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境衝突強化「中國威脅論」,反中聲浪將再次偉大?

中印邊境衝突強化「中國威脅論」,反中聲浪將再次偉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次中印邊境衝突事件,極可能在印度國內再度掀起一波「反中」情緒。這種「反中」聲浪,可能為極端台灣主體意識者所操作,台灣內部也是自2019年「兩制台灣方案」、「香港反條例修正風波」、「2020台灣總統大選」及「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事件案」,不斷激化「反中」聲浪。

近日中印雙方爆發邊境衝突,事件發生在喀什米爾拉達克(Ladakh)爭議邊界,中印雙方軍隊在此爭議地區已對峙持續一段時間。印度官方宣稱,中印衝突導致印度一名軍官和兩名士兵死亡。中國外交部指責印度違背兩國達成的共識,兩次越過邊境線,「挑釁和攻擊中方人員,導致雙方部隊發生嚴重肢體衝突。」儘管兩國相互指控,但印度軍方聲明「雙方高級軍事官員目前正在會晤,以緩和局勢」;中國也呼籲印度不要採取單方面行動挑起事端。顯見雙方有意緩解緊張敵對關係,避免衝突升級。

中印邊境仍爆發衝突事件,其發生頗令人感到震驚,因為在此不久前兩國已舉行會談。先前中印兩國軍方在6月6日摩爾多邊境會談點舉行「軍長級會談」,商議兩軍5月以來在邊境加勒萬河谷和班公錯等地區的危機進行磋商。磋商結束後,中印外交部均表示「不將分歧上升為爭端」、「保持邊境地區和平與安寧」。然未來的中印邊境或將會面對更大的不確定性,6月19日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雖承認「無外人越過印度邊境」,然卻宣稱「要放手讓邊境的印軍自行決定採取措施應對各種情況。」

「中國威脅論」再起

中印邊界的加萬谷地區發生軍事衝突,據媒體報導目前至少已有20位印度軍人死亡,中國則有43人死傷,這是中印兩國45年來第一次發生有軍人死亡的衝突。中印互相控訴,印度政府指控中國企圖片面改變現狀,但中國外交部卻說是印度先違反共識,兩次跨越邊界,始導致這次衝突。印度外交部表示,應會捍衛主權到底;中國則強調加萬谷的主權屬於中方,呼籲印度遵守兩國共識。

整體而論,無論是民進黨當局、泛藍陣營及媒體報導、一般民眾反應平淡,並無對此事件展現明顯傾向政治立場及提出批判性觀點,似乎純粹是當一般事件報導,彷彿置身事外。然而,這樣普遍冷淡立場,其可能政治意涵解讀如下。

首先,除部分報導傾向中國主動攻擊,且傷亡人數高於印度,並呈現中國政府網路言論管制外,其餘媒體大致無此報導。某一報導指出根據「印度媒體報導,這是1975年中國部隊在阿魯納查省(Arunachal Pradesh)伏擊印度巡邏部隊造成傷亡以來,中印邊境首起有印方部隊人員傷亡事件。」此說法傾向中國主動攻擊,隱約為一種「中國威脅論」,形成對印度邊境之侵擾。

同時,部分媒體報導引述「至於中方是否有人傷亡,中國網路下午曾出現一則貼文,指共軍在這場衝突中有5人死亡、11人受傷,但這一數字直到目前仍無法確認消息來源。這篇貼文之後被刪除,但已被其他中國網友引用。」此說法象徵中國軍力似乎弱於印度,引述不易證實資料來說明中方具體傷亡高於印方;且為隱藏傷亡實施網路媒體控制,此似乎印證中國軍力並無想像中強大,且威權政府為隱藏其軍事敗績,而行言論控制之策。

AP_2017053831153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台灣的尷尬角色

其次,台灣與印度同為美國印太戰略中成員,且印度拒絕迎合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也為新南向發展重點國家。台灣作為印太戰略成員,其主要關係在於提升與美國實質關係,而非與印太戰略成員間建立緊密戰略夥伴關係,或許在印太戰略中及「反中」路線形式同盟上,將有助於提升台印若干實質關係。從國際政治來看,台印這種實質關係其實相當脆弱,且不可能上升為正式邦交關係及軍事同盟。中印邊境衝突,台灣當局反應冷淡並無明顯立場顯示,這恰恰凸顯民進黨當局兩岸政策困境。

理論上,若基於《中華民國憲法》具「憲法一中」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具「一國兩區」定位,中印邊界衝突,形同也是印度對中華民國法理主權及領土侵擾,台灣當局應當發表聲明譴責,若是如此,其政治意涵是台灣當局視兩岸定位為「兩岸一國」、「兩岸一中」。然目前民進黨當局雖宣稱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但卻未公開承認「憲法一中」、「兩岸一國」及創造性模糊的「九二共識」概念。然若台灣當局以「中國威脅論」批判中國大陸當局,在民族主義上似乎也站不住腳、自失立場,這將強化中國大陸當局及人民對台灣敵意。

再者,台印關係增長,導致民進黨當局不會批判印度軍事行為。印度執政黨人民黨(BJP)國會下院議員雷奇(Meenakashi Lekhi)和卡斯旺(Rahul Kaswan),在蔡英文520就職典禮當天,分別透過視訊向蔡英文及副總統賴清德致上就職賀辭。兩人期盼印度與台灣的全方位關係繼續成長茁壯,也提到總理莫迪於2014年提出東進(Ack East)政策,印台互惠共利關係存在進一步合作發展的巨大空間。

有的觀點以為,2019新冠疫情令中印領土爭議更緊張,但這也反拉近美印關係。印度儼然成為美國維持印太地區力量平衡的戰略夥伴,在軍演、軍備銷售、核能、國土安全及高科技產品銷售等多個領域與美合作,與中國邊境的紛爭更有拉近其與美關係的功效。但也有觀點提到,中印皆為新興經濟大國,對共同經濟利益的需求應超過邊境領土。

因此近來雙方衝突僅登上印度媒體,初期中國媒體則相當安靜,兩國政府也未大聲齊鼓出面指責。衝突僅限於肢體碰撞及丟擲石頭、意外死傷,也許正符合雙方戰略。究竟印度是否為拉攏與美國關係,而挑起中印邊界糾紛;或基於雙方基於經濟利益發展,此次衝突只是茶壺裡風暴,改變不了中印長期關係發展,顯然存有爭論性觀點。

加劇「中國威脅論」,反中路線飆漲

最後,中印衝突若被質疑或塑造成是「中國威脅論」,但中國軍力不若想像大、中國威權集體主義控制言論,這可能加大台灣反中路線。當然這必須澄清不是來自台灣官方政策立場闡釋,而是具官方性質媒體在報導中添加資料,是否為假新聞、假資訊,一般讀者難以判斷。

而中印邊界衝突,可能也會彰顯印度反中路線崛起。例如印度最大反對黨國大黨資深國會下院議員周德里(Adhir Ranjan Chowdhury)推文表示,印度的士兵和軍官成為中國肆無忌憚「入侵」行動的受害者,「我們需要適當的報復、報復、報復。」旁遮普省(Punjab)省長阿馬林達・辛格(Amarinder Singh)也推文表示印度應採取一些嚴厲措施,每次印度這方送出軟弱的信號,就讓中國做出更加好戰的回應。這顯示印度國內因邊境衝突傷亡事件,「反中」聲浪的崛起。

此次中印邊境衝突事件,極可能在印度國內再度掀起一波「反中」情緒。這種「反中」聲浪,可能為極端台灣主體意識者所操作,台灣內部也是自2019年「兩制台灣方案」、「香港反條例修正風波」、「2020台灣總統大選」及「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事件案」,不斷激化「反中」聲浪。

這種台印「反中」聲浪是否形成「共振效果」,頗值關注。當然這不僅對已面臨疫情泛濫和經濟困乏難題等內憂的莫迪政府來說,增加外交與安全的外患挑戰。同時,也會影響中國國際形象,諸如「中國威脅論」再起。

RTS3E2Z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恢復兩岸對話協商之必要性與迫切性

基本上,台灣當局及民眾面對中印邊境衝突,呈現相當冷淡政治反應現象,當然這也與台灣本身國際參與有限、民眾國際政治知識,以及對國際新聞媒體報導欠缺關注有關。其背後可能反應出民進黨當局的尷尬處境,既不能批判中國大陸當局而自失民族主義立場,及展現守護憲法上所規範之主權、領土決心;也不能批判印度而產生印太戰略聯盟成員嫌隙,影響雙方實質關係發展。同時,這也凸顯台灣社會民眾冷淡政治心理取向。

中印邊界衝突對兩岸關係具有三層面啟示意義。第一層是中國政府呼籲印度不要採取單方面行動挑起事端,雙方應以協商、對話代替對抗,尋求外交解決而非軍事對峙及衝突。從這一角度來說,若是台灣當局已公開放棄「法理台獨」,兩岸當局是否可能從對抗走向對話,進而恢復協商,這樣利於緩解台灣內部「反中」聲浪。

可是中國大陸當局卻一再宣稱及質疑,台灣當局採取文化台獨、漸進式台獨及一系列「去中國化」措施,如此勢必激發中國大陸對台灣敵對;而台灣當局儘管宣稱不會變更國號、獨立公投,但「反中聲浪」飆漲,也會激化中國大陸社會支持「武統」聲浪。因此,從中印邊境衝突啟示,兩岸應儘速展開對話,中國大陸當局應明示對台政策底線與紅線,而非一再刺激內部武統聲浪;台灣當局也須節制而不採取挑釁政治行為,重申「維持現狀」主張,不會進行獨立公投、變更國號、宣布另行獨立。

第二層次的政治意涵是,中國堅持所謂「四大自信」,強調在理論、道路、制度及文化自信,已成為負責任文明大國、經濟強國、軍事強國,本身強調「和平崛起」,為全球和平秩序之建構者、維護者;應避免被塑造為「中國威脅論」,中印邊境衝突仍應回歸外交對話與協商,若雙方挑起及擴大邊境衝突,勢必危及區域秩序穩定,而若跳脫「敦親睦鄰」外交目標恐將刺激區域周邊國家不安,反而易激化及強化周邊國家與美國所構建印太戰略的緊密度,從而更加強化印度或台灣的「反中」路線抬頭。

儘管從地緣政治及經濟角度來看,台印間要形成戰略聯盟關係或產生「反中」聲勢的共振現象,頗有困難、可能性不大,但中印邊境衝突及兩岸敵對僵持,也會坐實「中國威脅論」成真之說。

第三層政治意涵則是台灣應從「聯美抗中」路線,轉向「聯美和中」平衡戰略。當前兩岸敵對關係有如螺旋般上升,台灣因參與美國主導印太戰略圍堵中國陣營,民進黨當局及普遍社會「反中」力量飆漲,主張「和中」路線的國民黨接連在總統大選、高雄市長罷免案中失利,其政黨支持度及認同持續下降,甚至內部出現「九二共識」過時論、歷史貢獻論之說法。

由於國民黨、民進黨皆走「親美」、「聯美」路線,兩黨若是批判印度在中印邊境衝突中侵擾挑釁行為,這形同是對美國主導下印太戰略成員內訌,對美國所建構印太秩序及利益、提升台印關係恐有所損害。就此而論,民進黨當局或國民黨選擇不做任何政治立場宣示,看似冷淡,反而是一種理性策略選擇。

最近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在其新書中,鉅細靡遺揭露地其個人在白宮期間所見所聞,尤其直指夾在中美間的台灣角色,恐成為庫德族後被美國川普(Donald Trump)政府所拋棄的對象。儘管美國宣稱台灣為其印太戰略的民主同盟,民進黨當局改變馬英九執政時期衡平的「聯美和中」戰略,轉向為失衡的「聯美抗中」戰略。波頓說法對毫無保留踏上親美路線的民進黨當局,猶如是當頭棒喝。

當然,蔡英文總統的國安團隊在認知上並不會天真以為,中美大國博弈中,台灣並不會有淪為兩國操弄的棋子或馬前卒的危險,必須防範或避免成為兩大國間衝突交鋒下犧牲品,美國未必會為保護台灣安全及區域秩序,而與中國爆發大規模軍事衝突。

波頓向來主張支持台灣,取代美方模糊策略,從其宣稱中了解川普將台灣比喻為「筆尖」說法,台灣可能成為最接近川普「拋棄名單上第一位」。換言之,儘管美國相關重要官員口頭上或在立法上,雖表示對台灣重視及安全承諾,但美方未必會為台灣而與中國進行一場後果嚴重的軍事衝突,中美為台灣而戰爭實悖離兩國國家利益及亟欲擺脫「修昔底德陷阱」目標。

從中印邊境衝突來看,以對話代替對抗方是上策,台灣內部持續「反中」聲浪,不僅無助於解決雙方分歧,反而最終以民粹主義綁架溫和與理性的兩岸政策論述與路線對話。而中國大陸以「反台獨」擴大至「反台」、「窮台」、「困台」,武統聲浪飆漲反而不利於兩岸融合,易激勵極端強硬路線抬頭,無助於兩岸發展及和平統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