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70年前韓戰而得救的台灣,是否該為僑生解嚴了?

因70年前韓戰而得救的台灣,是否該為僑生解嚴了?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選擇出國留學,都是該以個人追求自我實現為出發點,不該被任何政權、政黨索取政治意識形態的效忠。因此從韓戰爆發70年的歷史維度來看,僑生政策早該解嚴了。

今年的6月25日是韓戰爆發70年,相信各界都已有個共識,1949年逃到台灣的國民黨,若不是因為韓戰爆發而持續獲得美國的支持,可能蔣介石政權早已垮台了。

70年前韓戰的爆發,改變的不僅是兩韓、海峽兩岸持續的政權分治,也改變了東南亞,例如存活至今的僑生政策就是例子。僑生在意識形態上是個未被解嚴的群體,而筆者將以今日的時局變化解釋,為何僑生政策早該被台灣政府「解嚴」。

筆者所謂僑生解嚴,即是對僑生身份認定進行改革,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外籍人士,就不應該成為僑生,這改革倡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僑生身份認定是一樣的,所以不存在有「去中國化」的問題。

背上反共枷鎖的僑生

國民黨在1949年逃到台灣後,曾因為財政困難而打算裁併僑委會,畢竟組織功能與外交部疊床架屋的僑委會,也並非完全無可取代。不過,1950年韓戰的爆發,隨之而來的大批美援,不僅救了地位岌岌可危的蔣介石,也救了險遭裁併的僑委會。

朝鮮半島上的韓戰只是美蘇各代表著的民主與共產陣營冷戰鬥爭的其中一戰場,其他戰場還包括在東亞地區的意識形態攻防。1953年,時任美國副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 在東南亞各國的考察時,見識到許多東南亞華人受到共產主義的號召而前往中國求學,他對此現象感到憂心,於是他返美後建議美國政府,應援助中華民國政府招收東南亞華人學生來台升學,以免東南亞被共產勢力赤化。

1954年,中華民國與美國簽定《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開始對台進行美援。而此時的東南亞地區,由於二戰剛結束,東南亞人民正值從殖民地爭取邁向獨立的過程,當地的華人因身份歸屬上的模糊,法理上仍屬中華民國僑民。因此對中華民國政府而言,為了捍衛「正統中國」的地位,自然這是要號召華僑「回國」升學,尤其在泰緬地區的僑生,有不少是國民黨孤軍的後裔。

美援對台灣僑教的影響是相當顯著的,起初諸如台大等大學是不願意招收僑生的,因為擔心不同國家的僑生教育水平不一,可能會降低台大水準,但中華民國政府為鼓勵大學接收僑生,推出每招收一個僑生可獲新台幣1萬至2元預算補助的政策,各大學的態度因美援的利益才做出妥協,以招收更多僑生來獲得發展校務的預算。因此,僑生人數從1953年的427人,躍升至美援到來後的1954年的1058人,儘管美援在1965年停止了,但每年赴台升學的僑生人數依然穩定成長,在108學年度在學就學的僑生已有23,366人。

不過,其實今時今日在台所謂的「僑生」,其實根本不是華僑。確實50年代的國際環境裡,有許多地區還不是主權國家,按照中華民國採取血統主義的國籍法,確實屬於中華民國的僑民,但顯然如今這做法已不符時宜了。儘管陳水扁政府執政時修改了國籍法,不再採取廣泛的血統主義認定兩岸、港澳以外的華人都是「中華民國人」,但台灣管理僑生的法規至今依然名為《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兩岸、港澳以外具有華裔血統的人可以此辦法申請成為僑生,意即至今在台灣官方的思維里,這些僑生依然是「回國」就學,而非「出國留學」。

早期中華民國《國籍法》採取「血統主義」,只要祖先來自中國,海外華人永遠都是「中國人」,或稱「僑民」。例如,曾遭國民黨政治迫害的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當年被捕時,是馬來西亞公民,調查局卻說因為陳欽生流著中國人的血,所以中華民國有資格審判。

而《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對僑生的認定,是以是否為華裔為主,而非有無中華民國國籍規定中寫:「本辦法所稱僑生,指海外出生連續居留迄今,或最近連續居留海外六年以上,並取得僑居地永久或長期居留證件回國就學之華裔學生…」

無論如何,在中華民國政府還在大陸時期就存在的僑生政策,之所以能繼續在台灣延續,美國因素功不可沒。不過必須注意的是,美國為反制共產主義蔓延而以自由民主對東南亞華人文化統戰的政策,不只是依靠中華民國政府實施而已。1956年7月,美國行動協調局(Operations Coordinating Board)制定「美國對東南亞國家的海外華人政策和當前行動」(US Policies and Current Actions Toward Overseas Chinese of the Governments in Southeast Asia, July 7, 1956, CK3100159358 , DDRS ),包括在東南亞等地設置美國新聞處、捐贈美國出版品給當地圖書館,鼓勵華人參與支持台灣國民黨政府。馬國學者莊華興指出,當時美國的這戰略引起東南亞國家的不滿,畢竟多數東南亞國家已獨立建國,華僑也開始融入居住國。美國的宣傳攻勢直到1964年才逐漸緩和,而隔年美國也停止對台美援。

成為反共復國的一員

在視海外華人都是僑民的思維下,在台就學的僑生也成了蔣介石「反攻大陸」、「反共復國」的政治宣傳樣板,畢竟國民黨逃來台灣後,面臨著聯合國席位、正統中國地位的合法性危機,無法僅僅對內宣稱自身是「正統中國」而已,還必須依靠邦交國數量的維繫,以及仰賴海外華人(當局視為「華僑」)的支持。

在戒嚴時代下,僑生被動員成為「反共復國」的政治宣傳樣板的行動包括,學習三民主義、組織僑生出席國慶大禮、組織僑生到金門參觀軍營等,其中最具爭議的,就是強制僑生參加軍訓,成為「反攻大陸」的一份子。

其實早期官方並沒有強制赴台留學的外籍華裔學生上軍訓,可是教育部卻在1966年頒定《專科以上學校僑生暑期集訓通知》,規定所有僑生必須參加暑期軍訓,否則無法獲得畢業學分,才改變此前僑生可憑個人意志自由參加軍訓的情況。這政策引起了馬來西亞政府強烈不滿,畢竟馬國華裔已是他國公民,而非中華民國的僑民,國民黨此舉必然侵犯了馬國主權。最終國民黨當局在1970年妥協,退一步為馬來西亞、新加坡(新加坡在1965年獨立)學生另外開設「海外青年講習會」,講習內容包括「一般體能訓練、反共鬥爭及訓育活動」等不涉及軍事武器訓練、向中華民國國旗、蔣介石肖像敬禮的爭議活動。

「海外青年講習會」在解嚴後的90年代才退出歷史舞台,而台灣政府是在1998年才允許馬國華裔學生選擇以外籍生身份來台求學,僑生制度與外籍生制度雙軌並存。

雖然台灣已實現三次政黨輪替,解嚴三十三年了,但仍帶有反共、黨國意識形態包袱的僑生政策依然存在,至今仍對僑生群體帶來負面標籤與忠誠檢視的問題。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選擇出國留學,無論背後的理由真是要光宗耀祖,還是要衣錦還鄉,都是該以個人追求自我實現為出發點,不該被任何政權、政黨索取政治意識形態的效忠,更何況現今多數的僑生不是所謂的僑民。因此從韓戰爆發70年的歷史維度來看,僑生政策早該解嚴了。

所謂負面標籤,包括過去僑生享有許多入學優惠、獎助學金補助等,形成了台灣社會對僑生坐享社會福利的刻板印象,以致成被污名化的存在。

藍綠都愛吃僑生豆腐

國民黨剛逃到台灣初期,僑委會曾因政府財政拮据而險遭裁併;扁政府時期,也曾提出要裁併僑委會,但因民進黨朝小野大、海外僑社與華人社會反對而作罷。而憑高人氣上台的馬英九也曾動念將僑委會列入行政院組織改造計劃當中,但也因海外僑社、海外國民黨黨員的強烈反對,也作罷了,僑生政策也順此延續至今。

關於今時今日僑生政策的政治色彩,至少在台灣政黨輪替後,已本土化的台灣社會已不再強調反共大陸、或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因此僑生群體相比過去的戒嚴時代,被賦予反共復國的政治期盼也褪色了,但依然是藍綠政治人物拿來消費的群體。

在2014年,馬英九執政的年代裡,國民黨籍立委陳鎮湘質詢僑委會,是否考慮將僑生列入募兵制兵源,以減緩徵兵制退場後的病源問題。當時僑委會委員長陳士魁表示他贊成把僑生列入募兵制兵源,但國防部曾表示不同意,但須先取得跨部會共識修法同意讓僑生入籍。

由於陳水扁政府年代裡已修改國籍法,各國華裔難以再如過去般輕易入籍中華民國,因此讓僑生服兵役的假設已幾乎不太可能成真。儘管當時這質詢主要是針對僑生群體中的滇緬地區學生,他們多是國民黨孤軍後裔,但依然可看出政治人物依然把僑生視為可動員效忠的群體的想像。

2020總統選舉時期,支持大中國主義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稱,其夫人李佳芬應邀請前往泰國、柬埔寨、越南等慰問「僑胞」時,一下飛機就被一堆台商及馬來西亞的僑生(校友)簇擁痛哭等語⋯⋯無論李佳芬在海外走訪的實情為何,從以韓國瑜為代表的國民黨人言行可知,國民黨始終傳承著蔣介石對海外華人的工具性思維,所謂「海外華僑」從來是為附屬於黨國的,在黨國的語境下,華僑的位置多是為一搏「祖國」的「關愛的眼神」而存在的客體,僑生群體亦如此。

除了藍營的國民黨依然存在對僑生的忠誠索取/檢視外,其實強調台灣意識的綠營也有這情況。筆者認為,這是因為過去台灣教育強調「華僑是革命之母」的政治話語太成功了,以致許多台灣人仍無法正確認識各國華人並非中華民國僑民。

今年3月19日,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質詢時任文化部長鄭麗君時指出,中國在各國以孔子學院做文化統戰,他希望文化部也有文化反統戰的計劃,鄭麗君則主張做自己就是最好的反制,因為文化存在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反制。結果陳柏惟以他馬來西亞僑生朋友為例來反駁:「我不完全認同,因為對面的文化是有侵略性的,不管我們表現得多好,都是黃皮膚黑頭髮,我有可能把你的語言文化掌握在手裡,當然,我們立場堅定表達我們的意志,但是中國在統戰、吃豆腐上從來不曾放軟,所以我還是要提醒你,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我以前在大學時有個馬來西亞僑生,他以前都看台灣的綜藝節目,但2006年畢業回國後,他開始看中國的節目,這就是一個吃豆腐的狀況。」

對筆者而言,鄭麗君的回應值得肯定,台灣做好自己才是根本解方,許多東南亞華人不再看台灣節目的原因,不完全是因為中共文化統戰,而是近年來台灣影視產業自身走下坡使然,當然也有《我們與惡的距離》、《誰是被害者》等熱門台劇興起,台灣影視產業有復興之勢,不過這是另外的課題了。從陳柏惟的言論分析,對馬國僑生進行文化反統戰的想法,猶如當年美國對東南亞華僑的文化宣傳攻勢思維一致,依然將僑生視為民主陣營/台灣可用的反共工具。這更讓人懷疑,到底是誰在吃僑生豆腐?

另一案例是民進黨立委羅美玲,她曾是馬來西亞國民,後來入籍中華民國,是首位原籍馬國的中華民國立委。羅美玲在今年5月表示,她希望新任僑委會委員長童振源到訪東南亞各國的「僑校」,包括馬來西亞的60多所獨立華文中學有師資需求,希望童振源上任後讓台灣跟各國僑校有更多連結,共同面對來自中國的競爭。儘管馬來西亞的獨立華文中學是民間的私立華文學校,但肯定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僑校,這誤會可大了。

童振源期許僑委會成槓桿支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現任僑委會委員長童振源。

也許目前民進黨內對於僑務政策較有新時代認知的,是立法院長游錫堃。今年2月游錫堃接見來自日本的僑團時,時任僑委會委員長吳新興竟說「代表旅日所有台商朋友對於『自由祖國』、對於台灣故鄉的支持和向心。」結果游錫堃公開糾正吳新興「自由祖國」用詞,他認為,講自由祖國,就等於還有一個不自由祖國,台灣現在沒有所謂自由祖國,也不要有兩個祖國。

無可否認實行近70年的僑教,拉近了台灣與東南亞華人社會的距離,但也不應否認僑生政策背後的黨國歷史包袱帶來的問題,讓外籍華裔學生回歸為外籍生,不會阻礙台灣與東南亞的交往。韓戰已過去70年,儘管朝鮮半島仍籠罩在核戰爭的陰影下,但台灣已不再需要承擔正統中國的責任,也不再是各國華人的祖國,何況好幾代的東南亞華人已是他國公民,無論親共或親台,都該讓他們走出自己的道路。韓戰70年,是時候該讓僑生解嚴了。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