lord of the Rings》,HYPEBEAST提供

二十年過去了,世代間傳承了什麼觀影文化、又有什麼被改變了呢?

現在的大學生和二十年前的大學生想像中的文青形象建立於90年代或00年代初的電影之上,不過,現行大學生和當年大學生覺得其中最文青的卻是不太一樣的電影。

大學生看的電影越來越多元了。現今的大學生看最多的仍是英語發音的電影,不過日本電影、韓國電影、法國電影這二十年內在台灣電影市場的受歡迎程度有些微成長。現在的大學生也看更多台灣電影,不論是新出爐的「商業片」還是新浪潮時期的「藝術」老片。而紀錄片的觀眾亦緩慢地成長著。

疫情期間,台灣的電影院仍然營業。商業鉅片延期上映,電影產業於是拿出更多廣受喜愛的電影重映。《終極追殺令》、《艾蜜莉的異想世界》、《黑暗騎士》三部曲及《樂來越愛你》在2020年都有重映紀錄。六月底,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恐怖份子》與《海灘上的一天》也將再度重新上映。在艱難的時刻,這些新片、舊片、跨越世代被人們愛著的電影,持續在銀幕上發著光。

shutterstock_25701746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附註

1.大學生及研究生屬於台灣電影消費市場的主力:據方正於2007年的研究,電影市場消費者最大族群為15到34歲,而世新大學於2012年出版的《媒體匯流與創新:影音傳媒發展與趨勢》中所作調查亦符合方正的研究結果。

2.在填答的現行大學生中,21%為電影相關科系學生;較多填答者為女性;不考慮疫情影響,7.6%一個月平均觀看十部以上電影,17.6%觀看五到十部,35.3%觀看三到五部;29.8%觀看一到兩部,9.5%觀看不到一部;他們最常透過網路觀影或到電影院看院線片,電影台與影展是他們第三第四常看電影的管道。

在填答的40歲左右的影迷中,8.6%為電影相關科系學生;約莫一半為女性;當他們就讀大學時,8.6%一個月平均觀看十部以上電影,15.3%觀看五到十部,27.8%觀看三到五部;34.6%觀看一到兩部,13.4%觀看不到一部;他們最常在電影院看院線片,錄影帶、網路及電影台是排名第二、三、四的常見觀影管道。

3.考慮到系列在討論中時常被看做一個整體,計算提及數時,我將提及整個系列的資料與提及系列中個別電影的資料一併計算。因為系列與單部電影之間的比較的公平有討論空間,且部份電影被提及的次數相同,我呈現圖表時避免直排呈現、淡化太細的排名。

4.現今的「文青」延續的是90年代對文青的概念:見Jeph登載於《今藝術》2010年九月號專文(詳細版),「馬世芳於1990年在《台大人文報》所發表的〈我如何成為一箇文藝青年〉生動地描述了解嚴後文藝青年的心境,甚至可說是精準定義了解嚴後至今的『文藝青年』形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