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刺青師宋禹儂:客家女性該有什麼樣子?我只有「喜歡不喜歡、想做不想做」

專訪刺青師宋禹儂:客家女性該有什麼樣子?我只有「喜歡不喜歡、想做不想做」
Photo Credit: 傅紀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對家人並沒有恨,甚至把親情看得很重。但她無法順應母親的期待──乖巧地做個體面的工作。她只想做自己喜愛的事。她本來以為自己不在乎那些期待和壓力,但心裡的在意卻以病痛表現出來。

刺青師宋禹儂,五年前拍攝一系列性感寫真照,引起網友注意。她還以漂亮臉蛋,細腰巨乳,被PTT鄉民稱為「奶特版霸主」。個人臉書追蹤數近八萬,被JUKSY網站列為「台灣三大火辣女刺青師」之一,並時常登上《蘋果日報》。2019年曾因客訴事件登上新聞。她早期在彰化的刺青店當學徒,現在台中自行開業。是名氣很大的女刺青師。

宋禹儂是台北人,客家+外省後裔。爺爺是會計師,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雖換過不少工作,主要做興趣,大部分是當家庭主婦。她是長女,下有弟妹。

知識分子出身的客家人家庭,對子女的要求自是嚴厲。宋禹儂是整個家族中的長孫女,從小就被明示暗示,要符合「客家女性」的完美典型。簡單說,就是要成為家族女性的典範。但染髮、渾身刺青,以刺青為業,這應該違反家族期待。

宋禹儂無所謂的說:「很多耶。很多事家人都有意見,從小被訓到大。」

客家女性該有什麼樣子?雖然無明確規範,但勤勞儉樸,努力打拼,幫助家業,這些隱性要求,讓她們被期待成為「家頭教尾」、「田頭地尾」、「灶頭鍋尾」、「針頭線尾」的女超人。因為父親畢竟是知識份子,思想開明,並沒給宋禹儂太多壓力,她想做什麼都鼓勵她做。但爺爺有客家長子的威嚴,也影響她的成長。

「我覺得母親受到爺爺的影響。她只有高職畢業,所以爺爺對他們這樁婚事很反對,覺得媽媽配不上爸爸。但爸爸不顧一切跟媽媽結婚。爺爺就常常嫌母親不好。」宋禹儂說。

這造成她母親的偏執之處。她的母親會把壓力轉嫁到子女身上。從小就要求他們有「適當」的表現。反過來說,宋禹儂母親想證明自己的價值,就必須由子女來實現。他們表現好,就可以證明這樁婚姻不是一個錯誤。

宋禹儂的弟弟妹妹,從小就很乖巧聽話,是極為順從的小孩,直至今日也是,但她不是這樣。宋禹儂對於母親的管教,既不反抗也不順從,消極的態度,常惹母親生氣。這讓她從小就很不想待在家裡,高中就故意選唸中部的學校,直接離家住校,以「避開家人的囉嗦」。

但宋禹儂也沒有翹家或其他叛逆的行為,單純只是「不配合家人」而已。

宋禹儂高中畢業,就近唸大葉大學的視覺傳達系。她從小喜歡畫畫,但沒特別進美術班,選了比較相近的科系,無風無波的唸完大學。畢業後當了一陣子的美術設計,覺得沒興趣,就跑去學刺青。

「為什麼想當刺青師?因為我喜歡刺青。」宋禹儂說。

通常這類問題,都能引出受訪者的一番道理。不管是環境影響、心理期望、人生目標⋯⋯等,都能具體說明為何入行。但宋禹儂無法,她的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喜歡。為什麼喜歡?沒有為什麼。

宋禹儂說,自己是一個很無趣的人。她大學在彰化待了四年,放假不往台中跑,不參加什麼藝文活動或次文化活動,人際關係也很單純,大多待在宿舍。而即使想學刺青,也就近就在彰化的刺青店跟著師傅,就這樣當學徒直到自己開店。生活可說單純。

學徒初期沒什麼收入,宋禹儂就靠當大尺度Model賺錢。五、六年前大尺Model還不多,巨乳細腰加上正妹臉孔的外貌,自然引起關注。這也讓她在學徒時期,即有不少慕名而來的客人。一路下來,也構成了她的困擾。

宋禹儂嘆氣說:「從當學徒開始,因為我客人多,就被很多人講得很難聽。大家說我靠胸靠臉,賣弄風騷,才有那麼多客人。很多說我刺青技術很爛,圖也很爛,不知道紅什麼。批評很多。」

聽來是女性在職場常遇到的狀況。宋禹儂覺得,外界的說法並沒有錯。論技術她沒有特出之處,會的不多,不夠全面。說圖怎樣,其實很難有標準。她的圖不敢說好,但要說爛也不至於。網路上負面客評不多。整個看來,較似同業眼紅。大致批她:「生意與實力不成正比」。

風言風語造成的負面影響,讓她在師傅的店待不下去,後來在台中自行開業,直至今日。

作者提供
Photo Credit: 宋禹儂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受到那麼多關注。」宋禹儂說。

這句話很多網美都會說,通常都言行不一。很多人用各種方式營造自己的形象,靠自拍美圖、議題討論、各式合作,來博取名氣。這時代任何正妹,要說自己這些沒做,沒人會信。宋禹儂覺得,她的確這樣想,自己沒辦法控制別人要怎麼看。現實就是,她的客人雖然也有男性,但還是女客居多。

根據網路上可查到的「正妹女刺青師採訪」,多會提到一個論點。外界酸她們之所以生意好,都是靠賣弄美色。但實務上,男客對於刺青總是思考良久,錙銖必較。但女客大多憑感覺,喜歡就刺。說到底,會因為刺青師長得正,就跑去找她刺的人,其實不多。要說是因為口碑或知名度帶來的廣告效應,還比較準確。

宋禹儂的臉書累積近八萬人次的追蹤數,比起一般正妹刺青師、大尺Model或小網美、直播主,都來得高。這似乎很難只靠大尺照、巨乳照或刺青作品就換得來。問她怎做到的。宋禹儂想了很久,才擠出一個理由:「有粉絲說,他們覺得我蠻做自己的,所以才追蹤。」

而「做自己」這件事,其實也佐證了她的說辭。

我行我素

打從談話開始,我就發現宋禹儂沒有特別的堅持、思想,面對事情只有「想做或不想做」。當然這涉及個人好惡與感覺,例如她喜歡打電動,看動漫。這是許多青年都愛做的事。但如果深入去問,特別對次文化圈的青年,通常都會說出一番「為何這東西對我重要」的長篇道理。但宋禹儂沒有,她就單純以感受出發。喜歡不喜歡、想做不想做,然後沒了。多次反覆的談話中,她似乎沒有特別的價值觀,更不在乎他人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