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微鏡後的隱藏者》:立志成為女性科學家的代言人——發現RNA聚合酶的黃詩厚

《顯微鏡後的隱藏者》:立志成為女性科學家的代言人——發現RNA聚合酶的黃詩厚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研究工作上與擔任行政工作的過程中,黃詩厚以身作則,除了在基礎科學研究上孜孜不懈外,並且大力推廣教育,鼓勵女性從事科學研究,並設法改善女性科學家在學術環境中所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文:劉仲康、鍾金湯

立志成為女性科學家的代言人——黃詩厚(Alice Shih-Hou Huang, 1939 ∼ )
「運氣好雖然有幫助,但是努力工作與投入更重要。」——黃詩厚

黃詩厚(Dr. Alice Shih-Hou Hung, 1939-)是微生物學家與分子生物學家,她首先在水泡性口炎病毒(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VSV)中發現了RNA聚合酶,促成她的丈夫大衛・巴爾的摩(David Baltimore, 1938-)之後能夠在此基礎上發現DNA反轉錄酶,而榮獲一九七五年之諾貝爾獎。她一生鑽研RNA病毒的繁殖,在病毒繁殖與致病機制上有重要的貢獻,許多發現已經成為現今教科書中的經典文獻。

她也是一位傑出的教育學家,尤其是在促進女性與少數族裔從事科學研究上貢獻卓著。她是我國中央研究院第十八屆院士, 並在二○一○年榮膺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AAS)的會長,成為該會一百六十餘年歷史上第一位亞裔主席,她的經歷對於鼓勵女性與少數民族從事科學研究,具有極大的鼓勵作用。

不僅醫治一些人,更想造福全人類

黃詩厚於一九三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出生在中國江西省的南昌市,祖籍貴州,是家中四個子女中最小的一位。她的父親黃奎元早年是一個孤兒,被教會收養後留學美國,回中國後成為中華聖公會雲貴教區的主教。她的母親來自於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富裕家庭,與黃奎元結婚生下四位子女之後,於四十五歲時重回學校念護理,是一位思想新潮的女士。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國共內戰動盪不安之際,黃詩厚的父母全家移民美國,希望四位子女能在安定的環境中接受教育,當時她連一句英文都不會講。

幼年的黃詩厚進入寄宿學校完成小學和中學學業,高中三年級時歸化為美國籍。於一九五七至一九五九年因獲得獎學金,而進入著名的衛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就讀。之後又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醫學院,於一九六一年獲得人類生物學學士學位。她本有機會進入醫科成為醫師,但因見到一位滿身褥瘡的瀕臨死亡老人,心想一名醫師即使盡其全力,所能挽救的病人也很有限,或許成為醫師並不是她所真心想要的,但是如果能從事實驗科學,找出致病的原因,那就能造福全人類。因此她選擇留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繼續讀研究所,主修微生物學,指導教授是知名的病毒學家華格納(Robert R. Wagner, 1923-2001)。

讀研究所時,她開始研究人類單純皰疹病毒與水泡性口炎病毒。雖然還只是學生,便有了重要的發現,成為首先發現缺陷干涉病毒粒子(defective interfering viral particles)的科學家,她認為這些病毒的突變,與其致病力有重要的關聯。她在研究生的階段便在重要的微生物學期刊上發表了七篇論文,於一九六六年獲得博士學位。

成家立業與夫婿攜手前進

一九六六年,剛畢業不久的黃詩厚受其姨父李國鼎先生(時任中華民國經濟部長)之邀,來到台灣大學擔任副教授,並曾在中央研究院演講。一年之後,又重新回到美國,在加州聖地牙哥的沙克研究院(Salk Institute),於大衛・巴爾的摩的實驗室中從事博士後研究。她與巴爾的摩一見鍾情,並於一九六八年共結連理,二人一生的事業與家庭也從此開始邁向巔峰。

同年,巴爾的摩應邀到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任教。黃詩厚與夫婿一同搬遷到麻州,並擔任了一年的博士後研究。一九六九年,她成為麻省理工學院生物系的研究員,並以病毒缺陷干涉粒子獲得第一件專利。

此外,她還發展出測試細菌附著力的技術,也獲得另一件專利。依據當時分子生物學界的中心法則(central dogma),學界一致認為DNA可透過轉錄作用製造出RNA,然後RNA再透過轉譯作用製造出蛋白質。而黃詩厚與巴爾的摩的研究,則專注於病毒的繁殖,研究RNA病毒如何於宿主細胞內複製出其RNA基因體。他們首先發現了一種RNA聚合酶可利用原先的病毒RNA作為模板,複製出新的RNA基因體。他們合作發表了一系列的論文,闡述RNA聚合酶的複製方式與調控機制。

這些研究經驗與成果,奠定了巴爾的摩之後發現反轉錄酶,利用RNA為模板來製造出DNA的重大發現基礎,進而使巴爾的摩榮獲一九七五年的諾貝爾獎。

研究與行政管理齊頭並進

一九七一年,黃詩厚應哈佛大學醫學院之邀,擔任微生物與分子遺傳學的助理教授,有了自己的實驗室與獨立研究的主題。哈佛大學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學校,但黃詩厚顯然適應良好,很快便自研究中得到許多重要的發現,並分別於一九七三年與一九七九年榮升副教授與正教授。同時間,一九七一至一九七三年間也擔任波士頓市立醫院醫學微生物系的兼任科學家,以及一九七九至一九八九年間擔任波士頓兒童醫院傳染病實驗室的主任。

在研究上,黃詩厚專注於病毒的繁殖與調控,利用一種類狂犬病病毒作為模式,分離出各種突變缺陷株,來研究此病毒的感染機制,她明確地證實了病毒的突變可影響其致病力。她也首先發現具有套膜的病毒(包括人類免疫不全病毒HIV以及皰疹單純病毒HSV),無論其遺傳物質是DNA或RNA,當套膜上的醣蛋白發生改變時,其抗原性以及可感染的宿主範圍也會隨之改變。這些發現,對於病毒疾病的治療與開發出疫苗來預防,都具有重大的貢獻。

黃詩厚不但在學術專業上有傑出的表現,同時在服務與行政上的能力也備受同儕肯定。她在一九八八年膺選為美國微生物學會的主席,當時的會員人數超過四萬五千人,是美國最大的學術團體,她也因此成為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亞裔的國家學會主席。在美國的學術團體中,女性擔任主席已是非常罕見的,更何況還是一位亞裔的女性!

此外,她也活躍於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美國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學會、Sigma Xi科學研究學會、美國女性科家學會、美國傳染病學會、美國病毒學學會、美國華裔生物學家學會以及紐約州科學院等,為各種專業學術團體貢獻一己的專長。一九九一至一九九七年間,她接受紐約大學之邀,出任理學院院長一職;於此期間她還在一九九二與一九九三年擔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董事會的董事。一九九八年,她又轉到加州理工學院,擔任生物系的教職與對外關係的資深顧問。

雖然花費了許多心力在行政工作上,但是她從未離開過實驗室的基礎研究。她常對學生說:「每當獲得新的科學資訊與知識,都能使我心情特別愉悅。」她對研究工作的熱情,往往鼓舞了周遭的同僚與學生,她也一直不停地將研究發現發表成論文。除此而外,她也擔任許多重要科學期刊的編輯,審查其他科學家投稿的論文,提供修改文稿的建議。

由於在學術上的成就,黃詩厚經常受邀到各大學與學術團體擔任客座或講者。例如紐約的洛克斐勒大學、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密西西比大學、華盛頓大學、日本數學學會、紐約大學等,都曾邀請她利用寒暑假期間前往做短期的客座訪問學者。黃詩厚也從未忘記過她華人的血統,經常來台參加各種學術活動,並在一九九○年膺選為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第十八屆院士,不時參加院會活動,為我國的科學發展提出建言。此外,她也擔任過新加坡診斷生技公司(Diagnostic Biotech Ltd.)的科學顧問,以及基因科技(Gene Sing Inc.)公司的總裁,在生技產業上的發展盡一己之力。一九九九年,為了推崇她對新加坡科技發展與產業上的貢獻,新加坡植物園中還將一種蘭花的名稱以她的名字來命名呢。

立志做女性科學家的代言人

在研究工作上與擔任行政工作的過程中,黃詩厚深深體會到女性科學家在許多方面所面臨的艱困,因此下定決心要做一名女性科學家的代言人。她以身作則,除了在基礎科學研究上孜孜不懈外,並且大力推廣教育,鼓勵女性從事科學研究,並設法改善女性科學家在學術環境中所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她曾說過:「當我們提及科學和工程學界的女性時,常常發現的是正在衰退的數字、更低的收入、女性面臨的許多困難、女性需要做出的個人犧牲。」許多女性常被認為不需要太高的職位與待遇,她們最好是優先照顧好家庭,個人的志向應該放在其次。黃詩厚對這種觀點不以為然,她認為任何人從事科學研究,都應該能從其中得到樂趣與回報。因此在她擔任美國微生物學會會長期間,竭力協助女性微生物學家,也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在學會中成立了一個女性地位委員會,促進女性微生物學家會員的升遷與地位。她在這些委員會中,無論擔任任何職務,都克盡其職並盡力促進女性與少數族裔的地位與福利,她的行為廣受大家的推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依西方慣例,女性結婚之後都會冠上夫姓。許多知名的女性科學家,例如發現放射性元素鐳而得到二次諾貝爾獎的居禮夫人、研究醣類代謝的一代宗師葛蒂・柯里都是以夫姓而聞名。但黃詩厚顯然有自己的主見,雖然她的夫婿是大名鼎鼎的巴爾的摩,但她始終以自己的本名在科學界奮鬥,並在自己專長的領域中作出令人敬佩的成績。作為女性科學家的代言人,黃詩厚是一位稱職又傑出的代表性人物。

由於黃詩厚在學術與行政上的傑出表現,使她獲得了無數的獎項與榮譽,洋洋灑灑不及備載。舉其要者,如衛斯理學院之學術榮譽獎,美國麻州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曼荷蓮學院(Mount Holyoke College)、賓州醫學院(Medical College of Pennsylvania)之榮譽博士學位、我國中央研究院院士以及各專業學術團體所頒發的數十項榮譽講座與學術成就獎等。

由於特別重視教育,黃詩厚一直不遺餘力地鼓勵與提攜後進,屢屢擔任學生學術生涯的導師,尤其是對女性與少數族裔的後輩更是不吝花費心力來協助他們。此外她也在許多學校的國際相關組織中,擔任委員與提供建言,促進國際間的學術交流,將一位大學教授能盡的責任,發揮到極致。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顯微鏡後的隱藏者:改變世界的女性科學家》,臺灣商務出版

作者:劉仲康、鍾金湯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因為她們,我們存在

新冠狀病毒肆虐,主導新藥研發者為來自台灣的女性科學家,
英國女科學家聲稱已研發出疫苗,正在進行測試!

你不該只知道居禮夫人,更不該只認識愛因斯坦,有更多的女科學家讓我們不再受天花的威脅、了解DNA的重要、能運用抗生素對抗病毒……,她們的堅持才可以推動世界的前進。

本書收納從15世紀至近代的16位女科學家,包括微生物、病理、疫苗、放射線或教育等領域,例如:
美國第一位女醫師依麗莎白.布萊克威爾;
開啟公共衛生學大門的莎拉.貝克;
解開DNA奧秘關鍵的羅莎琳.富蘭克林;
還有引進疫苗概念的孟古塔夫人、
專精細菌性腦膜炎研究的布蘭瀚、
一生致力於鏈球菌的蘭西菲爾德、
生物製劑標準化權威皮特曼、
發現RNA聚合酶的黃詩厚等,
因為她們的努力,
才讓我們得以享有現在的生活和文明。

本書特色

  • 科學家小事典:引領讀者快速抓取主角的重要事蹟與成就。
  • 從歷史中,發掘出鮮為人知的女科學家。她們不僅是科學的創新者,更是性別平權的先驅。
  • 108課綱下,會考、基測國文科作文的最佳範例素材。
getImage
Photo Credit: 台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