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開宅變公共住宅毀半生積蓄?幸福不是比較來的,別把別人的不幸當做自己的幸福

聯開宅變公共住宅毀半生積蓄?幸福不是比較來的,別把別人的不幸當做自己的幸福
Photo Credit: Luke Ma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因為台北市政府打算開放出租捷運聯合開發住宅,招來許多民眾的反對,其實也是個同樣的心態,首先是有人說:「我的半生積蓄都毀了,台北市政府要賠償我嗎?」,我不知道你的半生積蓄毀在那裡,你的半生積蓄不是買了房子嗎?你現在不是正住在裡面嗎?有人沒收或是拆了你的房子嗎?如果沒有,那你的半生積蓄正好端端的佇在那裡陪伴你呢!如果你不是自己要住,只是為了投資,難道不知道投資有賺有賠,買房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嗎?更何況,也沒能證明你就賠錢了。

兩三年前在某個場合上巧遇一位國小足球教練,聊天時談到國內幼童足球環境的問題,其中之一是目前國內的體制通常是一個老師帶一支球隊,從進攻到防守,從前鋒到後衛都自己包辦。其他位置可能勉強可以應付,但是沒有專業守門員教練,對於守門員的養成影響非常大,等到上了高中才受比較專業的守門訓練,可能就來不及了。

說穿了就是國小的經費不足,請不起一名專任的守門員教練,於是我想了個法子,聯合該國小附近五所有足球隊的小學,每個學校出五分之一的經費,請一名守門員教練,每周一天,分別指導每一所學校的守門員。如此一來,只要五分之一的預算,就可以得到專業的指導,而且守門員出身的運動員,也有機會從事跟足球相關的教學,不至於荒廢一身所學。

一切聽起來如此美好,但是走訪的結果,卻是得到大多數學校教練的反對;不過,他們倒不是因為要多花一筆經費而反對,他們對於這個提議的反應是:「讓別的學校的守門員受專業訓練?那怎麼可以?萬一他們的守門員變強了,跟他們比賽我們不是吃虧了?我們出錢讓別的學校進步,這可不行!」

說穿了,大家寧願一起變爛,也不願意一起變好。爛的時候會有一種奇怪的幸福感,看到別人的日子過得很差,彷彿自己就過得很好。

Photo Credit:  林欽榮

Photo Credit: 林欽榮

最近因為台北市政府打算開放出租捷運聯合開發住宅,招來許多民眾的反對,其實也是個同樣的心態。

首先是有人說:「我的半生積蓄都毀了,台北市政府要賠償我嗎?」,我不知道你的半生積蓄毀在那裡,你的半生積蓄不是買了房子嗎?你現在不是正住在裡面嗎?有人沒收或是拆了你的房子嗎?如果沒有,那你的半生積蓄正好端端的佇在那裡陪伴你呢。如果你不是自己要住,只是為了投資,難道不知道投資有賺有賠,買房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嗎?更何況,也沒能證明你就賠錢了。

接下來又有人說了,台北市政府只租不賣,是鼓勵年輕人不用努力就可以跟你們一樣擁有房子。首先,他們跟你不一樣,他們只能租,不能買,所以他們如果努力不夠,不可能跟你一樣擁有自己的房子。如果你願意,也可以趕快把房子賣一賣,去外面租房子,如果你認為那樣比較好的話,何樂而不為?如果你的房子是貸款,那可能很多一次付清買房的人也要生氣了,他們那麼努力才把錢存夠,你用貸款就可以買房子,豈不是變相鼓勵大家不要努力存錢就可以買房子?

Photo Credit: 睿薛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睿薛 @ Flickr CC By SA 2.0

也有住戶認為如果房子是用出租的,沒有辦法掌控住戶的品質,不知道你有沒有調查過你現在住的社區,有多人的房子其實是租來的?除非你一視同仁,規定全台灣的人都不可以租房子,否則你有什麼理由反對房子是用租的呢?你反對的理由其實只是,啊!他怎麽可以租得比我更便宜啊!

我們習慣把幸福變成一種比較:老婆回家唸老公隔壁的老王薪水比他多五千塊,卻不在乎自己家裡過得好不好;聯開住戶覺得別人租房子很輕鬆,卻忘記自己擁有房子的安心感;足球教練怕別的球隊變強,卻不在乎自己的球員到底有沒有進步。考試不及格沒關係,只要大家通通不及格,而且成績比我差,我就是第一名了。

努力讓自己變得幸福是很累的,讓別人變得很悽慘比較容易。我住不起帝寶沒關係,只要別人都沒房子住,我住在聯開宅,地位就跟帝寶一樣崇高了。以前看電視劇,常常有「媳婦熬成婆」的劇情,年輕的時候被婆婆虐待,後來當婆婆的時候,就變本加厲的凌虐自己的媳婦,因為這樣一回想自己年輕的時候,好像就沒那麼苦了呢。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