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亞馬遜邊緣人:疫情蔓延至巴西偏鄉,他們首次接觸到「公共衛生」

【圖輯】亞馬遜邊緣人:疫情蔓延至巴西偏鄉,他們首次接觸到「公共衛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武漢肺炎在巴西確診超過百萬例,疫區已從大城市逐漸轉移到貧窮偏遠的鄉下。位在亞馬遜河口的貝倫(Belem)與馬卡帕(Macapá)在四至五月是疫情熱點,並由此蔓延到周邊的農村。

經過數日的呼吸困難,49歲的希爾瓦(Andrelina Bizerra da Silva)突然昏了過去。

她的家族是亞馬遜河流域上的巴西莓果農,在希爾瓦暈倒後,他們將她放在小船上,沿著蜿蜒的阿庫蒂佩雷拉河(Acuti Pereira River),向最近的波特爾鎮(Portel)衛生所前進。

由於當地沒有設備檢測她是否感染武漢肺炎,也沒有辦法治療她,所以衛生所人員再把她轉移到下游的布雷維斯(Breves),那邊有附近最大的醫院。

等他們抵達布雷維斯時,已過了六小時之久。希爾瓦也已經死了。

RTS3FSDK
希爾瓦的棺木|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說真的,我們這些家人的想法非常消極。」她的侄子菲利浦(Felipe Costa Silva)在運著希爾瓦遺體的船上說。「這情況會持續多久?有多少人會死去?」

隨著武漢肺炎在巴西確診超過百萬例,疫區已從大城市逐漸轉移到貧窮偏遠的鄉下。位在亞馬遜河口的貝倫(Belem)與馬卡帕(Macapá)在四至五月是疫情熱點,並由此蔓延到周邊的農村。

RTS3FSG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巴西馬拉若島(Marajo Island)是亞馬遜河出海口的一座島嶼,將河流一分為二。沿著河岸,有許多居民定居,大多數家庭靠著捕魚和種植水果維生,由於木造房屋都靠得很近,要這些民眾保持社交距離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根據統計,新冠病毒已在此地扎根,奪走數十人的性命、感染上百人。嚴重感染往往都過了數日才被發現或治療,導致患者情況相當不利。

然而,許多醫療人員卻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親自登門,在長達數小時的路途上運送患者就診。

RTS3FSG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醫師格萊森(Alex Glaison)在河邊的一戶人家中治病,他說:「由於交通的關係,很難再繼續深入各社區,這讓情況變得複雜。讓我們持續撐到現在的,是取得醫療成果的心情。」

有些民眾住在離市中心需要36小時車程的地方,形成醫療後勤的一場惡夢。波特爾的衛生局長朱尼爾(Nizomar Junior)帶領一支龐大的醫療隊伍,經常連續幾小時奔波於各個社區,還要跟不可預知的河水與多變天氣奮戰。

RTS3FSG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柯絲塔(Maria Luiza Costa)是一位樹薯農民,她就是屬於在城鎮邊陲、幾乎與世隔絕的居民之一。她與母親都出現頭痛跟類流感症狀,直到醫護人員來到他們家中做檢測,才確診得到了武漢肺炎。

由於生病,她們母女暫時無法工作,柯絲塔說她每個月從政府領取116美元的補貼,勉強維持生計。

RTS3FSG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許多居民來說,這波疫情才讓他們與公共衛生系統有了首次的接觸。雖然這是一種救贖,但也會令他們苦惱,因為這意味著,為了治療需要把親人送到遙遠的城市中。

25歲的克魯茲(Andreza Lima de Cruz)在父親被確診後,目睹醫生用救護船把父親接走。他說:「我們知道父親去了那邊,但我不曉得,他是否還回得來。雖然我希望他能留下來,但我們也必須替他做最好的打算。」

RTS3FSGB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