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國家地緣認同謎題:「脫歐入亞」?

俄羅斯國家地緣認同謎題:「脫歐入亞」?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一直面對國家地緣認同的謎題,究竟是歐洲,亞洲抑或歐亞國家?它對亞太經濟融合有什麼取態、跟東亞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往來呈現什麼趨勢?在區域安全上的角色又能否滿足東亞國家的期望?

近年亞太地區積極締結自由貿易協定,唯俄羅斯對之興趣不大。除了石油、重工業、核子科技等傳統產業外,俄企業普遍在國際市場欠缺競爭力,難以受惠於亞太自貿協定。因此,俄羅斯並無參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而亞太自貿區也一直只聞樓梯響。以俄國為首的歐亞經濟聯盟,已經與越南和新加坡簽署自貿協定,但對俄中自貿區仍磨擦當然採取審慎態度,擔心中國商品會拖垮本地市場。

有演好「局外人」角色嗎?

儘管俄羅斯強調其亞洲身分,但東亞國家仍然視之為外來者。旁觀者也好局外人也好,這角色如果演出得宜,其實對它亦不無優勢。俄羅斯在區內的利益衝突較少,適合擔當仲裁者角色,調解區域安全紛爭。隨著中美磨擦局勢升溫,俄羅斯與東亞諸國都寧願明哲保身,善用避險空間,避免在中美矛盾之間選邊站。但克宮表現如何呢?

由東盟倡導的東亞峰會,聚焦區域安全和長遠戰略發展,會內討論南海爭端等敏感難題。不過,俄羅斯自2011年成為成員國,普京長年缺席東亞峰會,以往只委派總理或外長出席會議,直至2018年才「破例」參與。俄羅斯的東亞政策向中國傾斜,損害其在東亞推行獨立外交政策的能力。在涉及中國主權爭議問題上,究竟俄羅斯是否過於顧慮得失北京,反而犧牲其獨立性及其他東南亞國家的信任?

在朝鮮半島核危機上,莫斯科同樣未能發揮平衡者角色,惹來各方失望。中國、美國、南韓、北韓早於1997年在日內瓦舉行四方會談,唯俄羅斯被拒諸門外。及後,根據前俄羅斯駐平壤外交官透露,平壤邀請俄羅斯出席六方會談,期望俄國制衡中國強勢,避免北京盡佔便宜。然而,俄羅斯逐漸讓中國在這問題上扮演主導角色,除了因為朝鮮半島局勢對中國構成較大威脅之外,也反映俄中兩國地位不對等。近年北韓領袖金正恩多次外訪,先後會晤習近平、特朗普、文在寅,此後才跟普京舉行峰會,是否反映俄羅斯在朝鮮核危機上不被重視?

左右逢源還是左支右絀?

俄羅斯的歐亞身分強調非歐非亞的獨特文明發展,是否意味其東亞政策純粹是權宜之計,只是在東西發展之間操作平衡之術?它對東亞事務略見活躍,只為外交姿態加添多樣化,而不是實際地「脫歐入亞」,外界不應抱有過高期望?歐亞主義是雙面刃,它將帶領俄羅斯在歐亞之間左右逢源,抑或變得左支右絀左右為難?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