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從嚴制定「港版國安法」,難道真的不擔心利益受損?

北京從嚴制定「港版國安法」,難道真的不擔心利益受損?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上,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本身,即表明對香港的不信任,法案草案內容的嚴厲,是對這種不信任的最好注腳。

文:鄧聿文

《新華社》日前授權發布的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港版國案法」草案,雖然有些細節有待法案公佈才能釐清,但法案的主體骨架和價值導向已經明晰。按照法案草案的內容,北京將借這部法律正式確立起自己在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以北京的意志全面凌駕於香港之上,因此,把這部國安法稱為老虎的利齒,北京釋放此虎啃噬香港並不為過。

香港主權移交中國23年,港府欲就《基本法23條》自行立法而不得,讓北京憂慮香港變成反中基地,去年爆發的反送中抗爭,尤其是勇武派局部暴力行徑以及反對派的某些港獨言行,更加深了北京此一印象,讓北京憂心如焚,此乃北京在5月召開的兩會上「突然」祭出「港版國安法」的背景和近因。儘管世人清楚北京制定「港版國安法」的決心不會更改,外界對此法的激烈反應大概不能迫使北京收回法律,然而,包括筆者在內,許多人認為,西方特別是美英的制裁威脅有可能讓北京修改某些條款,使法案變得柔和一點,以減輕港人對該法案的恐懼和抵觸情緒,同時亦減緩美英對北京和香港的制裁。

但現在從法案草案來看,「港版國安法」的嚴厲程度超出外界預期。北京不但在香港設立兩套國安機構——港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和隸屬北京的駐港國安公署,而且,還將在國安委設立國安顧問一職,且國安案件的審理由行政長官親點法官,打破香港長期實行的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決定審理法官的做法和傳統;此外,駐港國安公署也將有部分執法功能,對「特定情形」的「極少數案件」具管轄權,其權力和地位不受香港法律約束。這些條款內容的細節雖然還需北京做出進一步的界定、解釋說明,但也無可爭議地暴露出北京對「港版國安法」從重從嚴的意圖,以及北京對香港的高度不信任。

事實上,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本身,即表明對香港的不信任,法案草案內容的嚴厲,是對這種不信任的最好注腳。北京不只不信任香港,不信任香港的法官隊伍,亦不信任自己一手挑選的港府。這種不信任表現在幾個方面:

(1)兩個國安機構的設置,讓駐港國安公署去監督、指導、協調港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擺明了北京要防止港府的國安隊伍不聽北京指令,做出什麼讓北京惱怒的事情出來;

除此之外,(2)在港府的國安委直接派駐北京的國安顧問,用香港反對派的話說,就好像中國大陸由政法委書記指導國安工作,或者為國安委安排一個北京的黨委書記,表面看他是顧問角色,實際是國安委的的「太上皇」,他的意見國安委不能不聽;

(3)國安案件由香港特首指定法官,北京的用意很明顯,即將那些不聽從自己旨意,不「愛港愛國」的法官尤其是外籍法官排除在外,此前北京對反修例運動中港警抓反對派而法官放人的做法非常不滿,多次抨擊,這次正好藉機清理法官隊伍,這種行政對司法的干預,猶如插入香港司法的尖刀,會破壞香港最寶貴的法治和司法獨立;

但即便如此,北京還不放心港府和特首,所以(4)「港版國安法」賦予駐港國安公署可以依法辦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對「特定情形」的「極少數案件」交由公署和北京有關機構直接管轄,以震懾香港反對派。這是北京在「港版國安法」裡安排的四道保險。

因此,外界尤其香港反對派不要把「港版國安法」看作假老虎、紙老虎,它是真老虎,已經張開飢餓的大嘴,露出鋒利的牙齒,等待北京指令以隨時啃噬不聽話的人。

北京之所以從重從嚴制定「港版國安法」,而不像多數人猜想的那樣在香港民眾和西方的反對下變得相對節制點,原因除了北京想利用目前營造出的它認為有利於自己的讓港人尤其反對派有些恐懼的輿論效應,趁熱打鐵,收到對將於7月開始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效果,即香港反對派懾於國安法的威力而不敢在選舉期間製造事端,甚至減少反對派當選議員;亦可能是,美英對香港和中國的制裁威脅觸怒了北京,激起了其好鬥精神。此前,美國威脅要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港府和北京的官員實行包括凍結資產在內的制裁,英國則威脅要給300萬港人移民英倫的資格。對此北京發出了反威脅,若上述制裁變成事實,北京將進行反制。

難道北京就真的不擔心利益受損?當然擔心。在香港於北京有巨大利益的情況下,它會謹慎平衡「港版國安法」和香港因受美英制裁而喪失國際金融地位的關係。但另一面也要看到,對北京特別是習近平而言,政治安全、政權安全始終是第一位的,雖然對香港給中國造成的政治和政權安全的實際後果,北京多半是虛妄和誇大的,但不論是受其治港系統的訊息誤導,還是認為在目前凶險的外部環境下寧願把事情想像得嚴重點,總之,在所謂兩害之間,北京選擇了犧牲香港保政權安全。

北京不會在「港版國安法」的問題上後退。從中美最近的夏威夷會談自說自話,各自表態以及中印邊境的衝突和劍拔弩張來看,北京在如此艱難的狀態下依然選擇對美印持強硬立場,那麼,「港版國安法」有大陸民意的強大支持,再大的外部壓力,北京認為它也是能頂過去的。

這是一個政治力量不對稱的游戲。預計「港版國安法」最早於7月最晚於9月香港新一屆立法會組成前實施,就目前狀況言,該法的實施之日,將是「一國兩制」在香港實際的終結之日,儘管還掛著這個招牌。

(《德國之聲》致力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