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依附理論(6):在愛情裡得不到「安全感」的人,有改變的可能嗎?

愛情依附理論(6):在愛情裡得不到「安全感」的人,有改變的可能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我們長大談戀愛時,那些高安全感的人在遇到威脅時,確實比較容易啟動具有安全感的記憶。但那些不安全感高的人該怎麼辦?難道他們就永遠不可能啟動具有安全感的記憶了嗎?

在愛情裡,許多人最怕的事情就是得不到「安全感」。但有在追蹤我的專欄文章的人都知道,安全感有很大一部分是小時後教養環境造成的。但被塑造出來的安全感,還有改變的可能性嗎?

我在《找回100%安全感:情場與人際的正向依附練習》一書中,提及了安全感形成的三個要素,也就是當孩子受到威脅時,主要照顧者要能夠做到「適時出現」、「敏感覺察」和「給予支持」。

雖然不是每個照顧者,都能完美地做到這三點,但有趣的是,安全感這種東西,並不是全有或全無的,即使是再不稱職的照顧者,也會有能夠提供安全感的時候。沒有人的安全感是0%,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著具有安全感的自我基模(self-schema,對自我的一切看法),與具有不安全感的自我基模。

在我們長大談戀愛時,那些高安全感的人在遇到威脅時,確實比較容易啟動具有安全感的記憶。但那些不安全感高的人該怎麼辦?難道他們就永遠不可能啟動具有安全感的記憶了嗎?

透過實驗,啟動內在的安全感表徵

心理學家對於這個問題設計了許多實驗,試圖促發受試者心中那些具有安全感的表徵。來看看這些促發,是否能讓受試者獲得短期或長期的安全感。

例如,實驗者會讓受試者不斷地去接觸一些具有安全感的詞彙(如:擁抱、安撫、親切)、接觸能帶來安全感的圖案(如:擁抱的圖、天使的圖、觀世音菩薩的圖)、讓受試者回想自己過去曾經被愛過的經驗等等。透過這些方式,實驗是否能讓受試者暫時感受到安全感。

這些暫時性的安全感,是否真的能被促發出來呢?一份研究指出,短期促發安全感,能夠減少焦慮依附放大受傷感覺的傾向,也減少了逃避依附否認自己受傷的傾向。另一份研究則指出,無論是哪一種依附類型,在經過短期促發安全感之後,都能讓他們的伴侶關係受到威脅時,採取較偏向安全依附式的反應。

既然有了一次性短期促發的研究,實驗者當然也會試著做長期促發的研究,來看看促發出來的安全感,到底能維持多久。實驗者認為,促發安全感之所以有用,正是因為我們腦中儲存著安全感相關的表徵,與不安全感相關的表徵,在持續透過實驗促發那些安全感相關的回憶時,會讓我們感受到的安全感比例上升、不安全感比例下降。如此重複刺激,便能夠漸漸地增加一個人安全感出現的頻率。

相關的研究結果,證實了實驗者的推測。在一項研究中,實驗者要求受試者在考試的前5天,每天完成一次線上的測驗。在實驗組當中,受試者必須快速地在填滿負面表情的16宮格中快速找出微笑臉,而對照組則是在充滿七瓣花的16宮格中快速找出五瓣花,每天總共需要做80個測試。

實驗結果發現,找微笑臉的那組比找五瓣花的那組,在面臨考試感受到的壓力程度上顯著的下降了。為什麼會如此呢?因為依附系統其實是一個情緒調適系統。當小嬰兒遇到危機時,若能得到安全感,他的壓力就會被釋放、解除危機狀態、關閉依附系統,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學者會把依附系統稱為情緒調節系統的原因。

這份研究也被應用到了電訪推銷員的身上,他們發現,找尋微笑臉的推銷員,比起找尋五瓣花的推銷員,在經過連續五天促發之後,自信顯著地增加,自我感受到的壓力顯著地下降了;而他們唾液中的皮質醇(壓力荷爾蒙)顯著地減少,銷售業績也普遍地變好。此外,其上司也給了他們較有自信的評價。

貓心我在新書中提出了找回安全感的幾個方法,其中之一便是找到一個較具有安全感、較能給你安全感三要素(適時出現、敏感覺察、給予支持)的交往對象,目的無非就是讓他們能夠不斷促發你心中那微弱的安全感。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促發,心中的安全感是會逐漸變得更強大的。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身為不安全依附的人,也有一些習慣必須要改掉,否則反而有可能反過來不斷促發安全依附伴侶的不安全依附感。

棘手的逃避依附,該如何面對人生

雖然上面提到了一些促發安全感的實驗,但心理學家在進行安全促發時,卻在逃避依附者身上遇到了一些麻煩。

Carnelley和Rowe(2007)的長期促發安全感研究發現,長期促發確實能夠降低實驗組的「焦慮依附」傾向,但是卻無法降低實驗組「逃避依附」的傾向。

事實上,過去的研究回顧當中也有提到,逃避依附確實比焦慮依附還要難以改變。那該怎麼辦呢?難道就要放任逃避依附者自身自滅嗎?

我個人給逃避依附者的建議是,既然逃避依附比較難改變,那就不要改變吧。對焦慮依附的人來說,他們很難適應一個人的生活;但相對的,逃避依附的人很習慣一個人生活。一個人生活對逃避依附而言是非常自由自在的,那又何必一定要和別人建立親密的關係呢?

我曾經聽過一個逃避依附的人說,她想要等待真正想要維繫長期關係的人出現,在那之前她單身也過得挺好的。逃避依附者並不意味著毫無朋友,逃避依附者還是會有一些可以互動、交流的對象的;至於一個人生活,更是逃避依附十分擅長的一件事情。

如果一個人可以過得很好,我們卻認為要變成安全依附比較好,會不會反而是一個安全依附至上的迷思呢?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