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頓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導讀:川普為何對台灣如此不在乎?

波頓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導讀:川普為何對台灣如此不在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對美國政治有些基本的認識,對於川普和很大一部分美國民意在外交政策上會有希望與中國一起「發大財」而選擇割棄台灣的想法,應該都不會感到意外。

美國前白宮國安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本周出版,未上市就已造成國際轟動,裡面揭露大量他在2018年至2019年間擔任最高國安官員的經歷。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可說是美國外交和國防政策的第一把交椅,說是世界上除了美國總統本人外最有權力的第二人也不為過。然而波頓在書裡卻徹底與前老闆川普(Donald Trump)公開撕破臉,爆料川普在私底下、決策密室裡大量不堪又與外界對美國總統期望大相逕庭的言語和行為。

此書爆料內容成山,可以說是對今(2020)年11月美國總統選舉投下最大的震撼彈,美國及國際媒體和觀察人士都在不斷報導和探討其細部內容。台灣的讀者則關心川普私底下怎麼看待美國與台灣的關係?對此台灣媒體已有諸多報導,但仍沒有完整的中文翻譯。其實書裡直接提及台灣的只有兩、三個小段落,但內容卻相當露骨,筆者於是在此節錄摘譯跟台灣有關的段落,並分析討論。

筆尖與堅毅桌

川普很相信華爾街那一掛去中國賺過大錢的投機金融客說法,對台灣特別反感。關於這個故事有幾個不同的版本,但我知道川普最喜歡打的一個比方,是指著一支筆的筆尖說「這是台灣」,接著指著白宮裡的總統用書桌堅毅桌(Resolute Desk)說「這是中國」。原來在川普治下,這就是美國對另一個民主盟友真實的投入與支持程度。(頁313)

這就是台灣媒體廣泛報導的「貶低台灣」段落,諸多的評論人士也都對此著墨甚多討論,例如《聯合報》社論的解讀為「筆可以隨手贈人,川普會用筆尖在桌上寫字,但不會笨到認為可以用筆尖戳壞那張桌子。」

然而更值得台灣人思索的是,川普的這個想法和態度只是代表川普本人的某種偏見嗎?還是其實某種程度呈現了美國社會大部分人對外交政策的想法?為什麼他對台灣如此不在乎?又為什麼那麼看重中國的重要性?

許多人沒注意到波頓所謂「華爾街投機金融客」這個詞。事實上,美國共和黨在外交政策上一直處於兩派人馬的拉鋸,一派就是像波頓這樣意識形態堅定的新保守主義鷹派,主張伸張「美國價值」、支持親美的盟國和民主異議人士對抗獨裁強權。

而另一派則是所謂的「華爾街人士」,許多來自美金強強滾的大企業甚至是專做外國生意的賣國商人,以「發大財」為最高宗旨,認為美國外交政策的最終目標是確保美國商業利益,只要賺的到錢,跟中國俄羅斯合作也無所謂,什麼民主自由都只是幌子。

殘酷的是,新保守主義畢竟只是流行於某些華府智庫和學界人士之間的極少數,大多數共和黨的金主和他們一手資助的基層組織其實對在國際上當「世界警察」興趣缺缺、甚至對華府這些知識分子菁英感到高度反感。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共和黨初選中,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馬可・盧比歐(Marco Rubio)多少代表了新保守派的想法,卻在一次又一次的辯論中被代表華爾街利益混合基層民粹想法的川普言語羞辱,最後慘敗出場。

換句話說,只要對美國政治有些基本的認識,對於川普和很大一部分美國民意在外交政策上會有希望與中國一起「發大財」而選擇割棄台灣的想法,應該都不會感到意外。

中國近幾十年來急速經濟成長到今日,市場規模已經是台灣的十幾倍、甚至是幾十倍大,美國商界為首的利益團體、還有依靠中國生意吃飯的商人,為何會出於金錢利益選擇與中國妥協,而不顧中國在戰略上挑戰美國已建立秩序乃至自由民主價值的事實,這應該也是不難理解的。

RTX77YF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戰機悄悄賣、不許張揚

蓬佩奧(Mike Pompeo,美國國務卿)本來悄悄攔住了台灣請求購買F-16戰機的國會審查申請,因為他擔心這次川普不但會在內部討論時嘴巴上抱怨不該再賣武器給台灣,甚至可能會拍板拒絕整個軍購案。取決於之前美國對烏克蘭軍售被砍的先例,這絕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和蓬佩奧私底下商討這件事,並且請了前南卡羅來納州的眾議員麥克・馬瓦尼(Mick Mulvaney)跟我們一起說服川普。

8月13日的一場電話會議上,我們向川普細心解釋如果不批准台灣這次的軍購,絕對會成為美國在國際政治上的嚴重挫敗,況且台灣是毫無殺價的全額價碼、總共80億美元來購買這批F-16,還會在南卡羅來納州創造許多給美國人的工作機會。我們向川普說,最好在香港事情還沒鬧更大之前,批准這筆軍購。

我們簡報完,川普只問我們「你們有想過我們可以不賣東西給台灣嗎?」我們當然回答沒有,川普最後終於說「好啦,賣就賣,但只許靜悄悄的賣,不准給我發出任何聲音。約翰,你就別對此發表什麼演講吧。」我當時還真沒想到我可以發表一篇大演講,向世人解釋美國賣戰機給台灣的必要性,事後想起來,我或許應該這樣做的。

我離開白宮職位後,川普公然拋棄了在敘利亞的庫德族人,有些評論指出台灣會是下一個被拋棄的對象。對我而言,台灣毫無疑問是川普「可拋棄名單」的前幾名,只要川普繼續當總統,台灣就可能隨時被拋棄。(頁313)

諷刺的是,川普本人曾在2011年在推特發文抨擊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和參議院的民主黨多數議員,卡住了當年台灣購買60多架F-16戰鬥機的要求,如今卻被披露當自己當上總統後也延續一樣的懼中思維,台灣花納稅人大筆錢用「原價」買美國武器還要被「偷偷賣」。

看到這裡,川普的辯護者或許會說「川普最後不是賣了嗎?證明他行動挺台!」問題在於十年前歐巴馬時的國際局勢、美中關係、兩岸關係與今天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當年美國完全沒有警覺到中國軍事崛起的威脅,外交政策和國安專家幾乎一面倒傾向邊緣化台灣、避免得罪中國,豈知十年來中國解放軍急速擴軍、現代化,美國近年才恍然大悟到局勢不妙,原先高喊親中的專家大多都已轉向承認美國應該在政策上「再平衡」抑制中國的崛起。

而和今天對比,F-16對兩岸的軍事平衡會造成的影響也完全不同,當年買不到F-16只是遺憾,現在若買不到新的戰機對台灣國防而言幾乎就是真的完蛋。更不用說美國政府近年來終於在戰略上正式定位中國為競爭對象,現在的 F-16也不是新世代的、真正會對平衡兩岸軍事差異起到關鍵作用的F-35匿蹤戰機。

如果堂堂美國總統,對於這樣一個中規中矩甚至相當保守的對台軍售,卻仍不能理解其戰略目和必要性,更說明在殘酷的國際現實下,台灣是多麼容易被美國的決策者拋棄。

川習會:小孩與大人的談判

在日本大阪的習川會(2019年6月29日)上,習近平再度提及台灣的話題,他說台灣關係到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並且警告我們這可能會危及整個美中關係。會中習還要求川普親自關注這個問題,想藉此機會得到川普的承諾。習近平要求我們不可以讓台灣總統蔡英文造訪美國、也不可以賣軍火給台灣,他還說為了這是為了維持兩岸的穩定,習講這話時我心裡越加惱火。

習的要求也直接違反美國國會1979年立定的《台灣關係法》,裡面清楚授權美國對台灣自衛用途的軍售,尤其是為了升級台灣的防衛而必要的F-16戰機。(頁314)

為什麼習近平會要求川普「親自關注」這件事呢?從波頓書裡許多其他關於中國談判的記載裡讀者會發現,習近平很早就摸透了川普的人格特質與談判方式,他訴諸於川普本人自我為上的個性和無比的自尊心,每次談判都會先讚美川普一番、再利用已經處在自我感覺無限良好狀態的川普,在潛意識裡植入「我們知道你會這樣做,別讓我們失望喔」的訊息,走向中國政府想要他走的方向。

這當然不是什麼特別神秘的談判技巧,而是小學老師管理小孩子都知道的招數。可笑的是,堂堂美國的領導人,在國家層級談判桌上陷入了談判被「個人化」的陷阱,自己國家的利益和價值觀反而淪為塵土。

事實上波頓所記載川普於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的談判也如出一轍,也難怪波頓會對媒體評論稱,在面對普亭這樣老練的獨裁者面前,要操控川普就好像彈小提琴(play him like a fiddle)一樣,

台灣也沒有做出什麼挑釁中國的動作,相反的,丹・奎爾(Dan Quayle)告訴我說台灣已將軍隊大幅裁減,近年來甚至砍到以前一半規模不到,我覺得這是一個可怕的錯誤。(頁314)

丹・奎爾是誰呢?他是美國前總統老布希(George H. W. Bush)任內的副總統,當年以一個共和黨年輕參議員的身分被老布希挑選為副手人選時,就曾被美國輿論界廣泛嘲笑他的年輕、缺乏經驗、以及權貴形象,退任後也再沒有政治影響力可言,還常被形容是近幾十年來形象最「菜」又最乏人問津的副總統。

然而這樣一個美國政壇超級邊緣人,退任後藉著「前副總統」名號在國際上吃香喝辣,還被台灣在美國華府的遊說勢力看上,近十幾年來頻繁出入台灣成為「親台美國政要」,前幾年甚至受蔡總統邀請至總統府接見,當作「美國重視台灣」的政績,某種程度也說明台灣在對美國外交工作上的極度天真和無知,不過這些也是題外話。

但如果連丹・奎爾這樣一個邊緣人,都從台灣管道得知了台灣裁軍搞到戰力不行的事實,甚至還向美國國安顧問抱怨,我們可以想像美國外交政策決策圈在私底下對台灣國防能力的判斷到底有多麼不堪。如筆者日前於美國媒體和關鍵評論網同步刊載的調查報導揭露,美國國防部官員也在私底下,也向台灣的立法委員抱怨台灣國軍後備體系的嚴重缺陷,丹・奎爾所言顯然不是什麼特例。

從現實角度來看,台灣自己對國防的認真程度和投入多少,直接決定了台灣在面對中國進逼時是會選擇「抵抗」還是「投降」,這也是美國決策者在關鍵時刻要決定台灣是否值得美國保衛的重要指標之一。可惜的是,從波頓新書這樣一個不經意的段落中,我們都可以看出美國政策圈已隱隱意識到,台灣的所謂「抗中保台」其實只淪於嘴砲層級,也就更沒有要求川普這樣自私自利的政客會為了台灣而跟中國「槓上」。

RTS2K3W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灣如何應對後川普時代的美國?

許多人或許會期盼,波頓新書裡揭露川普的各種醜事、對美國國家利益和台灣等盟國造成的傷害,至少到今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就會終止。畢竟川普政府今年在防疫上的災難性失敗、還有疫情失控後的空前經濟破壞似乎已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據目前美國各家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無論在全國民調和大多數關鍵州上都遙遙領先川普,今年11月美國總統換人當的機會非常的大。

然而對台灣人而言,美國換一個總統就會解決這些問題嗎?拜登上台真的就會打從心理支持台灣嗎?川普的崛起代表的是他個人的問題,還是美國整體社會長期來的弊病,和美國這個「超級大國」走下坡的必然趨勢?

追根究柢,寄望「美國隊長」在台灣被中國攻擊時必然會從天而降保護我們,是一個缺乏證據支持的幻想。

包括不少美國「親台學者」和台灣國內自我感覺良好的評論,都不斷強調台灣的存在對美國戰略上制衡中國的必要性和不可切割性,然而這種想法都是建立在美國決策者有「大戰略」思維、以國家利益為尊的假設上,波頓新書證明了這種假設有根本的謬誤,也忽略了美國國內政治環境往往選出、或塑造毫無大戰略思考又短視近利的政客作為總統。

「靠別人不如靠自己」或許才是台灣人應該牢記的殘酷國際現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