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國家地緣認同謎題:「脫歐入亞」?

俄羅斯國家地緣認同謎題:「脫歐入亞」?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一直面對國家地緣認同的謎題,究竟是歐洲,亞洲抑或歐亞國家?它對亞太經濟融合有什麼取態、跟東亞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往來呈現什麼趨勢?在區域安全上的角色又能否滿足東亞國家的期望?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北京宣布頒布實施《港區國安法》之後大約一星期,《央視》「新聞聯播」重點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電話,高調展示後者的支持;前者對於俄羅斯修改憲法在全民投票中被高票認可表示肯定(修憲令普京有可能「永續」總統之位至2036年)。這些姿態再次惹起有關近年俄羅斯戰略重心向東轉的討論。

作為全球最遼闊的國家,俄羅斯坐擁17,125萬平方公里領土,當中約四分之三位於亞洲(以烏拉爾山脈為界),似乎理所當然地可以自稱為亞洲國家?俄羅斯是亞太經合組織、東亞峰會、亞歐會議等區域組織的成員國,它的亞洲身份似乎也獲得國際認可?與此同時,俄羅斯的政治和經濟重心以及逾四分之三的人口,都集中在烏拉爾山脈以西的歐俄部份,而其歷史和文化也普遍地被認為較為接近歐洲。以俄羅斯總統普京為例,他操流利德語和英語,女兒曾移居荷蘭。有趣的是,普遍地亞洲和歐洲國家均視俄羅斯為非我族類,格格不入。

俄羅斯一直面對國家地緣認同的謎題,究竟是歐洲,亞洲抑或歐亞國家?它對亞太經濟融合有什麼取態、跟東亞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往來呈現什麼趨勢?在區域安全上的角色又能否滿足東亞國家的期望?

歐亞主義的迷思

俄羅斯的國家認同爭議由來已久,其中歐亞主義較具代表性和影響力。15至16世紀,隨着拜占庭帝國的君士坦丁堡陷落,俄羅斯繼承「第三羅馬帝國」,篤信東正教,跟信奉天主教的西歐國家、伊斯蘭教的鄂圖曼帝國分庭抗禮。18世紀初,彼得大帝向西方國家取經,推行現代化改革,提升俄國的軍事和經濟實力,使它晉身強國之列。19世紀興起泛斯拉夫主義,鼓吹斯拉夫文化優越論,貶低西方文明,提倡俄羅斯應領導和團結斯拉夫民族。一戰結束後,古典歐亞主義冒起,強調俄羅斯非歐非亞,有條件自給自足,應走獨特的發展路線。蘇聯擁護共產主義,推動世界革命,拒絕採納國族意識強烈的歐亞概念。蘇聯解體後,新歐亞主義冒起,填補俄羅斯聯邦的意識形態空缺,宣揚反西方思想和批評自由主義。

理論上,歐亞主義具有強烈排他性,俄羅斯視歐洲和亞洲國家均為「他者」,這難以理順它積極參與東亞事務的原委。然而普京的外交舉措講求務實和靈活性,重新演繹歐亞主義,將「非歐非亞」變成「亦歐亦亞」,將俄羅斯向東亞發展合理化。普京宣稱俄羅斯將成為歐洲和亞洲的橋樑,期望歐亞兼顧、左右逢源;他牽頭創建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包括白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和亞美尼亞,正要連繫歐洲和亞太經濟。1990年代末,俄羅斯前總理普里馬科夫也曾提出保持東西方外交的平衡,倡議「中俄印戰略三角」合作,以減輕俄國對西方國家的依賴。今天克里姆林宮透過歐亞主義展示其東亞角色,凸顯俄國外交的務實和功利性,最終旨在重振大國地位?

烏克蘭危機後,俄羅斯的戰略重心轉移至東亞,但亞洲化真的是適切的發展方向嗎?法國學者拉洛爾(Marlène Laruelle)質疑俄羅斯向東轉對其文明發展無甚禆益,東亞國家不是合適的學習對象,無助俄國推動政治、經濟現代化。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總幹事科圖諾夫(Andrey Kortunov)也認為俄國不宜仿傚中國模式,因為兩國存在人口和文化差異,但同時坦言目前克宮並無打算與西方合作,皆因管治精英不急於追求社會和經濟現代化。另一種說法是在後烏克蘭危機時代,俄羅斯重建其「例外主義」:俄羅斯就是俄羅斯,不應從屬西方或亞洲世界。在中美新冷戰如箭在弦之際,俄羅斯如何保持大國地位,扮演平衡、獨立角色,尤為重要。

經貿發展「脫歐入亞」?

假如俄羅斯自稱看重跟亞洲鄰邦的關係,其外貿和投資結構能證明這種說法嗎?近年俄羅斯嘗試改變「重歐輕亞」的發展模式,在歐洲和亞洲之間取得經濟發展上的平衡。普京高調推動開發遠東,旨在改善國內地區發展失衡問題,同時協助俄羅斯加快亞太融合。多年來俄羅斯的經濟中心偏重歐俄,如莫斯科和聖彼得堡;海參崴近年急速發展,標誌其發展重心正在東移。遠東發展的成敗,能否成為亞太融合的橋頭堡,關乎俄國的國家利益,也將影響其國際聲譽。

雖然歐盟仍是俄羅斯的最大貿易伙伴,但近年俄羅斯與亞太國家的貿易額顯著增加。烏克蘭危機後,歐盟跟隨美國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而俄國禁止歐盟食品進口作為反制措施,至今仍未解除。根據俄羅斯海關統計,在2010至2019年間,歐盟佔俄羅斯外貿總額的比例從49%下跌至42%,而亞太經合組織國家的佔比則從23%提升至32%,當中接近一半來自中國。俄羅斯主要向東亞國家出口能源和礦產,佔中國、日本、南韓的七成俄國進口貨;其次為軍備設施,主要售予印度和越南。

投資方面,歐美國家仍然主導俄羅斯的外來直接投資,而亞洲國家對在俄投資顯得有所避忌。西方制裁打擊俄羅斯金融行業,禁止俄國銀行在歐美市場融資,削弱其資金流動性,也造成資金外流。除了日本之外,東亞國家未向俄羅斯實施金融制裁,但它們對俄國的投資環境欠缺信心,憂慮法制不透明、貪污嚴重等弊端。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調查,俄羅斯外來直接投資的主要來源國為美國(8.9%)、德國(7.5%)和英國(7.1%),而中國和日本分別僅佔1.6%和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