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柳金財:支持「九二共識」的終局該是「兩國論」還是「一國兩制」?

答柳金財:支持「九二共識」的終局該是「兩國論」還是「一國兩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的兩岸論述,一直以來都是接近中國共產黨的論述,才會導致被中國共產黨所吸納,國民黨真正該做的,應該是思考兩岸關係的基本邏輯問題,徹底批判「九二共識」的缺陷,辯證地發展它,才是提升政策自主性的做法。

文:王贊勳(中正大學哲學系畢,一個鑽研馬恩列托的MELTer)

柳金財先生對於6月19日國民黨兩岸論述組所提出的建議案,給出了一些有趣的分析與見解,相當值得注意與評析。

先要分開來才能夠「統一」,所以兩岸的關係是什麼?

首先,作者認為,「一國兩制」會改變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在中華民國憲法之下沒有「一國兩制」的空間,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中華民國的表述,「恐損及國共間互信及惡化兩岸關係」。

這裡不談論互信與惡化的問題,這方面已經被談得夠多了,太過相對主義了,不外乎是「依從誰」的爭論,而單方面依從誰必然都不會對互信與關係有所幫助。

這裡簡單地思考一下「統一/統合」這個概念。

要知道,一艘船或一把斧頭,如果它本來就是完整的個體,那麼它就沒有統合的必要;正是因為它和零件分成了不同而獨立的個體,所以才有將各部件組合統一為一體的需要。幼幼班都知道,兩個性質相同,但大小可能有所差異的黏土,直到把它黏合在一塊前,它們就是兩塊黏土(很基本的數學),可以做不同的塑形。

一種蟲子,例如蒼蠅,即使再怎麼厭惡牠,都不能不去尊重牠的客觀存在,唯有承認牠是現實的,我們才有可能談論牠、嫌惡牠,進而去討論如何與其在生態中達到統一的平衡狀態。

如果「統一是不承認中華民國」,意即,統一是只有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麼「統一」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偽問題,因為世界上確實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倘若不承認中華民國,那麼「統一」就不可能成立,這不僅是由於其意義的匱乏,同時也因為中華民國是作為一個互不隸屬、實際統治台澎金馬的政治實體。

China_old_map_1936_中華民國全圖_秋海棠
Photo Credit:1936年《申報》地圖 公有領域

質言之,要有統合願景,要揭示國家統合方案,「承認中華民國」是其充分且必要的條件。

邏輯上,只有在承認中華民國的前提之下,才有兩個相異政治實體是否需要任何程度或方式的統合之可能性問題。若非如此,中國在它實際上是統一的獨立個體之情況下,不經與對象的對話,逕行妄圖支配該政治實體的人民,對於這種行為,帝國主義實為它的代名詞。

支持「九二共識」必得承認中華民國,那終局該是「兩國論」還是「一國兩制」?

其次,柳先生反對「民進黨將『九二共識』等同『一國兩制』」,認為「九二共識」實為涉及兩岸關係性質的「兩岸一國」之協商基礎,不應等同於制度安排的「一國兩制」。因此,國民黨不應該因民進黨的批判而揚棄九二共識。

這個說法相當地有意思,可惜作者完全沒有告訴我們,「兩岸(為)一(個中)國」這個概念,和中共當局所詮釋的「一中原則」,兩者之間到底有甚麼差異。且也不要忘記,柳先生在前面才剛警示要避免「兩國論」、反對了「要求承認中華民國」,現在反而又要對方承認中華民國的憲法,好讓觀念與憲法上兩岸的兩個中國可以差不多地等於兩岸為一個中國?

接著,作者又馬上認為,兩岸論述組應該提出有關兩岸關係定位、兩岸終局狀態安排。

這可有趣了,柳先生才剛告訴我們,「九二共識」不應與終極制度安排的「一國兩制」混同,反對民進黨將兩者等同的主張;現在,他倒是在強調「九二共識」不可揚棄的前提下,應該要有兩岸終局安排。

因為不能與「九二共識」相互等同,所以兩岸終局安排在此應非「一國兩制」。因為不能「承認中華民國」,要避免兩國論,所以兩岸終局安排在此應當也非一邊一國。

既然兩岸終局安排的可能答案都是錯誤的,那麼合理的做法是回到前提去思考,認識到「九二共識」就必須「承認中華民國」,只有在這一政治實體(無論它到底要叫作甚麼名字)的獨立存在被承認而對等的情況下,才有進一步地去討論——無論是內部的或對外的——所謂終局安排(無論統一、獨立、聯盟、附庸……等)的可能。

中華統一促進黨_統派_pro-beijing
Photo Credit:Shih Yuan/關鍵評論網
否定另一方的存在喊統一,就是整套系統最荒謬的地方

簡言之,如筆者早前已曾說過的,任何先驗制度論(transcendental institutionalism)的預設不但不應去限縮總體及其參與者的發展勢態,更不能夠去妄圖直接取消任一參與者的現實存在以削足適履。

國民黨人應該深切地去反省的是,當有人試圖取消中華民國/台灣在兩岸交流中獨立存在的現實,為「一中」的概念設定了具體的形式與內容;當有人違悖憲政精神,在憲法相關條文之中添加了不妥當的政黨價值觀時,他們就自己取消了「統一」這一選項能夠被討論的基礎。

更白話地,沒有契約可以沒有當事人存在,一個大喊要和自己結婚的人是荒謬的,而犯罪也得要有行為主體和行為客體;否定一方當事人之獨立性的「統一」對話,只是空話。

而柳先生又擔心,在未有統合方案的前提下,批判中國民主化、人權議題將淪為「干涉內政」。

這顯然是多慮了。

一方面,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來看,既然已經明確地表態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並且不「承認中華民國」,意即中華民國並不是主權獨立的外國。那麼對於民主化、人權議題的批判,也僅不過是中國內部的批判而已,並沒有干涉內政的問題。

另一方面,如果中國還能說自己是社會主義,那麼她就應該習慣這種袪除了「排他性忽視」(exclusion­ary neglect)以及「偏狹信仰」(parochial­ism)的批判。社會主義對於統治者與其國家的批判從來就是無國界的,只要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統治階級,試圖從外部設定價值以限制社會與其組成者的相互關係與發展,那麼基於人類的解放,人們必然地將聯合起來去批判它。

RTSVP3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歸結而論,國民黨的兩岸論述,一直以來都是接近中國共產黨的論述,兩黨論述趨近,反而導致國民黨完全缺乏自己對我國實際統治人民的論述,其論述被中國共產黨所吸納,國民黨的兩岸路線因此從被邊緣化走向被吸納。

在兩岸問題上,雖然兩方的政治基本結構不同,但其中至少有三個關係者:國民黨、中國共產黨和民進黨。如果國民黨不好好地去思考兩岸關係的基本邏輯問題,若不從「九二共識」的立場上撤退(或者要說長征?),徹底批判「九二共識」的缺陷,辯證地發展它,反而將喪失自身政策自主性、主體性,淪為依附幫傭、自廢武功,難以透過新論述建構爭奪兩岸政策話語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