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國民黨改委會初稿:我們該如何在「九二共識」後,再共識一次?

簡評國民黨改委會初稿:我們該如何在「九二共識」後,再共識一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國民黨的「十要點」中,「中華民國」四個字,以及「中華民國憲法」、「主權」這些詞彙頻繁出現,可是卻通篇迴避「中華民國的主權範圍為何」此一關鍵問題。但他們可能沒想到,如果「中華民國」只是台澎金馬及附屬島嶼這個政治實體的名稱,那其實無異於「獨台」/「華獨」。

文:卡桑德(海外政治評論者)

任何組織提出新策略,一定要對自身提出以下幾個重要的問題:

  • 想要達成的目標是什麼?
  • 有什麼是自身必須堅持的信念或價值?
  • 達到目標的手段有哪些?
  • 能清楚表列資產與負債清單嗎?
  • 改變過程中,互動的對象有哪些?彼此的利害關係為何?

筆者嘗試從這五大面向來拆解國民黨十要點,得到以下幾點觀察。但必須強調,這是筆者的主觀看法,不代表當前國民黨或投稿平台的意見:

  • 目標:
  1. 對內,讓國民黨在台澎金馬地區維持一個具競爭力政黨的地位,進而有希望重新取得中央執政權。
  2. 對外,在美中兩強間重新取得一個相對平衡的位置,既尋求美方的重新肯定,也不放棄兩岸經貿交流帶來的紅利。
  • 信念:
  1. 面對中共的「一國兩制」與民進黨的「中華民國台灣」,堅守「中華民國」四個字招牌,但這個名詞代表什麼,沒有觸及。
  2. 捍衛台灣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
  • 手段:
  1. 多次使用「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法》。
  2. 數度強調國民黨「親美」。
  3. 要求中共正視「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的事實」,要求中共「恢復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合理地位」。
  • 資產/負債表:

在國民黨新論述中,「九二共識」乍看之下是「資產」,但實際表列的方式形同「負債」,於是加上「沒有中華民國就沒有兩岸共識」的拍賣單,尋求「無痛清算」。

  • 互動對象:
  1. 台灣社會:綜觀這十點,國民黨現任領導團隊很明顯在向台灣社會保證「本黨絕非『親中賣台』,不但親美,而且在路線調整過程中,一樣可以讓台灣社會享受中方給予的經濟利益,還有更多機會參與國際社會」。
  2. 美方:把近年來在內、外政策上日益分殊化的美國兩黨視為一個整體,強調國民黨要走「親美路線」。
  3. 中方:
    (1) 過去國共兩黨在「一個中國,反對台獨」上的共同政治基礎不復存在。縱使中共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換回來的只能是「各自表述『一中』的九二共識」。
    (2) 縱使國民黨重新執政,兩岸的交流只能限縮在經貿領域。
    (3) 針對中共「制度化兩岸關係」的期待,給予「訂立海峽兩岸意外防止機制和行為準則」的回應。
    (4) 放棄以「統一」做為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的終極選項,要求兩岸「打破統獨僵局,走出一條更好的道路」。
    (5) 清算過去國民黨辦理兩岸交流的人脈網絡,以「從兩岸交流中獲個人私利」的多寡作為取捨的標準,要獲益就別參政,排除為私利而非公利者。

不用筆者多做說明,讀者們當可發現這套論述不僅從目標到手段充滿妥協與矛盾,對若干重要詞彙的定義不清,更充斥著不符現實與不具可行性的主觀期待,充其量,只是一份遲交多年的論文初稿,實非一個曾有光榮歷史的政黨所該交出的最終答卷。

若姑且將台灣社會、美方及中共三者當成這份文稿的考官,除了美方可能給予及格以上的分數,台灣社會連給及格都很勉強,中共更是只會給個「死當」的低分。(新共和通訊編按:國民黨表示這份確實只是改革委員會的初稿,會再繼續用兩個月的時間下基層與黨內溝通、修正。)

罷韓成功 江啟臣高雄黨部發表談話(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拿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來對比,更可以發現國民黨新論述的左支右絀。同樣以美方、台灣社會和中共三者為考官,相較於國民黨洋洋灑灑的十項要點,蔡英文的答卷上只寫著八個大字「漸進台獨,親美抗中」,目標、手段、對象,清清楚楚。美方當然給超高分,台灣社會也給了及格的六十分(以本次總統大選的兩黨候選人得票百分比換算),中共的給分縱使不是零分,也相去不遠。

換言之,蔡政府的兩岸答卷是「一位考官很滿意,一位考官算滿意,一位考官很不滿意」;國民黨的答卷則是「一位考官算滿意,一位考官不太滿意,一位考官不滿意」,國民黨費了那麼大的功夫,考試還是輸給了坐在隔壁的蔡同學。

只要在學校上過學的朋友,都知道「留校晚自習」或「下課去補習」的目的,就是為了考比較高的分數、得比較好的名次。國民黨這次醞釀數月的成績單,分數沒有增長、名次沒有進步,本來該進步的科目(對美關係、台灣社會的印象分數)沒有增長太多,倒是以前考高分的科目(兩岸關係)大幅退步,讓人只能掩卷嘆息。

回到這份文稿本身,筆者想進一步請國民黨中央回答下面幾個問題:

一、「中華民國」是什麼:

綜觀整份文稿,「中華民國」四個字,以及「中華民國憲法」、「主權」這些詞彙頻繁出現,不管文句通不通順都來上一段,可是卻通篇迴避「中華民國的主權範圍為何」此一關鍵問題:如果「中華民國」只是台澎金馬及附屬島嶼這個政治實體的名稱,那無異於「獨台」/「華獨」

相較於蔡政府迄今除了自創「中華民國台灣」,往中華民國的論述靠近,給予人穩重、不躁進的印象外,還加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暗示「一個國家,兩個地區」,儼然搖身一變承襲過往正藍路線。國民黨在被逐漸擠壓到邊緣甚至紅統光譜的印象下,忽略重申此點的重要性,反而不停要中共「尊重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的事實」,並加碼要求中共先「恢復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合理地位,讓台灣人民像大陸人民一樣,享有參與國際組織的完整權利」。這不只是強人所難,更是痴人說夢。

二、「民主自由」為了誰:

國民黨賴以創建的三民主義中,「民權主義」迄今仍是世界主流,也應被列入該黨的資產清單。而「民權主義」在求整體中華民族的民主自由,也是國民黨迄今還能感召海內外志士和友人的關鍵元素。但在這份文稿中,「民權主義」對全球華人的關照不見了,對香港議題及中共政改僅輕輕一筆帶過。要求兩岸簽署「人權協議」,卻概念含糊雜沓,或許是受限於篇幅,說不清這份協議的適用範圍、對象、目的為何,殊為可惜。

中國青年揮五星旗 紐約僑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三、美國就是鐵板一塊?

  1. 用最粗略的分法,美國也有共和、民主兩黨,彼此之間對國際關係的本質、美國與多邊組織的關係、國家利益的定義、追求國家利益的方法,乃至美中關係方方面面的輕重緩急與價值辯證都存在相當差異,無法以「一個美國」認定之。
  2. 就是以川普總統領導的現任共和黨政府來說,固然將過去共和黨右翼的孤立主義傳統、「退群」國際組織傾向、重軍主義施政,以及敵視共產政權的概念推到冷戰後的新高點,但從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的回憶錄內容來看,其內部對處理涉外關係(包括美中關係)就存在相當大的歧異,更別提川普總統是共和黨內相當特別的存在,一旦卸任,共和黨會不會回到過去較中間溫和的傳統立場,有待觀察。
  3. 而以支持群眾(包括拉丁裔與非裔)在美國選民人口佔比不斷增長的民主黨,素來傾向在既有多邊體系內操持國際事務,熱衷推動以美國為主導力量的區域經濟整合機制,對各方循協商處理全球暖化、伊朗及北韓等議題相當重視,對美中關係競合比例的拿捏也與共和黨政府存在顯著差異(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比較今年5月20日發佈的白宮對華戰略報告,以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今年初在「外交關係(Foreign Affairs)」期刊上發表的「為何美國必須再次領導」外交政策說帖)。

    簡言之,面對已深深鑲嵌在多邊機制、全球話語權不斷增長的中共政權,民主黨仍傾向循多邊機制與其互動,以共同處理重要的全球與區域議題,並管控彼此間之分歧。這樣的立場,從「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美中共同拯救全球生命(Saving Lives in U.S., China, and Around the World)」這兩封廣獲民主黨外交策士及前政務官連署的公開信,可見一斑。
  4. 綜合而言,美中兩強間的競合關係,雖然在近年出現「競爭大於合作」的趨勢,但可見未來的走勢,仍會隨著國際局勢、雙方不同時期的利害交匯、執政者的施政順序而出現波動。如果說民進黨政府的「漸進台獨,親美抗中」是一張美國歷任政府可以操弄的一張強硬牌,國民黨現任黨中央提出的「親美華獨,和陸疏共」路線,論強硬贏不過民進黨,也較難在美國萬一需要一個較穩定的美中台三角關係時發揮「和緩」的調整作用,請問存在的價值為何?

四、當中共是「盤仔」?

  1. 國民黨新論述最大的核心問題是:把這套論述能否「玩得轉」的基礎,一定程度上放在「中共一定願意配合」之上

    問題是,如果蔡英文政府不停強調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暗示「一個國家,兩個地區」),還曾出動時任外交部長李大維及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在立法院鄭重宣示「兩岸關係不是外交關係」,相較這份國民黨新論述,更加貼近中共的主觀期待,都無法獲得中共的接納,而形成當前兩岸的僵局,國民黨現任黨中央又怎麼能期待中共只是基於過去國共兩黨交流的歷史,願意當一次「盤仔」,把堅持多年的立場丟棄?
  2. 再者,國民黨沒有清楚說明「中華民國的主權範圍為何」、「中華民國憲法的本質是不是『一中憲法』」,就要對岸尊重「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事實,再加碼要求中共先「恢復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合理地位,讓台灣人民像大陸人民一樣,享有參與國際組織的完整權利」,不但可能讓中共誤解國民黨要搞「兩個中國」,直接跳到「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連民進黨政府都不敢做這樣的要求。

    氣若遊絲的國民黨竟希冀在兩岸政治基礎不復存在、兩岸協商管道仍舊關閉的現實下,要求中共一舉承認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允許中華民國重新成為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會員國。如果僅是表明立場,尚能理解。但如果是認真地訴求這些目標,上述要求如果是可以透過如此簡便方式辦到,民進黨政府會不這麼做?甚至馬英九前總統也不知道該這麼做?是否太低估中共、民進黨以及同黨前元首團隊的兩岸思考?
AP_1925358461427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批評容易,建議甚難?那我們就給些建議吧!

或許有讀者認為,筆者對處境艱難的國民黨太過苛刻,「你行那你上」。的確,如果只是批評,卻拿不出自己的方法,不是一位有建設性的評論者。以下,筆者嘗試在國民黨新兩岸論述這帖藥方中加上幾味配方,求教於各路方家:

  • 憲法一中:國民黨必須更清晰表態,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但這個「一中」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兩岸各擁治權、共享主權、相互對等的中國。(新共和通訊編按:此中國應為中華民國,或是一個「大屋頂」之下的整個中國,各方有不同看法,作者此處之意應是偏向後者。)
  • 「九二共識」的真義:「九二共識」的最大意義是「求同存異」,中國大陸必須尊重台灣方面基於「憲法一中」對「一個中國」的表述空間,不片面改動「九二共識」的核心意義。
  • 兩岸政治關係制度化的條件:
  1. 基於《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國民黨不需刻意排斥統一作為兩岸關係制度化安排的選項,但必須滿足「台灣多數民意同意」的民主程序及「兩岸政經社會制度與價值觀差異拉近」的價值內涵等兩大前提。
  2. 中國大陸所提出的「一國兩制」方案,並未明確排除「一國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隱含兩岸政治地位不對等,令人無法接受。進一步而言,中國大陸為提議改變兩岸關係現狀的一方,理應負起清楚說明其提議內涵、爭取兩岸人民支持及國際社會理解的責任,而非以「遲不展開統一協商」諉責於台灣方面,甚至作為對台動武的藉口。
  • 兩岸關係的發展走向:

國民黨願意在民意支持、法律監督的前提下,繼續推進兩岸在經貿、社會、文化、教育等各層面之交流與合作,但有以下兩項條件:

  1. 台灣與國際社會的互惠往來,與兩岸間的交流合作並行不悖,同等重要。
  2. 兩岸的交流合作不能損害台灣其他重要夥伴的利益,而應著眼於增進區域相關各方的共同利益。
  • 台灣人民的國際參與:
  1. 國民黨重返執政後,將持續積極推動中華民國有意義參與國際事務,以維護、增進台灣人民的利益,也將透過協商,化解中國大陸的阻力,但絕不會把獲得對岸的同意,作為台灣人民參與國際事務的必要前提
  2. 呼籲中國大陸基於對等互惠原則,在「兩岸同屬一中」的前提下,逐步採取務實、互惠的作為,達成「一中兩席,雙重代表」的重要階段性目標,俾利台灣人民能像大陸人民一樣,享有參與國際組織的完整權利。
RTS1J4N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最後,《中華民國憲法》仍然是相關各方利益最大的交集所在,只要踩穩這個立場,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就有了寬廣、可行的操作空間。國民黨人不必為了海內外對最初始改革方案的批評而感到灰心喪志,更應該藉著各方積極參與討論的良好機會,找出不可放棄的核心理念,從而重獲在台灣政壇、全球華人,乃至國際社會安身立命的關鍵價值。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